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那些年,我们一起雷过的网贷

东融集团、合家金融 2018.10.16-12:18……重建废墟时你需要什么样的战友……再后来听说四群被踢出去的一位群友,一直战斗在维权一线,只因在不立案的僵局中建议也可以去金融办,就被经侦派污蔑提前下车……怎么说,你们的怀疑还真是360度无死角扫射……9月8号观察员群里,就“合家不能置身事外”议题,引发炸群。我们吵了整整一下午

东融集团、合家金融 2018.10.16-12:18……重建废墟时你需要什么样的战友……再后来听说四群被踢出去的一位群友,一直战斗在维权一线,只因在不立案的僵局中建议也可以去金融办,就被经侦派污蔑提前下车……怎么说,你们的怀疑还真是360度无死角扫射……9月8号观察员群里,就“合家不能置身事外”议题,引发炸群。我们吵了整整一下午

——

重建废墟时你需要什么样的战友?

原创: 债委会 东融合家债主说 今天12:18

近日总有群友问我,为何去过东融后就不怎么说话了。甚至有人暗指我被收买,所以才判若两人。

九月中旬去杭州看了确权书附件、在我所知范围内,尽量客观地写下反馈报告,并力所能及地回答了群友问题。我不是大额投资者,个人能做的已经做了,生活还得继续。

除此之外,如今的舆论环境也不太友好。

第一次听有人说我“提前下车”,气炸。

后来发现他们还怀疑债委会,恰好那几天,几个线上代表在观察员群里被叶振追着骂街,我释然了:既被被叶振骂街,又被群友打脸,还义务干活。我冤得过他们?再后来听说四群被踢出去的一位群友,一直战斗在维权一线,只因在不立案的僵局中建议也可以去金融办,就被经侦派污蔑提前下车。

怎么说,你们的怀疑还真是360度无死角扫射。

被污蔑当然挺悲愤的,但是也气不起来,因为总想起天下长叹的一句:都是可怜人啊。

都是受害者,我能理解大家、尤其是线上投资人的焦虑、愤怒、无助,还不像本地人,守着东融,多少能放点心。外地投资人真是两眼一抹黑,群里一有风吹草动就心惊胆战,看谁都像水军。

我理解,因为我也是从这种情绪里走过来的。我是在群里激烈质疑确权书时,被当众邀请加入观察员。我把这邀请当成一个将军,那必须接受,不能怂。刚进观察员群,我的心态是“老娘可是真正的民意代表(跟你们水军不一样)”,在群里格格不入,没少吵架。

直到9月8号观察员群里,就“合家不能置身事外”议题,引发炸群。9月9号有人将此内容部分截屏转出,有兴趣的可以找来看看,那张长图只是当天的一小部分,我们吵了整整一下午。我发现大多观察员都态度鲜明,顶着压力踊跃发言,那只能有一个解释:他们是真的线上投资人。

利益所在,那种关切,装不出来。

我开始调整自己的视角:所谓水军,也许只是和你看事情的角度不一样的人而已。也许他真的有过别的暴雷经验,坚信立案了钱就没了,所以会去怼报案派。不代表他就是东融水军。换了一种角度,我开始看到更多细节。

我看到大王总焦头烂额地调停群里纠纷(哈,纠纷有我一份),最后一拍桌子,你们吵吧,我们要和浙企谈判去了。拂袖而去。那个样子莫名其妙有点帅。

我看到债委会里每个人也有不同的声调,有的激进,有的保守,他们之间也有争执,但对事不对人,争论后还能并肩作战。

我看到债委会与东融,时而合作,时而谈判,时而撕巴。灵活、不僵硬、谈判专业,不被情绪控制。在9.26直播的会议中,他们也展现了这些特质。 现在的债委会并不完美,就像天下所说,他不觉得债委会能100%监督东融,但不能因为做不到100%而否定监督或放弃监督,“在你饥饿的时候,小半个包子不能吃饱,但不能因为吃不饱而放弃吃,或者不断指责怎么只有小半个包子……直到饿死”。

这也是我想说的,目前的局面肯定不是最好的,这种还款速度是个人都不会满意。但不能因为此就一直站在原地痛哭。没人会为你打造好一切再双手奉上,想要什么,需要自己在废墟上一步步建设。债委会由一批各行各业的人仓促组成,他们是下班后的兼职,他们不完美,但目前为止,我信任他们。

说回到“提前下车”这个永恒的怀疑,怀疑,是因为不了解。现在债委会还在招募候补成员,且没有杭州本地限制,希望大家踊跃报名。我曾经问过他们很多问题,你也可以来试试?

供稿:4群群友沐沐

本文内容仅代表投稿人观点。

欢迎广大朋友来稿说出您的故事和观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