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那些年,我们一起雷过的网贷

东融集团、合家金融 2018.10.18-11:26……我眼里的东融合家之江湖风云录……裘千尺对公孙止般痛恨,痛恨坑了我血汗钱的东融合家:说好的你情我愿好聚好散咋一夜之间就变了,悄悄偷走我的心让我一人在风中凌乱还不够,还要推我入深坑……数幕下来,2万余人便已是山头林立,互相攻讦,且各有各的绝学,你喊我水军,我指你黑子,甚至动辄恶语相向的情状此起彼伏,仿佛灭了对方就能一统江湖顺利讨到债似的

东融集团、合家金融 2018.10.18-11:26……我眼里的东融合家之江湖风云录……裘千尺对公孙止般痛恨,痛恨坑了我血汗钱的东融合家:说好的你情我愿好聚好散咋一夜之间就变了,悄悄偷走我的心让我一人在风中凌乱还不够,还要推我入深坑……数幕下来,2万余人便已是山头林立,互相攻讦,且各有各的绝学,你喊我水军,我指你黑子,甚至动辄恶语相向的情状此起彼伏,仿佛灭了对方就能一统江湖顺利讨到债似的

——

我眼里的东融合家之江湖风云录

原创: 债委会 东融合家债主说 今天

既然是我的故事我的心路我的见解,便也无需太过小心顾忌他人做何想,只管洋洋洒洒写下便是。列位看官若是看得有趣,不妨击节,若有分歧,亦请轻喷。

东融合家暴雷已两月有余,对我这样的雷中新手来说,突闻遭雷时便如金庸笔下韦小宝初见阿珂,内心感受是这样的:“胸口宛如被一个无形的铁锤重重击了一记,霎时之间唇燥舌干,目瞪口呆,心道:我死了,我死了…….”可惜终归不是见到美女失魂落魄的那种旖旎情状。旋即又转成裘千尺对公孙止般痛恨,痛恨坑了我血汗钱的东融合家:说好的你情我愿好聚好散咋一夜之间就变了,悄悄偷走我的心让我一人在风中凌乱还不够,还要推我入深坑?!平静下来后细思手中所持合同,又稍稍有所宽慰:毕竟咱手里是有真凭实据的,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要敢迸半个“不”字咱就法庭见、派出所见!简单幼稚吧,哈~!

然后东融合家便组建了一个个微信群,线下债权人以关爱国宝十数日的温情体贴换来看似城下之盟的战果,叶振团队主动出来背锅计划三年还钱。跟大多数人一样,我也不信这世上有这样的活雷锋,难道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吃饱饭没事儿干来扛这74亿的巨债?毕竟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包括这三年的还款期限是否可谈判,还钱节点比例是否可具体化,甚至连东融合家如何暴雷,血汗钱去向何方,2万余人为何同在一坑这些热点问题我都有思索并参与讨论,请原谅在坑里的人不那么厚道的阴谋论,但这坑里实在是伸手不见五指,谁又有资格指责落难者的愤怒与无助呢?

接着便是各幕大戏连番上台,弄得人是眼花缭乱,应接不暇。有人在大戏里迷失,有人在大戏外踯躅,更有人在戏里戏外忙忙碌碌如穿花蝴蝶般。数幕下来,2万余人便已是山头林立,互相攻讦,且各有各的绝学,你喊我水军,我指你黑子,甚至动辄恶语相向的情状此起彼伏,仿佛灭了对方就能一统江湖顺利讨到债似的。你我皆凡人,自是不能免,不管承不承认,大家都已经被圈在东融大剧院里面了,既是如此,各位不妨再入戏一回,看笔者杜撰个江湖风云录玩玩,我这里只将三大主要门派作个戏言跟列位看官分享,切勿当真对号入座。

其一,谓之“激进报警派”,门派绝学乃是“七伤拳”,代表是“国家力量”等群的坚定行动者。此门派人数相对较少,且心志坚者寥寥(相对2万人言),毕竟修习“七伤拳”讲究得是先伤己,再伤人。讲真,报警维权这条路不好走,尤其在如今雷都的这形势下,只要东融资产是真且诚意在还钱,短期很难让官老爷们来较真管咱江湖草莽的恩恩怨怨,即使真的立案成功,以官老爷有事儿没事儿先各打五十大板的规矩,不见得会比咱按江湖规矩来的强。“七伤拳”虽强,修习需要太多勇气,所以我这个江湖小虾米只能看看不说话,但我佩服他们,顺便鄙视下自己;另外若是门派实力壮大,“七伤拳”的威力可能呈几何级数增强,但一拳既出,势不可追,极可能是两败俱伤之结果,所以慎用慎用,阿弥陀佛!

其二,谓之“积极讨债派”,门派绝学乃是“太极拳”,代表便是以债委会为核心的东融合家讨债志愿者团队。此门派人数表面上也不甚多,但圈粉无数,后援力量强大。能修习“太极”者无一不是内力深厚体量巨大的债权人,债委会成员更是从卧虎藏龙2万人中自荐并推选出来的高手。目前看跟东融的江湖恩怨要有个圆满了结,绝大部分人都觉得非由这债委会来执掌牛耳不可,小虾米也深以为然。门派绝学“太极拳”属内家拳,讲究以柔克刚,以静制动,没事儿耍耍还能强身健体,比之“七伤拳”其高下自然立判,绝学具体运用及威力详见后述。

其三,谓之“佛系观望派”,门派绝学么,只能是打打坐,念念阿弥陀佛,顺便声援下“积极讨债派”们,代表就太多不说了,哈哈~!此门派人数众多,虽大多资质平平,但若成合力其威力不可估量,目前基本围绕在债委会周围观望还款情况,成为“积极讨债派”的强大后援。从小虾米那声“阿弥陀佛”不难判断当属此派。其他人不晓得,我虽自诩佛系,但食人间烟火,终不免“贪”、“嗔”、“痴”三戒,时而会因内心不够强大和看到的其他江湖血腥而害怕厄运降临自身,譬如债转系统的出台,我确实一直都纠结于那收割利器的威力,也不止一次表达自己的忧虑,但请相信这不是有意为之的阴谋论,怪只怪东融合家信用破产后未能给我足够的安全感去彻底佛系,说出来既是为减少自己的恐惧也是因为对东融残存的一点信任,更愿债委会能牢牢把握这利器,用好了功德无量,被心术不正者利用则很可能血流成河,毕竟我不想成为韭菜。

东融合家雷声中心的主角之一自然是债委会。窃想雷初他们的怒火恐怕不在任一人之下,毕竟在坑里的体量巨大,但智者的怒火止于蔓延和自焚,生活还要继续,讨债前路多舛,往回看追本溯源不但困难重重,而且对还钱暂时不见得多有裨益,不如砥砺前行,期待三年修成正果,脱离苦海。于是振臂一呼,应者云集,万余人有了主心骨,逐渐停止黑暗中乱舞的双手,以债委会为中心抱团取暖。东融雷坑中一个绕不过的话题便是叶振及其团队和债委会的恩怨情仇。由于债委会的纪律其成员无法像叶振那样有权在各大微信群无所顾忌甚至口没遮拦地嚷嚷,就我所知的正面交锋这里只谈下9.26债委会和东融团队会议的音频直播。基本全程听了,有人评论债委会不够强硬,不敢跟叶振拍桌子拼刺刀,窃以为谬矣!我倒是觉得债委会里都是牛人,稳重谦逊,不卑不亢,含而不露,简直跟内家高手耍太极拳一般(此处的耍太极绝非贬义):人家怪咱不够专业有碍效率,咱先来个“揽雀尾”谦虚点承认不专业,再来个“如封似闭”表态已经在改进中,跟东融磨合双方都需要时间和努力,应答得滴水不漏;人家说查账太随意影响正常工作,咱来个“白鹤亮翅”问明究竟何人何时查过几次帐绝不糊涂;人家说要另成立个决策委,咱一个“云手”四两拨千斤道明决策委非为债权人决策,实为债务人单边智囊团性质的决策,决策失误引起的后果与债权人无关……,凡此种种,皆显示出债委会的睿智。不然,如若是枪来剑往,拳拳着肉,虽逞一时口舌之快,终是匹夫之勇,甚至误入彀中,于还钱大计有弊无利。当然对债委会我也不是没有微词,譬如像我这类未确权的“不签党”,债委会该如何帮助争取确权书之外权益的一视同仁,像债转和债权消费这种,虽然有此权益我也未必会使用。

东融合家江湖另一个绕不过的主角便是叶振了,对于此人行事,大家褒贬不一,我这里将他比作东邪黄药师:功力深厚自不必说,吃软不吃硬,行事乖张,易情绪化,亦正亦邪,邪起来视天下人皆为蠢货,嬉笑怒骂无所顾忌,甚至连非他所杀的“江南七怪”这种大事也敢激愤自承,顽童般偏执得让人哭笑不得(这里顺便插一句:请那些好拿叶振只言片语断章取义之人要多点耐性,看戏看全出才能懂),但他也许就这性子了,习惯了就好,毕竟2万人要出坑还得靠这个精通奇门遁甲的黄老邪;正起来却也是不乏硬汉柔情,比如昨晚与浙企沟通后发的聊天纪录以及今早11群聊的一些对债权人投资方向的暖男建议,看后若无唏嘘感触者大概也算是铁石心肠了,足见其良善本性如你我一般无二。不止一次听说叶振工作时认真谨慎,思维敏捷,与很多时候微信群里的形象判若两人,看来11群里他自己“精分二货”的戏称还真不是一般贴切,哈哈~!抛开叶振为何要犯傻来接这74亿巨债的背后原因,我敬他敢出来接锅的勇气,因此我对他三年还款的承诺暂抱十六字态度:你若不负,我必相随,你若相负,势难两立。

但无论叶振个人魅力与能力如何,毕竟东融合家暴雷成坑信用破产已是事实,在信用重建之前我要是说对其深信不疑恐怕只能是自欺欺人,因此我选择相信债委会。债委会对付这个黄老邪时用的太极“粘”字诀令人叫绝:以柔克刚,举重若轻,绵里藏针,内力蓄而不吐;你若小心翼翼,我便如影随形,让你只能按部就班;你若疾风骤雨,我便挥洒消解,让你找不着发力之处。总之就是要磨得这东邪脾气归脾气,发泄归发泄,找路出坑的事儿还得乖乖继续。讲真,东融合家虽暂时垒下稳定好局,但若还款速度一直跟不上,一朝坍塌也只是弹指之间,因此从稳定局面的角度讲,债委会才是主心骨,才是维系2万人有序讨债的神器。所以请大家少些对债委会的无端猜忌,他们才是宝宝心里苦,“粘”着东邪要耗的内力不是一般的巨啊,也请东融和叶振耐心与债委会磨合,少一些套路与抹黑,多一些真诚与赞赏,才能早日修成正果,不然,许多看不到希望的人就只能去修习伤人伤己的“七伤拳”了!

最后,拍拍马屁,就两个多月来的某些不实谣言送十六字与叶振和债委会共勉:周公恐惧,王莽篡汉,向使身死,心何以昭?三年对还钱来说虽嫌稍长,用以识人却不觉久,待得大破楼兰,功德圆满,英才齐聚一堂,煮酒论英雄,试问天下快事,更有何甚?

不知不觉已写下好几千字了,满纸戏谑荒唐言,博各位看官一哂。东融合家的江湖风云才刚拉幕而已,这里写的很多情状也许只是笔者意淫罢了,不过言皆心声,……打住了,再不停某人又要出来说我装逼了,哈哈哈~~~!

供稿人:11群“蠢货”风二中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七日晚

本文内容仅代表投稿人观点。

欢迎广大朋友来稿说出您的故事和观点!

【武侠中毒很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