现在我们仔细看看高的面相吧,是有多么笑里藏刀啊。。他现在恨不得改头换面,挖地三尺变成一只苍蝇藏的很深啊。。别老说些没用的废话 都几十岁的人了 — 梦想着改变中国影响世界的映客高之诚信贷日记 — 2018.1.12-9:00

达州待收22w 2018.1.11 11:00
(通州经侦)刚打过没用

机器猫 2018.1.11 11:43
@达州待收22w 你打了怎么说?

达州待收22w 2018.1.11 12:43
正在调查中,不方便告知。要确认身份,本人要去北京才行

如梦 2018.1.11 21:18
高球还钱的可能性已很小,目前只能寄希望于zf了,如果zf秉公办事,严查高球,拍卖变现其资产,或许能回来一部分,如果zf包庇徇私高球,那就难要了!这是典型的金融诈骗,并不是简单民间借贷!

广西南平12W 21:31
好象安徽人搞平台诈骗的特别多,e多宝老板也是安徽的。
可能都是师出同门。

广西南平12W 21:36
高前两次直播说追不了要公开借款人信息到现在也没见公布,现又说要准备起诉,只听雷声不见下雨。

广西南平12W 22:21
大户也没招,现没有一个人见到高,都只能用微信或QQ联系,高在那个角落都不知道。

临沂待收124W 22:29
高大伟这孙子头像大家有吗

达州待收22w 22:36
大家收集一下诚信贷几个高管的像片和电话,到时候有用。大家可在各自的城市和附近几个县城里粘寻人启事悬赏呀?不可能找不到他们的。

郑州苦瓜7.118w 2018.1.11 22:59

郑州苦瓜7.118w 2018.1.11 23:02
现在我们仔细看看高的面相吧,是有多么笑里藏刀啊!

【不扶墙就服你。。】

郑州苦瓜7.118w 23:06
象个[视诚信为生命]的大善人吗?

郑州苦瓜7.118w 2018.1.11 23:08
问题是!现在高骗子是绝对不会出头露面的!我们根本就无法找到他!他现在恨不得改头换面,挖地三尺变成一只苍蝇藏的很深啊!

【额,大哥,苍蝇是飞的耶,苍蝇藏到地下干嘛。。】

甘肃31.2w 2018.1.11 23:11
有个叫momo的人说他能和高骗子联系上

达州待收22w 2018.1.11 23:13
要见到人才算。那个人是高粉你也信

达州待收22w 2018.1.11 23:14
他不会带你去找高的

湖南6w 2018.1.11 23:15
他没钱了
窟窿太大
酷骑单车都成废品站的新宠

如梦 2018.1.12 5:21
高唯伟现在是一只老鼠,藏在地洞里,我们要穷追猛打,把他抓出来!

恨 2018.1.12 7:08
老是说这些有用吗?姓高的就能还钱吗了?人家还不是在安逸的花着你的钱

机器猫 2018.1.12 7:49
@如梦  别老说些没用的废话 都几十岁的人了

张海钊 2018.1.12 8:35

酷骑单车创始人高唯伟:没想坑人,最害怕坐牢,曾梦想冲击世界首富
来源:搜狐科技
1月3日,酷骑单车创始人高唯伟在北京接受了搜狐财经专访。此时距离高唯伟上一次公开露面,已有约三个月的时间。一个多月前,他刚度过自己32岁的生日。在这段时间内,酷骑单车运营难以为继导致的押金难退等一系列问题不仅未能妥善解决,反而愈演愈烈。
2017年12月12日,中国消费者协会公开发文,称截至12月11日,已收到关于酷骑公司投诉21万人次。据初步调查,该公司大量收取消费者押金,并挪作他用,出现押金退还难问题,至今仍有数亿资金尚未退还。
中消协要求酷骑公司法人代表张夫芝、股东毕言以及原CEO高唯伟配合相关部门调查,回应用户退押金问题。而到12月21日,中消协更是在官网上称,其向有关公安机关提交刑事举报书,举报酷骑单车公司及其主要负责人涉嫌刑事犯罪,申请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高唯伟把与搜狐财经见面地点约在一间茶社。他中等个头,身穿一件米色短款连帽棉服,下身着深蓝色休闲裤、黑色皮鞋,半张脸掩隐在黑色鸭舌帽檐的阴影里。“小包间,两个人的。要隔音。”他对服务员强调。
在北京已近零下10度的冬日里,高唯伟穿得有些单薄。但相比10月初出现在媒体报道中疲惫不堪的样子,他的精神气色看上去不错,还笑言自己“胖了些”。
三个多小时的采访过程中,大部分时候,他谈创业、谈梦想、谈未来,神采飞扬。但话题一到酷骑单车和诚信贷所面临的问题和危机,他的声音、语速、语调,又迅即黯淡下去。作为两家公司的创始人,从2017年下半年至今,他一直深陷舆论漩涡。
从2017年8月中旬开始,酷骑陷入资金链困境,至今仍拖欠用户数亿押金;酷骑的关联公司诚信贷也于去年10月底爆出逾期3.8亿,官方公告称将通过自有房产和股权投资变现,分18个月清偿投资人本金。
梦想、野心,这两个词此前常常与高唯伟的形象伴随出现。
故事的前半段颇有些“逆袭”的意思。初中毕业,16岁的高唯伟从安徽农村老家北上打工。21岁那年,借200块钱创业起家,四个月赚了十几万。从2006年至今,连续创业十余年,他一刻不曾停下,辉煌的时候一年能赚几千万。
“我是用生命在实现我的梦想。”他反复说起这句话。
2016年11月18日,酷骑公司正式成立,那天也是高唯伟的生日。“11.18”,“要要要发”,他觉得这是个好意头:“当时我的野心,是要成为世界首富。我们倾其所有、不顾一切,把全部身家性命押起来做这件事。”
如今,“世界首富”的豪言尚余耳畔,陷入危机的酷骑作价10亿却迟迟找不到下家。高唯伟反思自己,“野心太大,步子太急”。
近三个月来,外界指责他“不露面、不联系、不回应”。面对搜狐财经,他说自己这些日子,“诚惶诚恐”。
酷骑目前各项进展如何?酷骑与诚信贷两家公司及其股东间关系如何?酷骑怎样一步步走到今天?这三个月来在想什么、做什么?未来作何打算?……对于外界的这些问题和质疑,高唯伟一一向搜狐财经做了回应。
搜狐财经:酷骑现在退押金的情况怎么样了?
高唯伟:押金还在持续退,通过电话可以退款,每天差不多能退几百人吧。我们现在在北京租了一个小办公室,有三部电话。(退款)这个就是拼运气了,谁能打进来就给谁退。
我们已经倾其所有了,现在能退的,保证大家可以正常退;另外短期内退不掉的人,保证大家可以继续免费骑行。目前只能做到这样,我能拿的都拿出来了。

小石头重庆6.5W 2018.1.12 9:00
玩自融还说没想坑人,大言不惭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