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那些年,我们一起雷过的网贷

同事女,位置北京,前往朝阳经侦时间3月8日下午,接待室警员证实拘留的事。人送进去了,哀我不幸怒其不争气的王司周每周五的例行冒泡也没了,大户群和报案群之间也不互怼了,甚至投资额2w、积极活跃的亲手送人进去的报案群老大沧海也退出江湖转让群主位置了,感觉到失落,因为连一点希望和盼头也没给留下 — 豆蔓智投套路王 — 2018.3.13-10:12

同事女,位置北京,前往朝阳经侦时间3月8日下午,接待室警员证实拘留的事。人送进去了,哀我不幸怒其不争气的王司周每周五的例行冒泡也没了,大户群和报案群之间也不互怼了,甚至投资额2w、积极活跃的亲手送人进去的报案群老大沧海也退出江湖转让群主位置了,感觉到失落,因为连一点希望和盼头也没给留下 — 豆蔓智投套路王 — 2018.3.13-10:12

觉浅 2018/3/13 10:12:28
同事女,位置北京,前往朝阳经侦时间3月8日下午,接待室警员证实拘留的事。人送进去了,哀我不幸怒其不争气的王司周每周五的例行冒泡也没了,大户群和报案群之间也不互怼了,甚至投资额2w、积极活跃的亲手送人进去的报案群老大沧海也退出江湖转让群主位置了,感觉到失落,因为连一点希望和盼头也没给留下。

【这句概括的不错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