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信理财 2019.8.3-20:50……今天,还有人会相信网信其实没有自融么?今天,还有人会相信网信暴雷,其实是先锋支付通道的问题么?今天,还有人会相信,冻结的钱,实在所谓“通道”里么?今天,还有人会相信网信暴雷,是汇源果汁(心疼这个企业1 秒钟)的问题么?

网信理财 2019.8.3-20:50……今天,还有人会相信网信其实没有自融么?今天,还有人会相信网信暴雷,其实是先锋支付通道的问题么?今天,还有人会相信,冻结的钱,实在所谓“通道”里么?今天,还有人会相信网信暴雷,是汇源果汁(心疼这个企业1 秒钟)的问题么?


关于网信暴雷至今的思考

各位网信的出借人,大家好,我也是你们之中的一员。我一般只在一个大客户群“期待明天”里面发言。

众所周知,7 月4 日,网信暴雷了,不管网信怎么解释,网信的确暴雷了。

今天,8 月3 日,正好是网信暴雷1 个月整,在这个月中,我经历了很多,也思考了很多。以下是我的几点个人看法和思考,希望能够抛砖引玉,得到大家的响应。

今天我先说第一点:

一.网信暴雷,到底是突发事件,还是有计划的事件?

我们都知道7 月4 日的暴雷,起源于盛佳的这个图,据说这个图,还是内部群里面“不慎”漏出来的。

后来网信高层,还出来否认过,说这个只是盛的“个人言论”。

给我们的感觉是,网信突发事件,病来如山倒!

7 月4 日,同天,网信又公布了汇源欠款的问题。当天12 点,网信公布了这么一段话:“当前,网信平台出现了小规模的逾期……正在积极和融资企业沟通……”

又让我们感觉,网信的问题,就是由于个别(汇源之流)不还钱,导致了一些单有问题,大局是好的。

那么实际情况是怎么样的呢?我们来看3 个问题:

1)线下产品问题:

一直到暴雷后,我才在群里遇到了线下的难友,他们告诉我,2018 年11 月左右,线下大多数产品就逾期了(已经经过多方确认,的确如此)。各位线上的朋友(包括我自己),大家应该从来没听说过这个事情吧!

然后到了2019 年1 月,网信安排逾期线下产品,转为线上,并约定是半年后兑付。

半年后?半年后?半年后?????半年后……暴雷了!r u kidding me?

巧合,这一定是巧合!

2)线上产品问题:

线上的产品,大家可以回忆下,2018 年网信的产品,周期是多少?1 年?半年?3 个月?

我记得是这样。可是暴雷前,产品周期是多少?30 天!15 天!7 天!

而且在暴雷前,周期越来越短,越来越短!最后暴雷!

巧合,这一定也是巧合!

3)暴雷后的基础信息:

那么我们再来看第三个问题,7 月4 日,网信的正式说法是小规模逾期,7 月8 日出借人代表去网信,见到王未识同志(此人后面还有详细论述)的时候,王未识同志就完全推翻了小规模逾期的说法,明确表示没有钱,而且要搞到现金很难!要靠资产处置。

此后,无论从官方渠道,还是高手渠道(大木和陆副部级高干等,此二人后面也有论述)出来的消息,基本都能肯定,网信出的事情,是全面的暴雷,是全面的没有现金了。

很明显!这不是一天两天的问题,也不可能是一个月两个月的问题。

这……已经无法巧合了!我也好想再巧合一次,无奈网信不配合!

综合以上,1)2)3),我个人认为,网信暴雷的事件,现在回头看:

1) 定局于 2018 年年末(网信线下出了大问题,估计应该是线下早就自融了);

2) 筹划于 2019 年年初 (通过转线上暂时掩盖,但知道纸包不住火,半年后必须暴雷);

3) 定时于 2019 年7 月(转线上到期,同时在2019 年上半年疯狂自融,最后不断推出超短期自融单!在这些单到期前,暴雷。)

4) 最后盛佳的“内部群泄露”,其实是一颗划破长空的信号弹;官方的“小规模逾期”也无非是大战前的火力侦查;更有王未识这个临时工出来搞了2 次试探性进攻(录音);最后……他们将要在9 月底,在伟大祖国70 周年的前夕,推出一个让大家无法接受的兑付方案,彻底图穷匕首见!

届时,由于时间特殊,地理位置特殊,你懂的。

今天,还有人会相信网信其实没有自融么?

今天,还有人会相信网信暴雷,其实是先锋支付通道的问题么?

今天,还有人会相信,冻结的钱,实在所谓“通道”里么?

今天,还有人会相信网信暴雷,是汇源果汁(心疼这个企业1 秒钟)的问题么?

网信暴雷的事情中,还有多少谎言?

以上是我对网信暴雷事件的梳理,一家之言。仅供参考!

请期待下一个思考:网信的理财师,到底是什么角色?

再者: 张振新在香港,几年没回大陆

盛佳7月4日离开大陆去的香港, 至今不在大陆


已发布

分类

作者:

标签

评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