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豆网 2018.7.31-7:47……董涛信奉王阳明的“格物致知”——追求物要在标准和范围内,按照良心行事。他在体制内工作,喜欢理财,会算计利息。按照他的理财计划,到36岁时,家里应该拥有100万流动资金……和维权群里很多“发誓远离P2P”的投资人不同,董涛仍对网贷抱有信心。他唯一感到愧对的是妻子和不到3岁的女儿。报案回家的那天晚上,他抵着女儿小小的额头问:爸爸把你买礼物的钱弄丢了,你能原谅爸爸吗


银豆网 2018.7.31-7:47……董涛信奉王阳明的“格物致知”——追求物要在标准和范围内,按照良心行事。他在体制内工作,喜欢理财,会算计利息。按照他的理财计划,到36岁时,家里应该拥有100万流动资金……和维权群里很多“发誓远离P2P”的投资人不同,董涛仍对网贷抱有信心。他唯一感到愧对的是妻子和不到3岁的女儿。报案回家的那天晚上,他抵着女儿小小的额头问:爸爸把你买礼物的钱弄丢了,你能原谅爸爸吗

——

2018-07-31 07:47

33岁的董涛信奉王阳明的“格物致知”——追求物要在标准和范围内,按照良心行事。他在体制内工作,喜欢理财,会算计利息。按照他的理财计划,到36岁时,家里应该拥有100万流动资金,把现在的房子卖了,可以换个大房子。

7月18日,这个理想“破灭了”。

P2P平台接连爆雷后,他手机里装的不再是全家的积蓄,有22万“成了一个没用的数字”,还有十几万正在排队退出。一切生死未卜。

“爆雷”是P2P行话,泛指因为逾期或经营不善,不能偿付投资人而产生的平台停业、清盘、跑路、失联等重大风险问题。

6月以来,P2P行业进入“雷潮季”。第三方平台网贷之家的数据显示,有163家平台在6月以来的50天内“爆响”,平均每天约3.26家。董涛投资的银豆网停止运营那天,一起“雷”掉的平台就达7家。

风暴过后,投资人像被巨浪拍翻的船,损失惨重。他们聚集在微信群里,董涛的名字是“北京22万”,依次按照省份和金额排开,损失最大的一位叫“上海3300万 ”。

“如果你想的东西只是一个泡影,如果最后更大的平台都倒了,那只能证明你就是个傻瓜。”董涛说。

去报案的路上,董涛困惑了一路。

他刚刚提了副科。因为对新事物接受能力强,又能稳妥处理事务,是受领导器重的年轻人。两年前,为了“抵抗通货膨胀”,做过5年物理老师的他开始接触P2P。

P2P是网络信贷的一种,即“peer-to-peer”, “点对点”借贷。董涛看好这个模式,因为它解决了市场的一个巨大痛点——既覆盖了小微企业或个人的融资需求,也为投资人获取了高于银行的利息回报,实现了“普惠”。

出于对风险的畏惧,他研究了一年半,逛论坛、看排名,从几千块,逐步加仓到所有积蓄,“感觉发现了新大陆”——他和妻子工作十年积累的50多万存款,分散投资在不同的网贷平台,按照年化9%-14%的利率配置,每月能拿到5000块左右的利息。这对每月拿五六千工资的公务员来说,意味着“一种新的生活品质”。

他一半的资金投在银豆网,那是二线平台里的知名平台。第三方排名最高时,一度达到过38名。等保三级认证(国家对非银行机构的最高级认证,属于“监管级别”)、银行存管、百强排名、国资背景……在董涛看来,无论从哪方面审视,它都是走在拥抱监管前列的平台。

利率也富有吸引力,年化13%。

他在银豆加仓至20万,那是他一年不吃不喝能攒下的工资。

为了防止钱被骗走,这个年轻的副科长算得上谨慎又“敏感”的投资者。他去查平台、担保公司、借款人的工商注册信息,也去实地查过标。借款合同,从条目到印章,他挨个看过,“法大大做的,感觉很真”。

除了平台本身,领导和团队也增强了董涛的信任感。

他出身西北农村,对民间借贷的认知源自村民间借钱买牛羊的质朴情感。而银豆网CEO王鹏程历来以实干、真诚被投资人信任。除了对危机事件的应对,让董涛印象最深是一段公司的团建视频——员工扯着一根绳子,绷得紧紧的,王鹏程在上面走,下面绷得越紧,他就走得越稳。“感觉他们这就是活生生的一个团队,真的在做金融的事情。”

但信任,连同金钱,在2018年的夏天一起被收割了。

7月18日上午,银豆网发布公告称,由于实际控制人李永刚失联,资金暂无法兑付,即日起,银豆网将停止运营。

因为体制内的身份顾虑,董涛退出了所有的群聊,也没有参与集体维权。但7月19日,他专程赶来北京见媒体:“我想说的是,我们不是小白,不是大家想的那样贪婪,为了高回报铤而走险。”

报案那天,派出所民警一脸冷漠——“银行利率才多少啊,你们也不想想”。他感到不被理解的气愤,“真正的P2P是市场刚需,不是简单的贪婪二字。”他一只手转动着冒着热气的咖啡,脸上凝重得像结了层冰霜,另一只手把桌子敲得当当响:“如果一个标逾期了,成了坏账,我们都可以接受,这是投资的风险。但我们不能接受赤裸裸的欺骗。”

今年5月底,银豆网曾发生过一次危机。因房产抵押标上的借款人多为没有实际经营业务、也没有实地营业场所,只有一张营业执照的“壳公司”,它被一家自媒体爆料,涉嫌借款标的造假。

但此事迅速被公关。王鹏程出面解释,受限于法律和行业规定,企业贷款的限额是100万,但一般企业需要的资金不止100万,因此产生了注册多个公司获取贷款的情况,同时,他提供了大量抵押手续和抵押物作证。

“这个解释符合行内潜规则,加上他一直以来的真诚,我们相信了他,觉得那些自媒体是写黑稿的。”董涛说,银豆爆雷后,他到另一家投资的平台走访,同样投资银豆的一位运营经理说,他就是那时候下车的,这让董涛倍感挫败。

据邓林和多位投资人回忆,爆料事件刚发生时,引发了债权转让,利率一度高达25%,但很快被平台限制在10%-15%。后来,平台开始发放小额标的,四五万的小标,每天总共200多万,符合“小额分散”的原则,而且很快满标,投资人逐渐稳定下来。

主张相信王鹏程的人最后占了上风。其他平台陆续爆雷的时候,有投资人在群里呼吁:负面消息不要发进来。还有投资者为了增加信心,发了“我爱银豆,我爱王总!”的口号,引发一众人在群里跟风呼喊。

7月19日的一个维权现场,一位35岁的投资人仍在现场呼吁:“我没报案,现在群里叫人报案的人很多就是老赖、水军。”她向其他“难友”建议,跟警察求情,不要拘留王总,只要他在,肯定能把钱追回来。

平台张开了一张大网,大户也未能及时逃脱。

按照原定计划,在银豆投资3300万的邓林应该在7月11日到公司查标。“但是他们说,7月底会进行一个15个大客户的见面会。”基于以往的信任,邓林表现出了体贴,“那我就先不打扰,见面会的时候再去吧,目前整个P2P情况不是很好,王总需要全力去做运营。”

反常发生在7月15日。

以往,利息会在这天早上9点准时返到投资人账户。但那一天,利息迟到了3个小时。不仅如此,平台在当天还发了2000多万的标,“史无前例地,在13%后面加了0.5福利贴息。”邓林说,标走了大概百分之七八十,平台最后把没有卖掉的部分撤了。

“非常反常,那时候就很慌了。”邓林说。

期间,邓林曾和CEO王鹏程通过电话,“他说是帮滴滴打车那边合作的一个项目,风险可控。”邓林曾试探他:平台困难时,大户们愿意在合理的范围内,支持平台。王鹏程像以往每一次一样,很坚定地说,“谢谢,我们平台最近肯定是没问题的。”

直到出事前一天——17日中午,有一个大户去查标,“公司人还要留人家吃中饭,一切正常办公。”邓林说,到了18日早上9点,客服在群里发完“每天好心情”的固定问候,20分钟后,平台集体失联。

很快,他看到了那份令43万用户惊恐的公告:“平台实际控制人李永刚失联,资金暂无法兑付。即日起,银豆网将停止运营。”

“完蛋了!”邓林想,他压抑着恐惧,打了一行字:“现在有解决方案了吗?”信息发给一个加了私人微信的客服。

他发现对方向他发起了好友认证。

——

和维权群里很多“发誓远离P2P”的投资人不同,董涛仍对网贷抱有信心。他唯一感到愧对的是妻子和不到3岁的女儿。报案回家的那天晚上,他抵着女儿小小的额头问:爸爸把你买礼物的钱弄丢了,你能原谅爸爸吗?

女儿沉默了一会儿,答: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