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传销

七福宝(集福宝)传销案 2020.6.29……被告人王新、宋德莉、苟元万、祖朝辉、张廷军、赵乃洪、陈萍、李永科、宋垒刚、王继杰、向英、邬萍、郑江xx、胡伟群、晏华勇、吴乐武、孙光贵、高彦娥、蒋小龙以及被告单位贵州域网科技有限公司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一审刑事判决书……他以二十多万元启动养老产业,后来蒋小龙给了张廷军一套“云汇聚英”的制度,他发现这套制度与美国“塞比安”制度是一样,是违法的,已被中国查封,经过他研究更改后,找蒋小龙参考,根据“云汇聚英”制度更改出来的新制度就是义工系统的前身

王新、宋德莉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一审刑事判决书

贵州省赫章县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9)黔0527刑初189号

公诉机关贵州省赫章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王新,曾用名王岩新,男,1970年8月28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董事长,山东省成武县人,住贵州省遵义市红花岗区。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8年12月18日被抓获,次日被赫章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9年1月26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赫章县看守所。
辩护人叶昌凯,贵州严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宋德莉,女,1965年8月7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贵州省大方县人,住贵阳市云岩区。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8年12月18日被抓获,次日被赫章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9年1月26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赫章县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叶秀丽,贵州赫章县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苟元万,男,1968年12月12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重庆市璧山县人,住贵州省贵阳市观山湖区。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8年12月18日被抓获,次日被赫章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9年1月26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赫章县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王景,贵州赫章县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祖朝辉,男,1973年7月1日出生,汉族,中级技工文化,安徽省巢湖市人,住巢湖市。曾因犯盗窃罪,被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于2014年3月28日刑满释放,现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8年12月18日被抓获,次日被赫章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9年1月26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赫章县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杨茜,贵州赫章县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张廷军,男,1989年9月1日出生,汉族,大学文化,贵州省开阳县人,住开阳县。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8年12月18日被抓获,次日被赫章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9年1月26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赫章县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万国明,贵州万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赵乃洪,男,1990年2月14日出生,汉族,大学文化,贵州省遵义县人,住遵义市播州区。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8年12月18日被抓获,次日被赫章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9年1月26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赫章县看守所。
辩护人李徽,贵州定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陈萍,女,1973年5月2日出生,汉族,中专文化,贵州省福泉市人,住福泉市。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8年12月18日被抓获,次日被赫章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9年1月26日被执行逮捕,同年4月3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章海波,贵州一苇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张尧,贵州赫章县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邬萍,女,1967年9月29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无业,四川省江北县人,住贵州省贵阳市云岩区。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8年12月29日被抓获,2019年1月3日被赫章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月26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赫章县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饶乃新。
指定辩护人徐世成,贵州万驰律师事务所律师(实习)。
被告人胡伟群,女,1971年4月17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无业,四川省万县人,住贵州省贵阳市白云区。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8年12月18日被赫章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9年1月26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赫章县看守所。
辩护人袁代阳,贵州水西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郑江xx,男,1983年7月15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无业,贵州省息烽县人,住息烽县。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8年12月18日被抓获,次日被赫章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9年1月26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赫章县看守所。
辩护人袁泽勇,贵州恒发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宋垒刚,曾用名宋德刚,男,1973年4月8日出生,高中文化,汉族,无业,贵州省大方县人,住贵州省安顺市西秀区。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2018年12月18日被赫章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9年1月26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赫章县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阳骄,贵州万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王继杰,男,1966年2月27日出生,高中文化,汉族,吉林省东辽县人,住吉林省辽源市西安区。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8年12月18日被赫章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9年1月26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赫章县看守所。
辩护人郭航铭,贵州文熙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李永科,男,1966年1月16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贵州省凤冈县人,住凤冈县。曾因犯滥伐林木罪,于2016年11月14日被贵州省凤冈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缓刑考验期至2017年11月28日。现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8年12月18日被赫章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9年1月26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赫章县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张红,贵州万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晏华勇,男,1975年11月28日出生,汉族,大学文化,教师,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人,住毕节市七星关区。曾因犯抢劫罪,被浙江省宁海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于2012年4月10日刑满释放。现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8年12月18日被抓获,次日被赫章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9年1月26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赫章县看守所。
辩护人聂祥春,贵州锐腾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曾勇,贵州锐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向英,曾用名向骊安,女,1966年12月23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贵州省从江县人,住贵州省遵义市红花岗区。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2018年12月18日被赫章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9年1月26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赫章县看守所。
辩护人吴柳娟,贵州文熙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吴乐武,男,1986年10月24日出生,侗族,大学文化,无业,贵州省石阡县人,住石阡县。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9年4月2日被赫章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16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赫章县看守所。
辩护人李贤刚,贵州总溪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孙光贵,男,1973年12月4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贵州省遵义县人,住遵义市播州区。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8年12月18日被抓获,次日被赫章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9年1月26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赫章县看守所。
辩护人余明达,贵州新长征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班帅,贵州新长征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高彦娥,女,1989年4月22日出生,汉族,小学文化,无业,贵州省赫章县人,住赫章县。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9年6月18日投案,同年6月25日被赫章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7月4日被取保候审。
指定辩护人徐蒙,贵州赫章县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单位贵州域网科技有限公司,社会统一信用代码91520103565002716U,办公所在地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花果园彭家湾花果园项目M区第1栋(1)1单元30层16号。
诉讼代表人周叶青。
指定辩护人陈彬,贵州总溪律师事务所律师。
指定辩护人苏小龙,贵州总溪律师事务所律师(实习)。
被告人蒋小龙,男,1985年10月3日出生,汉族,大学文化,、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湖南省衡南县人,住衡南县。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8年12月18日被抓获,同年12月20日被赫章县公安局取保候审,2019年3月11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赫章县看守所。
辩护人刘璨,贵州赫章县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冉光杰,贵州贵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贵州省赫章县人民检察院以赫检刑检刑诉〔2019〕107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王新、宋德莉、苟元万、祖朝辉、张廷军、赵乃洪、陈萍、李永科、宋垒刚、王继杰、向英、邬萍、郑江xx、胡伟群、晏华勇、吴乐武、孙光贵、高彦娥、蒋小龙以及被告单位贵州域网科技有限公司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9年10月28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立案受理后,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依法适用普通程序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贵州省赫章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王立新、罗顺勇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王新、宋德莉、苟元万、祖朝辉、张廷军、赵乃洪、陈萍、李永科、宋垒刚、王继杰、向英、邬萍、郑江xx、胡伟群、晏华勇、吴乐武、孙光贵、高彦娥、蒋小龙及被告单位域网公司诉讼代表人周叶青,辩护人叶昌凯、叶秀丽、王景、杨茜、万国明、李徽、章海波、张尧、张红、阳骄、郭航铭、吴柳娟、饶乃新、徐世成、袁泽勇、黄钦、袁代阳、聂春祥、李贤刚、班帅、徐蒙、刘璨、冉光杰、陈彬、苏小龙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贵州省赫章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15年7月7日,被告人王新成立贵州七福宝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七福宝公司),任法定代表人,该公司由王新实际控制。2017年年初,在公司无法继续经营下去的情况下,王新找到被告单位贵州域网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被告人蒋小龙,将设计好的“义工系统”运作模式交给蒋小龙,委托该公司开发“义工系统”,并安排被告人张廷军与蒋小龙对接开发系统。同年5月,系统开始正式运行,发展会员注册。后王新又委托该公司在“义工系统”的基础上开发“七福宝”(又名集福宝)APP系统(含安卓、苹果、网络商城管理三个APP),并委托该公司对系统进行维护,安排张廷军与蒋小龙对接系统开发、运行、维护等相关事宜,该系统于2017年10月交付使用,至此,七福宝公司的传销软件开发完毕。
七福宝公司以“义工系统”(“即一推三模式”)要求参加者缴纳人民币3,000元在其网络商城购买指定产品注册成为会员,获得推荐下线资格,会员推荐三单(人),即可获得“工资”,推荐的单(人)越多,“工资”越高,王新等人通过收取会员注册的人民币3,000元缴费牟利。王新多次对七福宝公司的运作模式进行修改,但都没有大的变化,主要是在层级和返利上做一些调整,最终形成较为稳定的十级模式,即将会员的层级分为会员、兼职义工、义工小组创始人、义工团队创始人、一星义工、二星义工、三星义工、四星义工、精英义工、爱心大使,根据层级的高低,从兼职义工开始,获取人民币120元、400元、648元、1,080元、2,000元、4,000元、6,000元、9,000元、20,000元不等的日报酬。
七福宝公司为扩大公司会员规模,获取非法利益,陆续招募被告人宋德莉、苟元万、祖朝辉、赵乃洪以及张某2、罗某3、张某12、余某2、廖某(该5人另案处理)加入七福宝公司,并委任张廷军管理网络事业部、赵乃洪管理财务部、祖朝辉管理数据中心事业部、宋德莉管理义工事业部、苟元万为义工事业部督导导师,上述人员在王新的带领下负责传销活动的日常经营、管理、宣传和推广等工作。七福宝公司通过互联网、口碑相传、微信朋友圈、微信群、年会、新闻发布会、数博会、义工日活动等各种途径,以经营七福宝公司“养老”项目和网络商城为名,以高额回报为诱饵,在全国各地大量发展会员,收取巨额会员缴费。被告人宋德莉、苟元万、吴乐武、李永科、孙光贵、向英、王继杰、宋垒刚、陈萍、邬萍、晏华勇、郑江xx、胡伟群、高彦娥成为会员后,为达到快速非法获利的目的,通过口碑宣传、微信宣传等方式积极发展下线,对传销组织的发展壮大起关键作用,严重扰乱经济社会秩序。
经浙江千麦司法鉴定中心、贵州中联信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鉴定:截止2018年6月22日,七福宝公司共发展会员48,346个,人数13,722人、共69层。被告人宋德莉,实际提现金额人民币1,052,200元,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人数8,768人、层级61层;被告人苟元万,实际提现金额人民币905,800元,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人数11,097人、层级62层;被告人祖朝辉,其加入公司后,公司发展会员13,552人、层级44层,累计后台充值人民币147,209,717.03元。被告人赵乃洪,其加入公司后,公司发展会员13,676人、层级58层,累计后台充值人民币148,192,245.63元。被告人陈萍,实际提现金额人民币243,600元,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人数11,269人、层级67层;被告人李永科,实际提现金额人民币37,400元,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人数842人、层级38层;被告人宋垒刚,实际提现金额人民币96,900元,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人数2,667人、层级50层;被告人王继杰,实际提现金额人民币21,700元,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人数437人、层级34层;被告人向英,实际提现金额人民币102,000元,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人数507人、层级35层;被告人邬萍,实际提现金额人民币445,800元,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人数1,882人、层级44层;被告人郑江xx,实际提现金额人民币454,900元,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人数1,543人、层级41层;被告人胡伟群,实际提现金额人民币403,000元,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人数1,047人、层级39层;被告人晏华勇,实际提现金额人民币159,800元,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人数525人、层级30层;被告人吴乐武,实际提现金额人民币184,900元,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人数827人、层级36层;被告人孙光贵,实际提现金额人民币93,200元,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人数307人、层级37层;被告人高彦娥,实际提现金额人民币114,400元,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人数409人、层级29层。七福宝公司后台充值人民币148,478,815.23元,支出人民币111,952,727.86元,收支差额人民币36,526,087.37元。
针对上述指控,公诉机关当庭出示了证人证言、鉴定意见、被告人供述、指认、辨认笔录及照片、相关书证等证据佐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的规定,提请本院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追究上述被告人及被告单位的刑事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六条之规定,提请本院依法判处。建议对被告人王新判处有期徒刑六年至八年,并处罚金刑;对被告人宋德莉、苟元万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至五年,并处罚金刑;对被告人张廷军、赵乃洪、陈萍、祖朝辉、李永科、宋垒刚、王继杰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至三年,并处罚金刑;对被告人向英、郑江xx、胡伟群、晏华勇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至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刑;对被告人吴乐武、高彦娥、孙光贵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至二年,适用缓刑,并处罚金刑;对被告人蒋小龙判处有期徒刑二年至三年,适用缓刑,并处罚金刑;建议没收公安机关扣押的被告单位贵州域网科技有限公司的财物。
被告人王新提出七福宝公司一推三的销售模式不属于传销活动,其未犯罪的辩解。
其辩护人提出王新不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七福宝公司组织形式不符合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层级规定;七福宝公司制定的计酬方式属于团队计酬,未达到三级分销,是传销活动的特别形态,属于行政法调整范畴的辩护意见。
被告人宋德莉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无异议,自愿认罪认罚。
其辩护人提出宋德莉自愿认罪认罚,系从犯,依法可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
被告人苟元万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无异议,自愿认罪,请求法院公正判决。
其辩护人提出苟元万自愿认罪认罚,系从犯,依法可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
被告人祖朝辉提出自己只是七福宝公司员工,并不知晓七福宝公司搞传销;自己未发展过会员,七福宝公司发展的会员、层级与自己无关;其未犯罪的辩解。
其辩护人提出被告人祖朝辉的行为并非暴力性犯罪,主观恶性及社会危险性相对较小;被告人祖朝辉是受公司指派任副总裁并负责数据中心,并非传销活动的组织、领导者;公诉机关对祖朝辉的量刑建议过重的辩护意见。
被告人张廷军对起诉书指控的罪名无异议,自愿认罪,其是从犯的辩解。
其辩护人提出张廷军系从犯,自愿认罪认罚,依法可从轻、从宽处罚的辩护意见。
被告人赵乃洪对起诉书指控的罪名及犯罪事实无异议,自愿认罪认罚。
其辩护人提出赵乃洪自愿认罪认罚,请求法庭采纳量刑建议,以最低刑期判处的辩护意见。
被告人陈萍对起诉书指控的罪名及犯罪事实无异议,自愿认罪认罚。
其辩护人提出陈萍主观恶性、社会危险性小,且自愿认罪认罚,在疫情期间积极参与抗疫,请求对陈萍适用缓刑的辩护意见。
被告人李永科对起诉书指控的罪名及犯罪事实无异议,自愿认罪,但公诉机关的量刑建议过重的辩解。
其辩护人提出李永科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认罪态度好,在共同犯罪中系从犯,依法可从轻处罚;李永科犯本罪时其前罪的缓刑考验期已满,不应数罪并罚的辩护意见。
被告人宋垒刚对起诉书指控的罪名无异议,提出其只发展了二三十人,公诉机关量刑建议过重的辩解。
其辩护人提出宋垒刚到案后如实供述,有坦白情节,在共同犯罪中系从犯,依法可从轻处罚,可适用缓刑。
被告人王继杰提出其不是七福宝公司会员,未发展过公司会员,也未获得过七福宝公司返利,其行为不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辩解。
其辩护人提出王继杰犯罪危险性相对较小,未造成严重后果;王继杰有自首情节,在共同犯罪中系从犯,且依法可从轻、减轻处罚,请求对王继杰在有期徒刑两年以下进行判处并适用缓刑的辩护意见。
被告人向英对起诉书指控的罪名及犯罪事实无异议,自愿认罪认罚。
其辩护人提出向英犯罪危险性相对较小,未造成严重后果;向英有自首情节,在共同犯罪中系从犯,且依法可减轻处罚,请求对向英在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以下进行判处并适用缓刑的辩护意见。
被告人邬萍对起诉书指控的罪名及犯罪事实无异议,自愿认罪认罚。
其辩护人提出邬萍自愿认罪认罚,在共同犯罪中系从犯,请求对邬萍在有期徒刑二年以下从轻判处的辩护意见。
被告人郑江xx对起诉书指控的罪名及犯罪事实无异议,认为公诉机关的量刑建议过重。
其辩护人提出:郑江xx具有坦白情节,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是从犯,自愿认罪认罚,请求在公诉机关量刑建议幅度内对郑江xx从轻处罚;郑江xx个人收取的传销资金并不等同于个人非法获利;以他人名义自行购买产品加入传销组织的不应计算入传销人数的辩护意见。
被告人胡伟群对起诉书指控的罪名及犯罪事实无异议,自愿认罪认罚。
其辩护人提出胡伟群主观恶性、社会危害性小,自愿认罪认罚,在共同犯罪中系从犯,请求在公诉机关量刑建议幅度内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
被告人晏华勇对起诉书指控的罪名及犯罪事实无异议,自愿认罪认罚。
其辩护人提出晏华勇在共同犯罪中系从犯,且自愿认罪认罚,依法应从轻减轻处罚,请求对晏华勇在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以下进行判处并适用缓刑的辩护意见。
被告人吴乐武对起诉书指控的罪名及犯罪事实无异议,自愿认罪认罚。
其辩护人提出吴乐武在共同犯罪中系从犯,且自愿认罪认罚,依法应从轻处罚,请求对吴乐武在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以下进行判处并适用缓刑的辩护意见。
被告人孙光贵对起诉书指控的罪名及犯罪事实无异议,自愿认罪认罚。
其辩护人提出孙光贵在共同犯罪中系从犯,且自愿认罪认罚,依法应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
被告人高彦娥对起诉书指控的罪名及犯罪事实无异议,自愿认罪认罚。
其辩护人提出高彦娥有自首情节,在共同犯罪中系从犯,案发后主动退赃,依法应从轻处罚,请求对高彦娥在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以下进行判处并适用缓刑的辩护意见。
被告人蒋小龙对起诉书指控的罪名及犯罪事实无异议,自愿认罪认罚。
其辩护人提出蒋小龙具有自首情节,在共同犯罪中系从犯,且自愿认罪认罚并全额退赃,社会危害性较小,请求对蒋小龙依法从轻判处并适用缓刑的辩护意见。
被告单位贵州域网科技有限公司诉讼代表人对起诉书指控的罪名及犯罪事实无异议。
其辩护人提出贵州域网科技有限公司的行为确已涉及犯罪,但公司运营主要以法人代表蒋小龙的意志为转移,且在此次犯罪活动中起辅助性作用,依法应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的辩护意见。
经审理查明,2017年年初,王新作为贵州七福宝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七福宝公司)法定代表人及公司实际控制人,在公司持续亏损无法正常运营的情况下,找到被告单位贵州域网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域网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即被告人蒋小龙,王新将改良设计好的七福宝公司网络传销模式即义工系统运作模式方案交予蒋小龙,委托域网公司按照设计方案及王新的要求研发该系统,并安排被告人张廷军与蒋小龙对接研发系统的相关工作。2017年5月,系统研发成功后开始正式运行,发展会员缴费注册公司账户,后王新又委托该公司在义工系统的基础上开发七福宝(集福宝)APP,继续由张廷军与蒋小龙对接系统开发、运行、维护等相关事宜,该系统于2017年10月交付使用,至此,七福宝公司的传销系统软件开发完毕。
七福宝公司以义工系统为媒介,要求参加者注册账户缴纳人民币3,000元在七福宝网络商城购买指定产品成为公司会员义工后,获得推荐发展下线资格,会员义工推荐发展三人购买公司指定产品即可获得公司返利工资,推荐发展的人数越多,返利工资越高,最终形成较为稳定的十级模式,即将会员义工的层级分为会员、兼职义工、义工小组创始人、义工团队创始人、一星义工、二星义工、三星义工、四星义工、精英义工、爱心大使,根据层级的高低,从兼职义工开始,可获公司返利工资人民币120元、400元、648元、1,080元、2,000元、4,000元、6,000元、9,000元、20,000元不等的日报酬。王新等人通过收取会员义工缴纳的人民币3,000元进行非法牟利。
七福宝公司为扩大公司会员义工规模,获取更多非法利益,陆续招募到被告人宋德莉、苟元万、祖朝辉、赵乃洪等人加入七福宝公司,并委任张廷军管理网络事业部、赵乃洪管理财务部、祖朝辉管理数据中心事业部、宋德莉管理义工事业部、苟元万为义工事业部督导导师,上述人员在王新的带领下负责传销活动的日常经营、管理、宣传和推广等工作。七福宝公司通过互联网广告、口口相传、微信朋友圈及微信群转发信息宣传、举办公司年会、召开新闻发布会、参加数博会、组织开展义工日活动、建设各地区数据中心以及注册新公司等途径,以经营七福宝公司居家养老项目和网络商城的名义,掩盖公司传销活动的违法犯罪事实,以高额返利工资为诱饵,在全国各地大量推荐发展会员义工,获取巨额非法利益。被告人宋德莉、苟元万、吴乐武、李永科、孙光贵、向英、王继杰、宋垒刚、陈萍、邬萍、晏华勇、郑江xx、胡伟群、高彦娥注册成为七福宝公司会员义工后,为快速非法获利,通过口口相传、微信宣传、组织参与七福宝公司公益日活动等方式积极推荐发展下线会员义工,对该传销组织的发展壮大起关键作用,严重扰乱经济社会秩序。
经浙江千麦司法鉴定中心、贵州中联信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鉴定:截止2018年6月22日,七福宝公司共发展会员48,346个,人数13,722人、共69层。被告人宋德莉,实际提现金额人民币1,052,200元,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人数8,768人、层级61层;被告人苟元万,实际提现金额人民币905,800元,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人数11,097人、层级62层;被告人祖朝辉,其加入公司后,公司发展会员13,552人、层级44层,累计后台充值人民币147,209,717.03元。被告人赵乃洪,其加入公司后,公司发展会员13,676人、层级58层,累计后台充值人民币148,192,245.63元。被告人陈萍,实际提现金额人民币243,600元,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人数11,269人、层级67层;被告人李永科,实际提现金额人民币37,400元,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人数842人、层级38层;被告人宋垒刚,实际提现金额人民币96,900元,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人数2,667人、层级50层;被告人王继杰,实际提现金额人民币21,700元,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人数437人、层级34层;被告人向英,实际提现金额人民币102,000元,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人数507人、层级35层;被告人邬萍,实际提现金额人民币445,800元,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人数1,882人、层级44层;被告人郑江xx,实际提现金额人民币454,900元,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人数1,543人、层级41层;被告人胡伟群,实际提现金额人民币403,000元,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人数1,047人、层级39层;被告人晏华勇,实际提现金额人民币159,800元,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人数525人、层级30层;被告人吴乐武,实际提现金额人民币184,900元,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人数827人、层级36层;被告人孙光贵,实际提现金额人民币93,200元,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人数307人、层级37层;被告人高彦娥,实际提现金额人民币114,400元,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人数409人、层级29层。
七福宝公司后台充值人民币148,478,815.23元,支出人民币111,952,727.86元,收支差额人民币36,526,087.37元。
另查明,被告人蒋小龙及其亲属分别于2018年12月28日、2019年3月18日、2019年4月10日交款共计人民币552,000元至赫章县公安局对公账户。被告人陈萍的亲属于2019年3月29日代为交款人民币256,400元至赫章县公安局对公账户。被告人高彦娥于2019年6月18日搭乘西哈努克港至昆明的DR5356航班回国投案,并于同年7月5日交款人民币97,779元至赫章县公安局。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本院予以确认的证据证实:
1.搜查笔录、扣押物品清单证明,公安机关在搜查各被告人人身、住所及工作单位等地,并依法扣押了相关财物、冻结了相关银行账户、支付宝账户、微信账户等情况。
2.七福宝公司【0182】行政字180109号关于公司人事任免文件证明,祖朝辉任数据中心事业部总经理,张廷军任网络事业部总经理,宋德莉任义工事业部总经理,赵乃洪任财务中心总经理;七福宝公司总裁办成员:王新、祖朝辉、张廷军、宋德莉、赵乃洪等人;调动:苟元万(讲师)到义工事业部,廖某(技术后台)到网络事业部(分管车服公司后台)等情况。签发人王新,签发日期2018年1月10日。
3.七福宝公司【0182】行政字180226号关于公司组织架构及人事调动任免文件证明,王新任董事长;祖朝辉任副总裁,主管数据中心事业部;张廷军任副总裁,主管网络事业部;宋德莉任副总裁,主管义工事业部;赵乃洪任财务中心总经理;廖某任网络事业部主管;苟元万任义工事业部经理(督导导师)等情况。签发人王新,2018年3月5日印发。
4.张廷军年度工作总结证明,张廷军主管网络事业部,下设网络工程部、信息数据部、商城管理部、商城客服部。日常工作包括:报单、激活、提现、财务支出以及异常处理、负责系统后台开发及维护的相关对接工作。商城板块(包括APP)未能产生经济价值。
5.苟元万年度工作总结证明,苟元万于2017年9月28日入职七福宝公司,主要担任义工事业部面向全国的义工和数据中心招商工作,平时除了讲课之外还建立了义工团队,义工团队近七千人。争取在2018年底完成10万名的义工团队,为创建全国数据中心打下坚实基础。
6.张某2年度工作总结证明,2017年张某2主要负责:(1)商城管理及手机端开发进度跟进;(2)义工物资发放及配合股权证发放;(3)对接第三方供应商进入平台;(4)商城单品新增及日常维护。2018年工作计划:(1)商城单品数量达到5万件以上;(2)商城采取商家入驻模式;(3)商城会员量达到5千万以上;(4)现集福宝商城仅对会员开放,2018年将会对普通用户开通,将集福宝商城打造为一个独立运营平台;(5)新增商城会员1万名以上;(6)商家入驻达1万家以上,优质商家达3千家以上;(7)线下联盟商家达5千家以上。
7.提取笔录及照片证明,对苟元万的手机(串号863895030919236)中关于其创建及加入有关汇福怡养及其千聊信息进行提取。对张某2所持有的OPPOR15手机(手机串号:IMEI1:869764036895572,IMEI2:869764036895564)中提取相关证据,提取手机照片17张;提取微信(昵称:汇福张某2,微信号:×××)与王新(微信名:汇福,微信号:×××)的聊天记录图片2张、与赵小红(微信名:汇福怡养,微信号:×××)的聊天记录图片4张、与廖某(微信名:画骨成沙,微信号:×××)的聊天记录照片4张;提取张某2微信加入的汇福集团高管群内照片2张;提取张某2微信加入的总部居家养老服务精英群内照片3张。提取郑江xx手机(串号861516035436123)内关于传销案件照片65张,七福宝智慧居养家庭入网协议书4页,汇福怡邻大健康回馈计划11页,义工服务制度表1张,郑江xx微信记录截图图片5张。提取宋垒刚手机信息及微信(微信号:×××)朋友圈发布信息、在微信群聊(汇福西秀区分公司信息交流群)发布的信息,提取照片2张、微信账号信息图片2张、微信群汇福西秀区分公司信息交流群成员信息图片2张、朋友圈照片信息图片28张、汇福西秀区分公司信息交流群群聊信息图片8张。提取内容包括宋垒刚自2018年1月至5月在微信朋友圈发布关于七福宝公司的信息以及在汇福西秀区分公司信息交流群中对“汇福居养”营销模式宣传。2019年2月23日办案民警找到宋垒刚的下线蒋某1,蒋某1称宋垒刚在和自己聊天的过程中,转发一些七福宝公司的文件,以及通过微信转账给宋垒刚的记录,办案民警遂对手机中的聊天记录进行拍照提取照片20张。对晏华勇的手机(串号:IMEI1:864752038464492、IMEI2:864752038478062)提取了手机微信群聊照片3张、微信收藏夹照片4张、手机相册照片4张。内容主要是晏华勇为七福宝公司现场讲课照片、汇福集团群聊照片以及七福宝公司的活动现场照片。提取邬萍手机照片3张;邬萍用微信(徽信名:丽丽,微信号:×××)与赵乃洪(徽信名:汇福怡养,微信号×××)的聊天记录截图7张;提取邬萍用微信聊天记录截图12张。提取了喻某持有的王新黑色笔记本1本、杜仲合作协议1份、股东合作协议1份、数据中心组织架构1份、职能分工安排1份、财物收支管理及流程1份、人员任免文件1份(【0182】行政字180109号)、通告1份、人员调动文件1份(【0182】行政字180226号)、七福宝收支表7份、离职公告1份、入职登记表6份(廖某、余某2、祖朝辉、孙光贵、吴乐武、喻某)、汇福集团公司通讯录1份、运营资料1份、王新手工记录1份、汇福怡邻营业执照1份(副本)、汇福怡邻公司章程1份。在宋德莉手机中提取到关于宋德莉创建以及加入的微信群聊截图,附提取照片15张。提取孙光贵手机相册及微信聊天记录与案件相关的内容,并拍照固定并提取,共提取照片89张。对胡伟群的黑色华为手机(手机串号A000007F23CC39)中微信(微信号:×××)提取相关证据,在其手机里面里面发现涉及七福宝公司、汇福集团有关宣传图片、内容拍照固定并提取。附胡伟群手机微信群提取照片18张,胡伟群微信朋友圈提取照片16张。从赵乃洪手机微信中提取到3页三月份支出报表,与王新微信聊天记录30页。2018年12月19日在贵州省毕节市赫章县电信公司网络服务部,对七福宝公司网站“义工系统”的源代码和数据库进行提取,提取的源代码压缩包和数据库文件以及提取过程屏幕录像文件拷贝保存于toshiba移动硬盘中,移动硬盘S/N:18MATD3GT10F,截屏图片3张(打印附卷),提取工作现场拍摄照片5张(打印附卷)。附提取屏幕截图及现场照片8张。在陈萍的手机微信里提取照片40张。从扣押的域网公司物品中提取有关七福宝公司的文件及合同,提取出《红利转让协议》(3页)、《七福宝会员告知书》(宣传单,1页)、《七福宝信用消费卡说明》(宣传单,1单)、客户管理系统页面截图两张(网页页面截图)、《会员系统开发协议》(贴有标签13万,7页)、《企业网站运营托管合同》(写有编号15-1635,8页)、《会员系统制作下单表》(写有编号15-1635,2页)、《股权转让协议书》三份(5页)、《七福宝公司市场整体规划方案》(7页)、《中国七福宝消费卡基本业务流程》(15页)十份文件合同。提取李永科手机信息照片2张;微信账号信息照片1张;微信群(凤冈汇福数据中心义工管理服务群)成员信息照片1张;朋友圈信息照片9张;凤冈汇福数据中心义工管理服务群聊信息照片25张。2019年1月14日对吴某2所持有的白色苹果手机(串号:353279078959999)中微信(Whjty09251211)中涉及七福宝公司的朋友圈图片6张、微信群图片12张进行取证,2019年1月15日提取贵州汇福怡邻大健康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的《市场销售运营制度》1份。在贵州汇福怡邻大健康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办公室(贵州省遵义市南部新区东侧侨龙财智国际C栋17层15号物业)扣押相关物证。在扣押的文件盒(文某使用的文件盒编号:1号、2号)中提取相关物证,经清点提取下列物证:七福宝公司任职文件4份、任命书1份、人事任免文件3份、公司薪酬方案1份;贵州汇福怡邻大健康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关于调整居家养老服务人员薪酬系统的公告》1份;贵州汇福怡邻大健康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汇福怡养居养服务人员市场销售运营制度》2份;七福宝公司《关于针对近期佣金及系统整顿公告》1份;七福宝公司《通告》1份;贵州汇福怡邻大健康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关于《对未发展报单产品处理意见》的通知;贵州汇福怡邻大健康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公告》第二号;七福宝公司《财务总监任命通知》1份;《贵州域网服务器租用合同》1份;《承诺书》3份;贵州汇福怡邻大健康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章程1份;《开户许可证》3份;《营业执照》6份。
8.汇福怡邻大健康消费回馈计划书证明,汇福怡邻大健康公司的相关宣传以及营销模式等内容。
9.七福宝智慧居家养家庭入网服务协议书及居间服务人员协议书证明,七福宝智慧居家养家庭营销模式及给居间服务人的佣金等具体内容。
10.贵州铜仁市国辉杜仲研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国辉公司)与七福宝公司合作协议证明,国辉公司与七福宝公司于2018年2月6日签订合作协议,内容主要涉及国辉公司为七福宝公司的产品、营销模式等进行宣传推广及入股等方面。
11.建设银行个人活期账户交易明细、七福宝义工统计表、转账截图证明,夏某在2017年7月21日至2019年1月7日期间转账给七福宝公司、转账李秀平支付宝、转账赵乃洪微信支付宝,共计23100元用于注册账号。收到七福宝公司支付宝、赵乃洪支付宝转账、秦月圆支付宝转账、余某2支付宝转账、罗某3支付宝转账、赵乃洪建行转账、赵乃洪手机银行转账、张廷军电子汇入、李某4支付宝转账、余某2电子汇入、张某12支付宝转账、大健康(付某1)发、大健康(陈技)发等账号转账合计413340元。夏某在2018年1月22日至7月24日期间由赵乃洪、秦月圆、余某2、罗某3、赵乃洪、张廷军、李某4、张某12向其支付宝转账后,提现30笔,共计431480元。
12.企业信息查询单、公司登记(备案)申请书证明,七福宝公司成立于2015年7月7日,注册资本6500万元,法人王新(执行董事兼总经理),股东王某2(出资比例10%)、赵乃洪(出资比例90%)。
13.七福宝公司法定代表人任职书,法定代表人信息,七福宝公司执行董事、经理、监事任职书,董事、监事、经理信息证明,2015年7月6日,经七福宝公司股东会决议,选举王新为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总经理。
14.七福宝公司章程证明,七福宝公司办公地点在贵阳市南明区;经营范围:电子商务技术服务,计算机领域内的技术开发、技术转让与技术服务,养老项目策划,进出口贸易,企业管理信息咨询、通讯器材、电子设备的销售;公司注册资本为人民币6500万元;王新出资5850万元,占股90%,沈榆丁出资650万元,占股10%。
15.房屋租赁合同证明,王新于2015年6月30日租贵阳市南明区花果园彭家湾花果园项目F区6栋(6)1单元24层24号房,租赁期为12个月,租金每月2,500元。
16.七福宝公司股东会决议、股权转让协议、章程修正案证明,2015年11月30日,经七福宝公司股东会决议:(1)王新将其持有的公司90%股权(出资5850万元)转让给刘梅;(2)免去王新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经理职务;(3)聘任徐钛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经理职务。(4)七福宝公司股东更改为刘梅、沈榆丁。2016年10月24日,经七福宝公司股东会决议:(1)刘梅将其持有的公司90%股权(出资5850万元)转让给赵乃洪,沈榆丁将其持有的公司10%股权(出资650万元)转让给王某2;(2)免去沈榆丁公司监事职务,由赵乃洪担任;(3)七福宝公司股东更改为赵乃洪、王某2。2017年12月18日,经七福宝公司股东会决议:免去徐钛的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经理职务;选举王新担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并聘任为经理职务。
17.观山湖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行政处罚决定书证明,2018年7月3日对七福宝公司没收违法所得936,125.86元、罚款500,000元,共计1,436,125.86元。
18.贵州省政府非税收入一般缴款书证明,七福宝公司向贵阳市观山湖区财政局缴纳1,436,125.86元。
19.企业信息查询单,分公司登记申请书,负责人、财务负责人、联络员信息,授权委托书,贵州汇福怡养健康养老产业发展有限公司股东决议、任命书,经营场所登记表,承诺书,房屋产权证,企业、个体工商户住所(经营场所)登记表、场地说明、营业执照证明,七福宝公司红花岗分公司成立于2018年5月2日,负责人为王继杰;七福宝公司安顺西秀区分公司成立于2018年5月10日,负责人为宋垒刚。汇福公司成立于2018年8月10日,注册资本4000万元,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为王继杰,股东王继杰(出资比例70%)、付某1(出资比例30%)。汇福公司2018年8月30日决定设立汇福公司遵义市红花岗区分公司;任命向英为该分公司负责人;委托向英办理分公司设立的具体事务。经营场所由向英无偿提供,地址是遵义市红花岗区白虎头2栋一单元A201;汇福公司遵义市红花岗区分公司成立于2018年9月28日,法定代表人向英;贵州汇福怡邻大健康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于2018年8月10日成立,法定代表人孙光贵,注册资本为四千万元;汇福公司于2018年8月6日成立,法定代表人王继杰;汇福公司凤冈县分公司于2018年9月30日成立,法定代表人为李永科。
20.汇福公司章程证明,汇福公司住所地位于贵州省遵义市南部新区河;注册资本为3500万元,其中王继杰出资2450万元(占70%股权)、向英出资1050万元(占30%股权)。
21.汇福公司遵义市红花岗区分公司营业执照证明,分公司成立于2018年9月28日,负责人向英。
22.调取证据通知书及调取的材料证明,汇福公司自2018年7月1日起至9月30日止,纳税为空。贵州汇福怡邻大健康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法人孙光贵,税款所属期自2018年7月1日至2018年9月30日止,纳税为空。
23.法定代表人信息,企业、个体工商户住所(经营场所)登记表,股东(发起人)出资情况,贵州汇福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股东会决议证明,贵州汇福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住所(经营场所)位于贵州省遵义市红花岗区智慧名城三期D栋2-9-1号房。法定代表人为王峰,王某5出资1190万元(占70%股权),程泽会出资510万元(占30%股权)。
24.贵州汇福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章程证明,贵州汇福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住所:贵州省遵义市红花岗区智慧名城二期D栋2-9-1号房。王峰担任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公司由王某5、程泽会共同出资成立,注册资本为人民币1700万元。
25.代持股份协议证明,沈渝丁委托王某2代为持有七福宝公司的全部股份。
26.商品房租赁合同、交付标准约定、C栋(SOHO办公)产权平面图、不动产权证复印件证明,2018年8月3日,吴某1、万丽丽与王新签订租赁合同,将遵义市“侨龙财智国际”C栋17层1-21号房产(产权人为吴某1)租给王峰用于办公,租赁期自2018年10月3日起至2023年10月2日止,保证金869108元,每月租金为51124元。
27.交易信息证明,2019年1月8日,吴某1转账1175855元至赫章县公安局。
28.七福宝公司收支情况证明,2017年5月至2018年11月30日,收入合计152,323,984元,支出合计156,730,536.32元,亏损4,406,552.32元。
29.七福宝公司员工材料、通讯录、公司文件、制度材料证明,2017年12月31日,向英、王继杰、刘某4、周飞豪就投资成立七福宝公司遵义市红花岗区智慧城市居养大数据中心达成协议。2018年七福宝公司数据中心事业部张廷军负责:(1)公司的后台系统开发跟进、日常维护;(2)会员报单、工资提现、福币充值及相关客服处理;(3)市场运营指导、涉及到本身工作范围内的投诉处理;(4)负责全公司的系统设计及制作的跟进工作,负责全公司的日常运营管理。张某2负责:(1)负责商城运营、产品采购、定价、上下架,网站后台维护、商城订单处理及商品物流等工作;(2)负责第三方商家入网的对接工作,制定具体的入网标准及推广方案;(3)相关地面推广活动的组织管理等工作。赵晓红工作安排:(1)当日进出流水,由赵晓红制表并与张廷军核对无误后,交王新签字入总账;(2)公司任意形式的采购,必须由经手人书面报告,经张廷军审核后执行,并报赵晓红进行财务入账,当日收支,当日入账。汇福公司2018年10月19日公告,魏道、方一均、刘志刚、邹钦、杨忠凤、廖某、龙召文、周林、尚华敏、李某3、宋慧娟、刘仪、刘启燕、郑翔鸿、朱喜平、周应国已离职或被解聘。教培部吴乐武于2018年10月11日入职,行政事业部副总裁喻某于2018年9月入职,大健康事业部总监孙光贵于2018年8月入职,数据中心事业部祖朝辉于2018年10月8日入职。汇福公司住所贵州省遵义市南部新区东侧侨龙财智国际C栋17层1-5号物业,注册资本4000万元,成立于2018年8月10日。孙光贵是汇福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股东孙光贵认缴出资额2800万元,股东付某1认缴出资额1200万元。
30.宋德莉2017年度工作总结证明,宋德莉于2017年9月29日进入七福宝公司,是义工部管理人员,通过了解和熟悉七福宝公司企业文化、义工奖金制度和数据中心的推广以及数据中心建设服务融入了公司。在四个多月的时间里,与他人共同创造了六七千名的义工团队,成功签约四十余家数据中心。
31.机动车信息证明,宋德莉名下有一辆梅赛德斯-奔驰牌小型汽车,号牌贵A×××××,车辆型号FA6500,车辆识别代号LB1WA5885A8005629,发动机型号272924。
32.赵乃洪年度工作总结证明,赵乃洪负责七福宝公司兼职义工收单、激活义工号、对各部门收支进行存档、公司报税等。
33.财务流水清单证明,三月份支出合计2,049,301.67元。
34.取保候审决定书、保证书、被取保候审人义务告知书证明,蒋小龙于2018年12月20日被赫章县公安局取保候审。
35.发还物品清单证明,赫章县公安局于2018年12月20日将黑色苹果手机、黑色华为荣耀10手机发还蒋小龙。
36.查封决定书证明,2018年12月19日查封了域网公司前台大厅办公室(前台大厅、总经理办公室、财务室等)、域网科技技术部办公室。
37.银行凭证、交易短信截图及建行电子回单图片证明,蒋小龙于2018年12月28日汇款252,000元到赫章县公安局账户;2019年3月18日,龙菲向赫章县公安局转账250,000元;2019年4月10日,周益(蒋小龙之妻)汇款50,000元到赫章县公安局账户。
38.赵某4出具的说明证明,赵某4与陈萍系母女关系,2017年,陈萍用赵某4的身份证办理1张工商银行卡,卡号62×××76,该卡一直是陈萍使用。
39.中国农业银行进账单证明,陈某7(陈萍之弟)于2019年3月29日转账256400元到赫章县公安局账户。
40.七福宝公司任职文件证明,公司经理办成员为王新、张某12、张廷军、王某2、罗某3等人,任命张某12为副总经理,主管消费养老事业部;任命张廷军为副总经理,主管金融事业部。
41.七福宝公司任命书证明,2018年4月3日任命李永科为七福宝公司遵义市凤冈县智慧居家养老数据服务中心负责人。
42.汇福公司关于调整居家养老服务人员薪酬系统的公告证明,(1)于2018年12月1日关闭现行的居养服务人员薪酬系统,启用新的薪酬制度;(2)原有系统中的注册用户平移至新系统;(3)原系统平移的服务人员,进入新系统不再支付费用,且享受新制度对应的奖金报酬;(4)原系统平移至新系统的账户后台使用现金充值的福宝积分将从2019年3月1日起,从新系统启动后万分之五返现,返现完毕后系统将不再接受积分充值,原系统当中获得赠送及折算三倍的福宝积分将不再返现,全部用于公司系统内购买产品或购买服务使用;(5)在原系统当中已经完成一推三的账户,平移到新系统后,直接参与系统加权分红以及享受对应的业绩收益;(6)原有系统的作废账户将统一平移至新系统,但需完成新增一单业务的销售激活所有权益;(7)对于2018年9月1日起已经完成新增一单的服务人员,公司将在新系统给其增开一个账户;(8)所有进入新系统的用户将按照T+1结算支付方式进行结算支付。
43.汇福公司市场问题及回复证明,系统平移用户是原网体结构加上推荐关系、推荐时间,原系统10层以内的会员所有账号平移到新系统的网体结构都不会变。因公司从5月至9月已负债500多万,故所有提现或未提现的工资包括福宝提现数据全部清零,不再发放,公司将按照账面提现金额新增一个单的补贴,进入新的收益分红体系。平移新增会员到新系统,新增那个账号直接进入到分红体系和奖金体系,享受所有权益。原先七福宝股权交易系统平移到汇福股权。老系统平移过来的1推3,再直推有直推奖。原1推4的这单,平移到新系统,新增的一单给予分红但是第一单直推奖没有;另赠送个人名下一单,激活参与分红,第一单不享受直推奖。
44.七福宝公司关于针对近期佣金及系统整顿公告证明,七福宝公司从2018年9月1日起,七福宝公司将关闭系统至2018年10月15日,关闭系统期间停算任意级别的薪酬;之前所有未支付的薪酬,以1:3折合为福宝积分平移至福宝账户,福宝账户从2018年10月15日起,福宝每日释放现金为万分之五,针对各地数据中心(含筹建处),进行运营强化培训及市场运营工作指导,切实拉开各级数据中心的运营工作,正式启用“贵州汇福怡养健康养老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名称,所有数据中心办理证照进行名称变更。七福宝公司新制度将于2018年10月15日正式上线实行,具体的制度要求,将在2018年9月10日下发。
45.七福宝公司通告证明,(1)数据中心事业部祖朝辉整理完善2018年数据中心的相关制度、文件、报告、协议合同、数据中心的落地运营方案及时间节点安排计划等,从筹建处到落地运营的整体方案,整理完善2017年数据中心事业部的整体运营情况的详细工作汇报;(2)义工事业部宋德莉整理完善2018年义工事业部市场运营的相关制度、协议合同、市场运营管理方案、义工事业培训方案计划、义工公益活动的组织策划等全年运营计划及增员方案时间节点等,整理完善2017年义工事业部的整体运营情况的详细工作汇报;(3)网络事业部张廷军整理2018年网络系统开发、系统对接、系统具体展示板块的分类计划等、数字化设备的采购及系统对接、针对数据中心的教培及运营指导方案需新增系统的开发及进度时间节点计划、针对居家养老需新增数字化设备的采购计划系统维护等具体的整体方案,整理完善2017年网络事业部的整体运营情况的详细工作汇报。
46.贵州域网服务器租用合同证明,2017年6月21日,七福宝公司由张廷军作为联系人与贵州域网公司法人代表蒋小龙协商签订服务器租用合同及相关服务内容。
47.承诺书证明,宋垒刚是安顺西秀区数据中心负责人,承诺在2018年8月31日至10月15日前,完成家庭入网50户,对接商户30家,发展义工100人;王继杰是遵义市红花岗区数据中心负责人,承诺在2018年8月31日至10月15日前,完成家庭入网100户,对接商户100家,发展义工100人;李永科是遵义市凤冈数据中心负责人,承诺在2018年8月31日至10月15日前,完成家庭入网104户,对接商户60家,发展义工3人。
48.贵州汇福怡邻大健康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章程证明,股东孙光贵认缴出资额2800万元,股东付某1认缴出资额1200万元。
49.开户许可证证明,贵州汇福怡养健康养老发展有限公司于2018年8月15日准予开立基本存款账户,法定代表人为王继杰;贵州汇福怡邻大健康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于2018年8月22日准予开立基本存款账户,法定代表人为孙光贵。
50.七福宝公司关于公司组织架构及人事调动任免文件证明,2018年1月10日起,祖朝辉为七福宝公司数据中心事业部总经理,张廷军为七福宝公司网络事业部总经理,宋德莉为七福宝公司义工事业部总经理,赵乃洪为七福宝公司财务中心总经理;七福宝公司总裁办成员为王新、祖朝辉、张廷军、宋德莉、赵乃洪等人;调动苟元万(讲师)到义工事业部,廖某(技术后台)到网络事业部(分管车服公司后台)。2018年3月5日起,王新为七福宝公司董事长,祖朝辉为七福宝公司副总裁(主管数据中心事业部),张廷军为七福宝公司副总裁(主管网络事业部),宋德莉为七福宝公司副总裁(主管义工事业部),赵乃洪为七福宝公司财务中心总经理,廖某为网络事业部主管,苟元万为义工事业部经理(督导导师)。
51.向英自书材料证明,梁道国、梁灿2017年11月到遵义向她推广介绍七福宝公司营利的产品“稳稳卡”APP,在梁道国、梁灿指导下注册了“稳稳卡”。一周后,梁灿再次来访介绍推广七福宝公司,她信以为真,拿王继杰的身份证复印件办理分公司登记并交了1万元保证。2018年4月底,王新来督促办理分公司场地租用等事宜花费约36万,其中21万元由总公司支持,都有收据,分公司名为“红花岗数据服务中心”。她在七福宝公司APP分红三万余元,全部用于红花岗区数据服务中心的筹建,其余十二万余元由她筹资,2018年6月办理了分公司营业执照后未有一个月就被注销,她的个人资金因此也是亏损,会员都是梁灿挂在她和王继杰名下。2018年6月,梁灿以支持红花岗区数据中心日常开支为由,将七福宝公司一个会员账号liangdouguo03记入她名下,账号上显示金额四万余元,但事实上不能取现,据公司同事说梁灿共有七个这样的账号。2018年7月,七福宝公司有违规操作被工商总局罚款,王新以3个月内不能开设新的分公司为由,要求她和王继杰代持股人和法人,并许诺一年内帮向英、王继杰销售几十万鞋子批发给公司各地的几万公司会员。2018年8月至9月,她和王继杰办理“汇福怡养健康养老产业发展有限公司”营业执照,和财务人员一起进行了税务登记,到建设银行开办对公账号,然后按照王新要求办理了一系列手续,最后将她和王继杰的身份证复印件、公章等交给了赵乃洪和喻某,喻某将七福宝公司的分公司变更为了汇福怡养公司的分公司,同样代持法人和股份人的还有汇福怡邻的孙诗博和付某1以及汇福集团的其他人。她和王继杰实际并未参与经营七福宝公司和汇福集团公司,只是做“日间照理服务中心”的社区入住工作,未领取过七福宝公司或汇福集团的工资。
52.祖朝辉年度工作总结证明,祖朝辉自入职公司以来,在团队推荐和公司整体发展过程中,陆续签约各级数据中心42家,包括广东省、湖南省、四川省、内蒙古、浙江已启动,贵州省内已覆盖过半。所有签约的数据中心保证金全都已支付。对已签约的数据中心建立群管理,每天在群里与群成员互动,完成基础培训和引导,传达公司要求和工资计划安排,形成有效沟通和信息传递。
53.祖朝辉自书材料证明,祖朝辉是2017年10月21日经朋友介绍加入七福宝公司,认为七福宝公司智慧居家养老的管理模式和经营系统很有市场推广价值,七福宝公司董事长王新让他负责智慧居家养老的相关工作,公司养老系统分为前端移动互联网应用系统、智能产品的物联网系统及后端管理系统。自来到公司,公司陆续签约了贵州省内各地的居家养老数据服务中心,祖朝辉一直负责接待讲解系统和落地运营方案。2018年春节后,公司明确居家养老数据中心落地服务运营为根本的发展规划,对公司发展中出问题也有所了解,2017年11月至2018年4月,七福宝公司签约50多家数据服务中心,这期间祖朝辉主要负责对前来了解的人讲解系统的服务功能和价值,同时也去各地养老数据中心筹备处,结合当地实际情况,向当地主管部门领导汇报工作,发现公司组建和落地运营存在的问题,向王新提出意见。2018年5月31日七福宝公司接受了贵州观山湖区工商和市场监督管理局和政法委的介入调查并作出处理,因有遵义红花岗区数据中心向英、王继杰、安顺数据中心宋垒刚、道真数据中心朱美琳、务川数据中心文值娟、凯里数据中心杨超、何昌州等对他工作的支持和认可,他没有离开公司。特别是从2018年10月他驻点遵义红花岗区数据中心,通过多次和民政部门、社区领导汇报工作,得到民政部和社区对公司居家养老系统管理和运营方案的认同,先后得到政府关注和支持的还有安顺数据服务中心、凤冈数据中心、印江数据中心。
54.七福宝公司内部股权协议书证明,七福宝公司通过转让50万股股权给乙方代持,乙方需支付5万元股权出让款,并持续在七福宝公司或公司驻外办事处工作3年以上。若离职公司,不允许将股份带走,工作满3年按0.1元/股回购股份,工作满5年按0.5元/股回购,工作满10年按1.5元/股回购。乙方须将由将所从事的“华大云镜”业务在七福宝公司APP平台推广,产生收益的20%支付给七福宝公司,乙方必须按月向七福宝公司申报业务收益的财务报表,并向甲方支付总收益的20%。此作为接受甲方股权的条件。七福宝公司必须将乙方从事的“华大云镜”项目整理编制进甲方企业会员手机专属app,进行展示推广,相关的文档、图片等由乙方提供。
55.七福宝公司书面材料证明,2018年5月30日七福宝公司被政府清查整顿,在这期间七福宝公司完成了六盘水、遵义红花岗区、务川、绥阳等多个数据中心的设备安装及系统调试,同时完成了播州区筹备处的组建开业、习水中心、汇川区中心的筹备开业,并顺利完成了6月7日的第六届公益日活动,广东、广西、四川、贵州、山东、河南、山东等很多的家人自发组织并实施了一系列的公益活动。南明区中心、惠水中心、红花岗中心、绥阳中心、务川中心、湄潭中心相继开展家庭入网、商家入网等工作,义工家人也积极支持了七福宝的工作,从义工个人家庭入网、义工自觉下载服务端并注册成为系统服务人员,帮助中心完成商家入网等工作,按照公司的应急规划,所有工作人员走下基层,帮助基层,所有工作人员分流到宿舍、数据中心、家庭当中,完成日常的运营及维护。所有可以落地的数据中心,全面启动商家入网、家庭入网、义工入网工作。在数据中心建设上,确定家庭入网总量达10万户,商户入网达2万家,义工服务端注册10万人次。
56.七福宝公司关于重组公司股权的推荐意见证明,七福宝公司注册成立于2015年7月7日,注册资金6,500万元,自2015年7月开始,七福宝公司先后投入资金193.5万元用于系统开发、行政支出、项目运营等。
57.七福宝公司关于配合政府完成企业经营整顿的相关重要事项通知证明,七福宝公司对于义工服务人员居间报酬制度进行调整,但未有实质性改变。
58.关于七福宝网络运营的意见证明,(1)利用微信群资源,由公司行政部负责设立一个微信群,本群专职用于针对会员、代理、分公司等的业务培训,参与群里业务培训的人员为七福宝的分销会员、代理、分公司人员,在群内发现涉及到非七福宝业务或不正确言论,直接剔除。部门主管人员必须将当日课程内容整理并将课程目录及主讲人员名字公布在群内,部门课程内容包括:部门业务知识培训、部门业务知识拓展培训、常见问题解答、业务疑难处理、行业知识培训、职业道德培训、企业文化宣传、励志交流等。(2)利用微信朋友圈资源,全公司所有人员每天应保持朋友圈发布或转发一篇以上的图文,内容包括:文章、图片、新闻、短语、公司业务宣传、部门业务宣传、个人情感交流、职业职场感悟、公司公布的公告通知等公开文件、七福宝微信公众号及文章、个人业务专属二维码、个人微信公众号等,保持七福宝公司业务及整体的团队气场在整个微信朋友圈得到广泛的传播。积极开展部门业务在朋友圈内的宣传。利用时下里全民微商体量的不断增加,学习使用多种微营销软件,积极扩展个人的人脉圈子。(3)利用微信公众号资源,设立公众号:七福宝(三级分销)微信公众号主要宣传七福宝业务板块中的三级分销,由于本公众号涉及到分销中心的后台系统,江瑜主要负责软文的制作及设计到公告通知类文件的发布,后台系统中的报单、结算、产品商城等由金融事业部张廷军、财务部王某2、物流采购部赵晓红负责人完成。七福宝分销平台(个人)主要宣传七福宝的分销业务、信消卡、消费养老业务等多个板块的业务。七福宝消费养老平台(个人)主要宣传消费养老业务。七福宝增值服务平台(个人)主要宣传七福宝会员增值服务板块的业务。七福宝文化平台(个人)主要宣传七福宝的文化、励志交流、七福宝的文化核心宣传等。(4)互联网平台资源利用,七福宝两个门户网站为七福宝积分官网和七福主会员购物网站。不含手机版商城及三级分销商城。七福宝网站及后台均由张廷军负责与域网科技的对接工作。
59.七福宝公司APP开发意见证明,兼职义工完成推荐3名会员,获得日薪及升级;按照原有的升降制度执行,修改为3,000元和1,200元两个档次,3,000元需要进行会员推荐,12,000元直接享受日薪,其他不变。在APP当中设立报单商品专区区域,会员购买某一特定产品就视为报单。3,000元报单成功的义工,享受充值及消费或者福币的权益。12,000元报单成功的义工,享受充值及充值个人代理端口的权益。
60.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证明,赫章县公安局于2018年4月16日受案,于2018年6月7日立案。
61.第一次充值会员的时间证明,苟元万等13人第一次充值的具体时间分别是,苟元万2017年7月29日、宋德莉2017年9月29日、胡伟群2017年10月22日、宋垒刚2017年9月29日、邬萍2017年10月16日、郑江xx2017年10月18日、李永科2017年10月25日、吴乐武2017年10月31日、晏华勇2017年12月2日、高彦娥2017年12月5日、孙光贵2017年12月13日、王继杰2018年1月25日、向英2018年4月25日。
62.七福宝公司—七福宝消费卡分销系统财富计划证明,设定循环消费连环复投自主创业系统方案,共设五轮循环,每届循环分五轮,共计25轮。以首轮为消费创业的起始,缴纳3,900元成为消费会员,享受推荐分销三级收益。七福宝消费商会五届循环消费财富系统:首届七福宝消费商;首轮不限人数,收入5万进入第二轮系统,以后每届均以三三复制,三级出局。第二届为七福宝见习创业会员,第三届为七福宝创业会员,第四届为七福宝成功会员,第五届为七福宝慈善家会员。
63.七福宝消费商生态系统—七福宝公司项目发展目标重点证明,王新为董事会成员,张廷军为金融事业部执行经理并参与三级分销运营,股东会成员有王新、张廷军等人。经理部成为七福宝公司第一届内部股权管理委员会,也是公司行政运营管理的决策中心,经理部成员有王新、张廷军等人。
64.七福宝公司大健康产业运营模式说明证明,会员完成消费1,200元成为消费会员;会员完成一名直接推荐奖励200现金积分,会员注册成功后,使用二维码扫码锁粉,锁定一个粉丝获20现金积分,积分可以购物消费(积分+现金)或提现万分之五;会员参与15次分红后系统自动清除,需重新消费1,200元进入下一轮;总业绩的分红标准按全国市场每新增销售数量达到要求则分红一次对应的分红工资;新增销售奖金按全国每新增一单业绩得10元奖金,按对应的分红次数的对应数字领取;会员获得二级会员消费分红按直接推销消费5%、间接推销也得5%;二级消费收益不受升级分红及出局限制,终生有效;会员未完成对应分红次数复消或新增业务单数的,停止分红出局;完成首轮分红即可升级为五星会员,可组分红团队,共享公司每天全球销售业绩总额5%的加权分红分红,但每月需保持复消一单1,200元产品;提现手续费为12%。
65.七福宝公司关于在全系统发起福宝冲抵的通知证明,义工工资提现未到账全部按提现金额的2倍进行福宝充值冲抵,冲抵福宝只充值到有工资的义工实名账户;2018年8月13号至19号暂停发放工资、返福宝。此次义工未到工资实行福宝冲抵、会员体系系统调整属强制执行条款,对于不执行的家人将暂停账户工资。2018年8月5日起陆续完成发放义工工资,在此期间,涉及个人收益支付的,公司将继续采取人工支付方式。
66.七福宝公司关于在全系统发起销售增量、家庭入网的通知证明,七福宝公司自2018年5月30被调查整顿,已通过人工、系统提现、银行转账等方式陆续完成7月7日前的结算支付工资。2018年7月30日至8月5日,系统内每个有效账户必须销售一套新增产品以助推公司的业务能力全面恢复,若不能完成则停止计发薪酬至完成销售任务为止。2018年8月1日至8日期间,日薪收益达400元的账户须直接向七福宝公司对公账户(账号:52×××12)缴纳2000元家庭入网费,在入网截止日期前没有缴纳入网费的账户将被关停,直至完成入网后恢复账号。缴费完成以后保留转款凭据,就近在所属地数据中心登记办理家庭入网手续,若所属地无数据中心,缴费完成以后保留转款凭据在本地数据中心建成后对接家庭入网手续。
67.报单系统模式说明证明,平台分为分为总平台、报单中心、会员、普通用户四层结构。会员消费1,200元成为消费会员,完成推荐2名消费会员成为健康大使享受全国业绩分红收益。会员参与分红次数每满15次需重新消费1,200元进入第二轮考核直推业绩。全国市场新增销售达到对应的数字则分红一次对应的分红工资,并得10元奖金,按对应的分红次数的对应数字奖励,达到对应的分红次数,则需要复消或推荐他人消费满对应的单数。会员未完成本轮复消的,停止分红出局。全部采取线上报单,系统支付,升级星级会员,享受对应消费折扣及现金积分,每个县(社区)设定一个报单中心,需申请人在当地成立专卖店代理,报单中心当月新增业绩超300单可得每单10元的补贴,报单中心享受专卖店产品销售总额的销售收益,专卖店以合伙方案执行。
68.七福宝公司关于转换居养服务人员为分红股东的市场运营执行方案证明,调整原有居养服务人员计酬模式为集福宝分红股东模式;系统调整改版时间为2018年9月1日至10月15日;原有系统当中保留兼职服务人员收益为120元/天、小组创始人收益为400元/天,原有系统将通过新增1单激活账户;原有团队创始人至精英义工级别调整为分红股东级别,取消爱心大使、爱心总裁两级;居养服务人员完成3单销售业绩享受3年内升级制度至升级恢复。招募集福宝股东在集福宝商城福粉消费专区消费满3,000元成为公司消费会员;60天内帮助公司销售3套礼包产品,成为公司居间居家养老服务人员得120元/天薪酬(扣除费用后,实际收益约72元/月),完成12套产品销售升级达到小组长标准得400元/天薪酬(扣除费用后,实际收益约5080元/月);小组长必须在90天内完成升级成为分红股东,如90天内未完成则保留账户停止薪酬至升级为分红股东为止。居养服务人员完成消费3,000元产品后获得福宝积分礼金,礼金可换购产品,福宝积分进入个人积分账户每天可返现万分之五;自升级成为分红股东,享受对应的升级加权分红,升级享受消费折扣及福宝积分赠送,累计加权分红满27万即退出分红系统,个人提现手续费为10%,个税自行缴纳。福宝礼会积分可以使用于整个集团公司系统,也可以使用于线下活动,系统采取全线上支付,提现T+1到账。办理成为七福云商居养型兼职会员,需一次性投入费用2,700元。
69.七福宝公司任职文件证明,2016年10月12日由王新签发,七福宝公司设立消费养老事业部、发展事业部(金融事业部)、网络事业部、行政事业部、财务部、经理部。组建公司经理办成员为王新、张廷军等人,任命张廷军为副经理配合发展事业部(金融事业部)工作。
70.七福宝公司关于针对近期佣金及系统整顿公告证明,公司将从2018年9月1日至10月15日关闭系统,对原来的制度进行整体升级改制,期间停算任意级别的薪酬;2018年9月1日前所有未支付的薪酬以1:3的比例折合为福宝积分全部平移至福宝账户,福宝账户可以从2018年10月15日起提现,福宝每日可提现积分的万分之五;2018年9月1日起,针对各地数据中心(含筹建处),进行运营强化培训及市场运营工作指导,切实开展运营工作;2018年9月1日起启用“汇福公司”名称,相应数据中心变更名称。
71.H5商城及报单系统证明,商城积分与原来七福宝公司所有系统互通,积分分为消费积分、现金积分,除现金积分仅能返现外,所有积分均可以购物、兑换产品或服务。系统结构分为总平台(公司)、报单中心(数据中心)、会员(支付订单消费注册的)、普通用户(扫码注册锁定但未消费的)四层。会员消费1,200元成为消费会员;会员完成一名直接推荐奖励200现金积分,会员注册成功后,使用二维码扫码锁粉,锁定一个粉丝获20现金积分,积分可以购物消费(积分+现金)或提现万分之五;会员参与15次分红后系统自动清除,需重新消费1,200元进入下一轮;总业绩的分红标准按全国市场每新增销售数量达到要求则分红一次对应的分红工资;新增销售奖金按全国每新增一单业绩得10元奖金,按对应的分红次数的对应数字领取;会员获得二级会员消费分红按直接推销消费5%、间接推销也得5%;二级消费收益不受升级分红及出局限制,终生有效;会员未完成对应分红次数复消或新增业务单数的,停止分红出局;完成首轮分红即可升级为五星会员,可组分红团队,共享公司每天全球销售业绩总额10%的加权分红,但每月需保持复消一单1,200元产品,加权分红每日结算支付,当日分红业绩当日结算清零;提现手续费为12%;全部采取线上报单,系统支付。个人需完成推荐100名有效注册会员可申请报单中心,报单中心、数据中心完成直接推荐人数达50名可申请开通报单中心端口,报单中心新增业绩每月100单以上可得每单20元补贴。
72.七福宝公司工资表证明,2018年9月至10月,董事长王新底薪3,500元、岗位工资1,200元、工龄工资100元、补贴900元,每月工资合计6,100元;数据中心事业部总经理祖朝辉底薪2,800元、岗位工资800元、工龄工资300元、补贴700元,每月工资合计4,600元;网络事业部总经理张廷军底薪2,800元、岗位工资800元、工龄工资500元、补贴700元,每月工资合计4,800元;财务中心经理赵乃洪底薪2,600元、岗位工资700元、工龄工资400元、补贴500元,每月工资合计4,200元;教培事业部经理宋德莉底薪2,600元、工龄工资300元,每月工资合计2,900元;教培事业部经理苟元万,底薪2,600元、工龄工资300元,每月工资合计2,900元。
73.七福宝公司已拨款安装大屏的数据中心名单证明,王继杰负责的红花岗区数据中心拨款15万,已安装大屏、办理营业执照、参加培训;宋垒刚负责的红花岗区数据中心拨款6万,已安装大屏、办理营业执照、参加培训;李永科负责的凤冈数据中心已安装大屏、办理营业执照、未参加培训。
74.七福宝公司项目说明讲解证明,创业义工可通过在平台消费获得等额福宝积分,每日可提现万分之五;个人家庭按制度办理入网获得对应服务,推荐家庭入网得每户入网费用的奖励;推荐企业得企业项目在平台运营的收益;推荐产品得产品在平台销售的收益;推荐3名义工获得连续3年每日薪酬;推荐商户得系统内家庭及义工消费流水的收益;成为义工得完成系统内服务任务的收益;通过系统内义工推荐成为义工,在平台消费3,000元,前10万人获赠公司1,000期权股,在商城义工商品自选区领取3,000元产品,获赠3,000个等额的福宝积分,获得义工权益。
75.七福宝公司业务板块发展规划证明,七福宝公司依托建设全国居家养老数据中心及发展兼职会员,将整个战略发展规划的业务板块确定为义工系统、创业系统、居家养老系统、消费系统、公益系统、支付结算系统、产业系统、联合资源系统、一卡通系统、积分系统、联盟战略系统。公司计划十年内实现2亿七福宝居养型兼职义工平台建设,建设1,000家居家养老数据服务中心、配套建设10,000家社区医疗连锁服务机构、1,000家金融保险连锁服务机构、10,000家旅游连锁服务机构,建设5,000个居家养老休闲度假基地、100家特色农场、34所老年大学,完成全国数据中心会员入网用户总量3亿、入网服务家庭3.4亿户,完成第三方产业联盟1,000万家,扶持5,000位优秀的七福宝企业会员创业,设立全国首个家庭会员制养老基金会。
76.“集福宝”游戏规则证明,福宝可通过充值、购物消费、参与活动、社区打赏、积分票据兑换、推荐其他用户获得。会员账户福宝每日按照总量的0.05%转化为现金存入个人现金账户,存满100元即可提现,收取13%手续费、1%系统维护捐助费。福宝可用于线上线下消费购物、兑换指定服务或产品、参与藏宝互动游戏、参与平台游戏竞赛获得奖品、平台交易区出售、进行打赏、参与平台组织实施的系列活动。
77.七福宝公司收支情况表证明,2017年5月至2018年11月30日,七福宝公司收入合计152,323,984元,支出合计156,770,536.32元,亏损446,552.32元。账号总数50,769个,单个账号投资3,000元,总投资156,279,000元,佣金提现金额130,511,700元,福宝提现金额2,237,028.64元,购买产品金额152,307,000元,欠款7,621,342.64元。会员实名欠款61,820,231.88元,未实名会员欠款3,690,000元,会员欠款合计65,510,231.88元,多付会员金额69,441,574.52元。2017年5月至2018年11月15日公司会员总收入(会员账号49,850,单个金额3,000元)149,550,000元,福宝充值收入1,000,000元,收入合计150,550,000元。2017年8月到11月15日福宝打款2,259,324.44元,2017年5月至2018年11月4日打款金额121,436,747.56元,pos机刷卡手续费270,000元,2017年5月至2018年11月15日产品支出12,187,530元,提点支出1,996,710元,总支出138,150,312元,结余12,399,688元。
78.七福宝公司数据中心合作协议证明,七福宝公司由祖朝辉代理,分别与江西省智慧居养数据服务中心负责人李永科、遵义市红花岗区居家养老数据中心负责人王继杰签订合作协议。协议主要内容是,七福宝公司负责项目平台的整体运营管理及系统后台服务工作,进行市场运营指导、培训,审核合作客户资格资质,管理数据中心数据的对接交换信息处理及使用审核等事项。王继杰在协议签订时向七福宝公司支付保证金1万元,负责开发拓展、维护和接洽全国各地的市场工作,配合七福宝公司进行市场运营指导、培训,发展七福宝义工入网、培训,对所辖区域内所有县区级数据中心的信息处理和服务管理,负责对应的培训和指导工作。接受七福宝公司的管理、调动,参与其他数据中心的运营活动以及甲方发起的活动。协议签订当年至少须在辖区内签约挂牌第三方联盟商家300家,安装相应的设备(含POS机终端、专属APP等)50个,协议签订15日内,王继杰须完成数据中心筹建处办公职场并挂牌运营,在数据中心筹建处,成立后15个月内,须招500名创业义工(公司考核80%为达标),同时签定服务联盟商家300家(公司考核50%为达标,必须包括有医疗、保健、家政服务公司或机构的合作协议),还要至少发展兼职义工会员500名、家庭入网会员5,000户。七福宝公司与江西省智慧居养数据服务中心负责人李永科签订的协议内容除未交保证金外,其余与上述协议主要内容基本一致。
79.交易明细证明,户名分别为赵乃洪、王新、张廷军、七福宝公司的账户与户名为蒋小龙的账户交易合计1,226,600元。
80.域网公司信息查询、税务登记证、申报明细、营业执照证明,域网公司办公地位于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花果园彭家湾花果园项目M区第1栋(1)1单元30层16号,银行账号17×××06(城市商业银行,一般存款账户)、851900030410506(招商银行,基本存款账户),经营范围是网络技术服务、服务器托管、网页制作、计算机软硬件研发及销售。蒋小龙是域网公司法定代表人,公司注册资本100万,蒋小龙占34.0%,蒋某2、魏某各占33.0%。域网公司从2017年8月至2019年7月纳税正常申报。
81.毕节市七星关区杨家湾二中说明证明,晏华勇于2003年10月杨家湾中心校分配调入杨家湾二中校工作,至2018年12月18日属于在职在编教师。
82.账户资金情况证明,赫章县公安局经侦大队扣押王新等人在七福宝公司、贵州省汇福怡养健康养老产业发展有限公司、贵州汇福怡邻大健康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浙江意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银盛支付服务股份有限公司的公司账户资金合计7,299,240.93元。
83.遵义市凤冈县司法局出具的证明载明,李永科因犯滥伐林木罪于2016年11月29日至2017年11月28日在凤冈县司法局石径司法所服刑。
84.毕节市教育局、毕节市计划委员会、毕节市劳动人事局文件、年度考核登记表证明,晏华勇任职教师的相关文件信息。
85.证人李某1的证言证明,2017年12月,朋友郑开友给她介绍七福宝公司是做居家养老的,交3000元成为公司义工,就可以发展人,还喊去公司听课,推广义工3人就能得报酬。她下载过七福宝的APP,去公司听过两次课,都是苟元万给讲课。她后来发展了李梅香、陆碧英两个义工,当时她带二人去交钱,然后带去听课。她七福宝公司总共提现过2万元,她的七福宝账号是YZ999999,密码是990660。郑江xx和郑开友都是在七福宝公司上班。
86.证人朱某1的证言证明,2017年11月,他妻子宋某去七福宝公司了解公司情况,回来说只需推荐3个人到七福宝公司就能领每月882至926元钱不等的3年工资,推荐发展得越多工资越高。后来他和宋某去七福宝公司后,是苟元万在讲课,一天讲两节课,上课主要介绍公司基本情况、讲运营模式。公司运营模式是成为义工后,发展推荐人加入公司,公司分为A区和B区,两个区的人数达到6:6时,日工资400元,提现能得三百余元,人数达到20:20时,日工资600元,提现能得五百余元,人数达到40:40时,日工资1080元,提现能得九百余元,人数达到80:80时,日工资2000元,提现能得一千余元,后面他记不清了。他交了3000元注册了会员义工,购买了杜仲雄花晶,但他认为这些杜仲雄花晶只值四五百元。他的上线宋某,下线是朱军、周窖明,他按照苟元万上课时说的那样给朱军、周窖明介绍七福宝公司,然后一起去公司看,到公司后苟元万也给朱军、周窖明上课说公司的基本情况和经营模式,然后朱军、周窖明就购买产品成为会员了,成为他的下线。他是80:80的那个层级,在七福宝公司提现了五万余元,在2018年2月和七福宝公司签订了关于在开阳县建设数据中心的合同,但因七福宝公司被工商局查封就没有整了,宋某说她的上线叫向勇。
87.证人宋某的证言证明,2017年11月初,向勇的朋友杨江敏向她介绍七福宝公司是做居家养老的。第二天她和杨江敏、向勇、吴静、严易学一起去贵阳七福宝公司,当时公司人很多,公司总经理祖朝辉对她说加入公司要上课,介绍公司的情况、发展方向,要在全国各地成立县区级数据中心服务老人,还有运营模式是交3000元成为会员购买产品,就得到一份产品,她当时得的是冬虫夏草,如果再介绍3个人购买产品,公司每天就给120元广告费,扣除手续费后是108元,累计A、B两个区人数发展到6:6时每天得400元,发展到20:20时每天得648元,发展到40:40时每天得1080元。后来他们就各自交了3000元钱注册成为公司会员义工购买了一套产品,得到的产品冬虫夏草价值不到一千元。她的上线是向勇,下线是吴静、朱某1、洪英、朱秀梅、余元江、杨廷琼、李正华、钟春荣、蒋道慧,向勇的上线是杨江敏,汪朝刚、王茜是向勇下线。她在七福宝公司提现了六七万元,她的七福宝账号是SGM2423,七福宝层级大概是五百多比一千多。2018年4月她在贵阳参与过一个公司的新闻发布会,5月参加了贵阳举办的数博会,七福宝公司董事长是王新,祖朝辉是总经理,张廷军是网络技术,苟元万是公司宣传讲课的,赵乃洪在公司是做什么的不清楚。她没有以公司名义去办过活动,只是和喻明刚、李正华、余元江、王茜、蒋明镜、汪朝刚、钟春荣买米、油去开阳县的三家养老院看望老人,宣称是做居家养老的。
88.证人王某1的证言证明,她和宋垒刚是同学,2018年初在安顺同学聚会,当时总共有七八个同学参加。宋垒刚同时给他们七八个同学介绍七福宝公司的智慧居家养老,说公司有一个平台,通过居家养老系统就可以帮助老人不用住养老院,年轻人也轻松许多,宋垒刚还说至少消费3000元,可以选择产品,她当天就付给宋垒刚3000元,她选的产品是毛衣链、玉石。之后的一段时间,宋垒刚打电话询问了她的身份证号码、银行卡号,说公司可能有钱给她提现,有钱提现的具体原因她不清楚。她在公司提现三次,第一二次每次都提了七百多块,第三次没有到账。她在公司总共就只消费三千元,宋垒刚拉她加入过七福宝公司的微信群,群里有关于七福宝公司文件之类的东西,因群里面人太多,发的信息也多太吵,她很早就退群了。
89.证人刘某1的证言证明,宋垒刚是她的前夫,宋垒刚以前是开修理厂的,最近一年宋垒刚跟着宋德莉做养老的一个项目。宋垒刚在安顺西秀区凤凰山建立了七福宝公司的分中心。七福宝公司的相关情况宋垒刚跟她说过居家养老的项目,具体是干什么的她不知道,后来宋垒刚拿她的身份证注册成为七福宝公司的义工,进行提现这些都是宋垒刚自己操作的。
90.证人蒋某1的证言证明,宋垒刚原名叫宋德刚,她和宋垒刚是同学。2018年,经宋垒刚介绍加入七福宝公司注册成为会员。2018年初,宋垒刚在安顺邀约老同学吃饭,当时有王某1等八九个同学参加,在饭桌上,宋垒刚介绍一个居家养老项目,专门服务老年人,当时她感觉这个项目还可以。一星期过后,宋垒刚打电话让她加入七福宝公司,交3000元成为七福宝公司的义工,每天可以领取工资,以后在西秀区建立数据分中心后,可以在安顺上班。过了一个月左右,宋垒刚又打电话给她让她加入公司,她犹豫不决,宋垒刚就带她去贵阳观山湖区总公司参观了解。到总公司后她,看到公司证件齐全,宋垒刚还带她去听课。当时讲课的是大概四十岁的男人,听课的有十余人,讲课主要讲如何成为义工,发展的义工越多工资就越多,当时她旁边的一个人对她说这个工作主要就是发展下线。回到安顺后,她交3000元给宋垒刚注册成为会员义工后,又讲要发展三个下线才能领取工资,她又交9000元给宋垒刚注册了三个下线,之后每月能领1200元,但是公司扣费下来,实际领到手只有六百余元,领了两个月就没有了,宋垒刚说10月15日就恢复了。她注册会员共花21000元,通过微信转账给宋垒刚的。宋垒刚还在微信群转发一些七福宝公司的文件,鼓励去千聊听王新讲课,在安顺邀请了一些老年人和义工,在社区门口组织过一次活动,在台上宋垒刚介绍七福宝公司的相关情况如何服务老年人等,当时参加活动的有几十人,活动的内容有下象棋、唱歌、跳舞等。
91.证人晏某证言证明,晏华勇是她的亲弟弟。最近听父亲和弟媳陈某1说晏华勇加入了贵州七福宝公司,之前并不知道。她长期在外务工,2018年六七月份那段时间,她有事回家来,晏华勇就借过她身份证,至于借去干什么不清楚。她老公李平、女儿李阳、五妹晏华琴的身份证都是晏华勇借去用的,这些人都没有交过钱。
92.证人陈某1的证言证明,晏华勇与她是夫妻关系。2017年三四月份,七福宝公司的丁亚勇、刘清翠、吴乐武、范总等七八人到她家,给晏华勇和她介绍七福宝公司的居家养老,讲的内容是先交3000元成为七福宝公司义工,可以得1000元的股份,还可以选择冬虫夏草、杜仲雄花晶等公司礼品。这些人多次来家中对晏华勇进行宣传后,晏华勇就加入了七福宝公司,还去过一次公司。晏华勇用过她的身份证,如果她是七福宝公司会员的话就是晏华勇操作的,晏华勇在七福宝公司发展的下线有她、李平、晏某、陈晓星、高彦娥、李洋。这些下线除了高彦娥外,其他都是亲戚,买七福宝公司会员义工交的钱都是晏华勇自己在银行贷款交的。
93.证人张某1的证言证明,2017年七八月,吴乐武对他介绍七福宝公司居家养老的情况,说交3000元成为义工就可以去拖单服务,再推荐成功三个义工,就可以每天领钱,节假日、周末除外,领三年,每个月领八千余元。义工分A、B区,若A、B区人数为6:6,每天得120元,人数越多,领的钱就越多。当时他不相信吴乐武说的,就亲自去观山湖区七福宝公司总部,后来就转了3000元到七福宝公司账户上,吴乐武就帮他在手机下载了七福宝公司APP,教他在商城上买东西,交3000元得到1000股权证,10万的购物卡是在商城上购物的。他介绍的人有罗登英、吴文晰,当时他的下线有9人,他总的只提现二千元左右,都还亏,李永科和他在七星江银公司共事过,李永科是七福宝公司股东。
94.证人夏某的证言证明,2017年12月,经平安保险公司李秀平介绍认识了七福宝公司董事长王新。王新向他介绍七福宝公司是一家集消费养老服务运营管理、养老产业投资开发经营、养老用品硏发销售、电子商务于一体的复合型公司,未来养老这块很有发展前景,他就与王新商谈建立数据中心的合作事项。后来在李秀平的帮助下,2017年12月21日他通过微信转了3000元会员费给李秀平成为七福宝公司会员,经王新安排,当天和七福宝公司祖朝辉签订了县级(社区)数据中心合作协议,打算在贵阳市云岩区家数据中心。当时就通过银行卡(卡号:62×××99)交纳了5万元保证金给七福宝公司账户(账号:82×××21),后来为了在云岩区建设数据中心花费了420800元租房、装修等,但是数据中心至今尚未建成使用。为了完成建设数据中心协议中的指标要求,他以自己名义注册了174个账号,以家人朋友名义注册了27个账号,一共付给七福宝电子商务有限公司603000元。他交给七福宝公司的603000元都是自己的钱,是陆续通过微信转账、支付宝转账、银行转账或者转给李秀平帮忙转交。交钱之后是主要由宋德莉、李秀平二人处理注册激活账号等事宜,他在七福宝APP上提现395080元,这些钱不是一次提现到账的,有的时候提现几次都不能到账,最后累计好多笔才打到他的卡上,七福宝公司在2018年7月后就没有给他提现返利了。
七福宝公司宣传称缴纳3,000元成为公司会员后,在60天内必须向公司直推3个会员成为兼职义工,公司每天给120元工资,这工资在扣除50%的商城消费所得税、1%的慈善基金和9%的个人所得税、1,200元平台维护费后,每个月能得772元;当发展的人数达到A、B区6:6时成为小组创始人,工资400元/天,扣除费用后,每个月能得5,080元;当发展人数达到A、B区20:20时成为团队创始人,工资648元/天,扣除费用,每个月能得工资7,340.8元;此时在90天内必须上一星义工,否则工资停发,当发展人数达到A、B区40:40成为一星义工,工资1018元/天,扣除费用,每个月能得10,880元,后面记不清了,但发展的人数越多,得的钱就越多。
95.证人王某2的证言证明,他是王新的司机,2015年7月,王新成立七福宝公司,他到该公司给王新开车,一年后,王新把车卖了,安排他做后勤工作,2016年12月他离开七福宝公司。七福宝公司地址是贵阳市南明区花果园彭家湾,公司注册资金是6500万元,公司注册时法人是徐钛,公司股份王新占90%、沈渝丁占10%。后来公司法人变成了王新,王新把公司所占股份全转给赵乃洪,2016年的时候,他和沈逾丁签代持协议代持沈渝丁10%的股份。七福宝公司申请注册了“七福易购”网站,在网上拉商家入驻,帮商家搞宣传,线下与商家联盟。只要注册“七福易购”会员的用户,到联盟商家去消费就给折扣,运营模式主要是给“七福易购”会员用户办理一千余元消费卡在“七福易购”购买商品,购买商品获得积分,获得的积分就由七福宝公司给会员用户购买养老保险,公司通过办理消费卡营利,后来因为没有推广成功就转变了经营方向。“七福易购”平台上面有家电、服装、日常用品。
96.证人余某1的证言证明,2018年3月,他到七福宝公司应聘后在业务部工作,与林某2、宋娟、秦月园主要负责在公司网站上管理商品上下架和发货。七福宝公司董事长是王总、总裁是魏总,公司设有业务部、财政部、人事部、数据中心,罗经理负责业务部,赵经理负责财政部,他表哥张某2和另外一个张经理负责人事部。公司财政部有3名员工,平时负责发公司员工工资和给公司会员打款;人事部有3名员工,负责购买办公用具、广告宣传等业务;数据中心在外面有很多分点,具体业务不清楚。他在七福宝公司上班期间估计有二万多个公司会员,他发过货给二三千个会员,一般是用他自己的手机和电脑发货,发的货物是从阿里巴巴网站上来的,会员向公司下单,公司就让阿里巴巴商家发货给会员,公司从中赚取差价,从他这里发货出去赚的钱有十多万元。他去七福宝公司上了几个月的班就感觉这是一个网络传销公司,但因没有其他工作做只能继续上班。
97.证人付某1证言证明,2018年8月至10月,她经张敏介绍后在七福宝公司分公司汇福怡邻大健康公司上班,开始在贵阳,后来公司搬去遵义市播州区她就没去上班了。当时张敏还推荐公司的产品,购买产品不但可以得到服务,还可以免费在公司学技术,只要介绍人到公司来购买产品,就可以得到回报。她在公司主要负责端茶送水搞接待、打扫卫生等,每月薪水是3000元,汇福怡邻公司王新是董事长,吴某2是出纳,薪水由吴某2支付。汇福怡邻公司是做健康产品的,为了给女儿治疗鼻炎,听张敏说要购买产品,需要技术服务,最少需购买1200元的产品,最多只能购买12000元的产品,张敏帮她注册了一个汇福怡邻公司会员,她购买了12000元的活力霜产品和治疗服务,钱是通过微信转给吴某2的。汇福的营业执照上她是公司股东,孙光贵是法人代表,但是她和孙光贵、王新在公司搬往遵义之前,签过协议,协议的内容是她和孙光贵帮王新代持汇福怡邻公司的股份,公司的所有运营、投资的钱、风险与她、孙光贵无关,协议是一式三份,王新、孙光贵和她一人一份,她的那一份在孙光贵那里。因为王新是黑户,在遵义不方便办理公司相关手续,她是遵义人,故由她和孙光贵代持股在遵义办事方便点,所有股份都是王新的。在去上班之前,孙光贵喊她参过汇福集团的一次公益活动,到遵义一家养老院给老年人送物资,当时一起去的人有杨江敏、孙光贵、向英等人。汇福怡邻大健康属于汇福集团,王新、祖朝辉、余某2是汇福集团公司的高层,王新是汇福集团公司董事长,七福宝公司就搬到了遵义并成立了汇福集团,其实七福宝公司和汇福集团就是一个公司。
98.证人吴某1的证言证明,遵义市红花岗区侨龙才智国际C栋17楼是他的房产,有一千多平方,2018年8月3日签合同租给了王峰,当时合同上约定租赁期为五年,王峰付给他869108元保证金,租赁期满后,如王峰未发生违约事项,他就将保证金返还给王峰;租赁价格按每平方米50元/月的租金,房产面积共1022.48平方米,所以每月租金为51124元,租金半年收取一次,当天他签完合同就走了,2018年8月3日当天他提供给王峰的建设银行卡(卡号:62×××35)收到赵乃洪(账户:62×××07)电汇的150000元,8月7日收到朱某3(账号:62×××20)转账的800000元、赵乃洪(账户:62×××07)电汇的225855元。这应该是王峰付的房租租赁保证金和半年租金,一共是1175855元,现在已经全部上交公安机关。王峰租来做什么具体他不清楚,只知道用来办公,王峰、王新一起做事情,王峰、王新应该是两兄弟,王峰的联系方式是187××××8288。
99.证人刘某2的证言证明,2018年二三月份,在朋友江某家玩,李菊就介绍七福宝公司,说七福宝公司是做居家养老,做好事的,若投钱在公司里面,就拥有公司原始股份,公司上市后就能分红,要每个人交3000元成为公司义工,然后又再推荐三个人加入公司,就可以领提成,李菊在毕节开了一家七福宝公司数据中心。她是2018年3月加入七福宝公司的,公司在毕节市里,是她朋友李菊推荐发展的,在毕节数据中心的办公室,有几个人介绍七福宝公司的情况,他们介绍的公司情况与李菊讲的一样。她先以她老公杨某2名义先交了3000元注册了七福宝公司会员,获得账户,60天内向公司推荐3人就可每天得120元工资,但因没有推荐就没得。之后她以自己名义买了12000元的股权,以她儿子杨某3名义买了6000元股权,钱是通过微信在江某家里分几次转给李菊的,她登录的账号就是手机号,登录网站叫集福宝。成为会员后,她用老公、儿子的身份信息加入贵州七福宝,安置成她的下线,在七福宝网站上她只提现过3000元,损失18000元。
100.证人江某的证言证明,她和李某8是以前做美容的时候认识的。2017年十一二月,李某8告诉她自己在做七福宝公司一个居家养老的项目,专门为老年人服务,喊她有兴趣可以了解一下。之后过了一段时间,李某8打电话约她到夜郎广场对面的一家休闲吧里见面,她到了后看到李某8、谢皓阳以及李某8的另外三个朋友在,李某8和谢皓阳就给她介绍七福宝公司交3000元买公司产品,产品包括杜仲雄花晶、毛衣链、冬虫夏草、茶叶等,然后就能成为七福宝公司义工,再推荐3个义工加入,可以领3年工资,每月能领810元,推荐的义工越多,拿到的工资越高,同时还送公司的股份。她就在休闲吧里通过微信转了3000元给李某8以她丈夫罗某1的名义买了1单。2018年3月,她和丈夫罗某1跟着李某8一起去了毕节的数据中心,到公司以后,李某8介绍了祖朝辉,然后祖朝辉就宣传七福宝公司,讲公司今后要成为上市公司,而且现在已经收购了五星农业。从毕节的数据中心回来她又转账12000元给李某8买了4单。后来李某8他们说如果她不再发展义工就要停发股权,后面招的义工也没有股权,所以她就按照李某8等人介绍七福宝公司的内容给刘某2、张某11、周某1、罗朝菊、李某2、余大菊说,然后去毕节数据中心考察过才加入成为七福宝公司的义工。刘某2、张某11、周训英、罗朝菊、李某2、余大菊都是在她家听李某8讲七福宝公司一推三模式的。她在七福宝公司提现五六千元,投进去的钱还亏很多。七福宝公司毕节数据中心是李某8办的,李菊的电话是151××××2248。
101.证人王景永的证言证明,他是通过微信名叫蓝色妖姬的好友介绍七福宝公司,并在2018年4月成为七福宝公司会员的。七福宝公司在贵阳市南明区,公司法人是王新。他和微信好友蓝色妖姬去贵阳看了七福宝公司的新闻发布会,然后蓝色妖姬将公司的运作模式发给他,只要在公司网站上向公司缴纳3000元注册成为普通会员,在60天内必须向公司直推3个会员成为兼职义工,公司每天给120元工资,这工资在扣除50%的商城消费所得税、1%慈善基金和9%个人所得税、1200元平台维护费后,每月能得772元;当发展的人数达到A、B区6:6时成为小组创始人,工资400元/天,扣除费用每月能得5080元;当发展人数达到A、B区20:20时成为团队创始人,工资648元/天,扣除费用每月能得工资7340.8元;此时在90天内必须上一星义工,否则工资停发,当发展人数达到A、B区40:40成为一星义工,工资1018元/天,扣除费用每月能得10880元;增加C区后,A、B、C区人数达到1500:1500:400时,成为爱心大使,工资189000元/月;当发展人数达到2700:2700:700时,成为爱心总裁封顶,工资27700元/月。当时因找不到发展的人,他就再交了12000元注册3个会员成为下线。七福宝公司分A、B、C三个团队,他属于B团队。他的七福宝账号昵称1j186,七福宝公司登录网站:××/,股权证号QF170127710040。他在七福宝网站上提现过8000元,其他的钱全部损失了。
102.证人陈某2的证言证明,他听妻子周某1说贵阳七福宝公司资产有几千万,是做养老的。大概在2018年5月他妻子周某1拿他的身份证在公司网站××上交了3000元注册会员,成为普通会员后,向公司直推3个会员成为兼职义工,每天可得120元工资,发展人数多得的钱就多。注册会员交费等所有的都是他妻子周某1操作的,周某1说投进去大概有一万余元,他不知是否营利。
103.证人谢某1的证言证明,他是2018年7月经李菊介绍成为七福宝公司会员的,公司法人是王新。李菊是七福宝公司毕节市七星关区数据中心负责人,李菊介绍说七福宝公司是做居家养老的,正筹备上市,现在出售原始股份,现在不买以后买不到了。他通过微信转了9000元给李菊,由李菊帮他注册会员和交费,现在获利700元还有3盒冬虫夏草的保健品,损失了8300元。
104.证人万某的证言证明,2018年10月经郝某和李菊介绍注册了七福宝公司会员,当时介绍说七福宝公司是一家居家养老公司,他不知道公司的法人、管理人是谁。他交给郝某现金13000元,由儿媳妇王卫提供身份证注册会员,他是郝某的下线,他对郝某的详细情况不清楚。期间他收到过七福宝公司提供的产品,是一种叫杜仲的补肾药,王卫得过400元返利,总的损失12600元人民币。
105.证人吉某1的证言证明,他是通过大桥村包村干部郝某介绍,在2018年07月加入七福宝公司会员的,公司地址方、法人等信息他不清楚。郝某介绍说七福宝公司有一个居家养老的项目特别好,他就交给郝某31000元,现在钱全部损失了。
106.证人靳某的证言证明,2018年5月底,他和朋友聊天时了解到七福宝公司,他通过微信交了12000元会员费给李菊,账号是李菊用他的身份证注册的,平时是李菊帮他操作。他获得2400元提现返利,损失了9600元。
107.证人刘某3的证言证明,2018年5月,她和朋友高燕聊天时了解到七福宝公司,高燕给她介绍投资6000元购买七福宝公司茶叶、保健品,以后三年每个月能领800元工资。她通过微信转了6000元会员费给高燕,高燕帮她注册账号,注册后她就没管过了。七福宝公司返过一次560元给她,损失了5440元。
108.证人林某1的证言证明,2018年4月,他和罗某1及侄女林丹在赫章吃饭时,谈到做居家养老的七福宝公司,交钱就可得到返还现金。后来他和罗某1去贵阳看七福宝公司的国际会展开新闻发布会,他看见人多,公司是正规的,回赫章就从农村信用社取12000元交给罗某1,3年能返利一万八千多元。他的上线是林丹,未发展下线,他一共在七福宝公司提现4次,共得2000元。
109.证人谢某2的证言证明,2018年1月,他和李某8、申祥在赫章县付家坡的申祥家吃饭,李某8说七福宝公司是搞居家养老的,交3000元买七福宝公司原始股份1股,成为公司义工,再推荐3人买股份就可领3年工资,每月得890元,推荐的人越多得到的工资越高,他去贵阳参加过一次公司会展,公司具体是做什么的他不清楚。李某8介绍他去做的,他是李某8下线,他在手机APP集福宝的上注册了账号密码,交了6000元给七福宝公司,李某8说他只是普通义工,他发展朋友赵才东、易传欢,他对二人说是买的一种股票,赵才东、易传欢各买了1股,每人交了3000元。他在七福宝公司领了过2个月工资,一共1680元,但只能提现800元。
110.证人龚某1的证言证明,他听谢皓阳说七福宝公司很赚钱,一天能赚几百块,让他投3000元加入公司。当时他注册过一个账户,后来又注销了,他没有交过钱给七福宝公司。
111.证人向某的证言证明,七福宝公司以前在贵阳花果园,后来搬到了遵义。2018年5月,周某1对他说加入“贵州七福宝居家养老”在公司里做义工,赡养老人,出钱买公司股权,以后可以参加分红。过了几天,周某1打电话喊他和王某6到旺客隆超市旁的一个美容院,周某1、罗某1、李某8、江某、谢皓阳等十多个人在美容院,当时李某8、谢皓阳、周某1、罗某1、都分别宣传七福宝公司,说的内容主要是如果一次交12000元就得4单(账号),每个月可以领到720元,一次交48000元买16单最划算,成为七福宝公司义工后,要拉三个以上的人来交3000元才领工资,拉进来的人越多,领的钱越高。2018年6月的一天,周某1打电话说李某8来了,如果想交钱的话去江某家让李某8操作,那天他和王某6每人交了24000元,李某8用他们的手机转款交钱注册七福宝公司账号。成为七福宝公司义工后,李某8说注册了3个账号,但只有两个账号可以提现。另外一个账号要拉到人进去交钱才能激活。他是周某1下线,在6月至8月期间他共得返利八千余元,9月就没有返利了,集福宝APP现在也没有运行了。
112.证人陈某3的证言证明,2018年上半年,他父亲在赫章县人民医院生病住院时,打电话喊他拿钱入股七福宝公司,当时是一个称为谢总的人在赫章县搞宣传七福宝公司入股,3000元买一股,公司赚钱后可以分红,后来他拿6000元让兄弟媳妇周某1帮忙买了两股,没有获利。
113.证人陈某4的证言证明,罗某1是他们村的第一支书,2018年的一天,罗某1说妻子江某在七福宝公司,自己也在弄这个公司,能找钱、领工资,还发了江某去七福宝公司看公司的图片给他看。一周后,他在农村信用社转了12000元给罗某1,由罗某1给他弄七福宝公司会员的事,他在七福宝公司获得返利1200元,是由罗某1用银行卡转账给他的。他的上线应该江某,他没有发展过下线人员。
114.证人毛某的证言证明,2018年5月,在赫章县夜郎广场后面开彝家烙锅的林丹给他介绍过七福宝公司,告诉他交3000元加入公司成为会员,能在平台上推销自己的养殖产品,这是一种居家养老的产品。因为能推销养殖产品,而且毕节有一个七福宝的分公司,他就用微信转账3000元给林丹帮忙注册会员,得了一部智能手机和一套测血压的医疗器械。后来没人关注他推销农产品的事情,他想退钱但没退到,后面就没管了。
115.证人马某1的证言证明,七福宝公司在毕节市有一个分公司,汪玲说交3000元成为会员,还能居家养老。2018年3月加入公司后,他得过4件药,汪玲叫他发展下线,他发展不了就没搞下线。他用微信总共转账12000元给一个叫胡兰的人,是汪玲介绍的,但钱是给胡兰的。
116.证人安某1的证言证明,她在2018年4月加入七福宝公司,是公司义工,公司地址在贵阳,董事长叫王新。七福宝公司的事是她侄女林丹告诉她的,大概意思是交3000元钱买七福宝公司股份,如果再发展3个人买股份,公司会每个月返钱,如果公司上市还可以分红。她一次性交12000元,相当于她自己买4股,没有发展其他人买,钱是她取现金给赫章县的罗某1,请罗某1帮忙交的,注册账号、下载集福宝APP都是罗某1帮忙操作的,她是林丹下线。七福宝公司总共分几次返了约2500元,实际损失大约9500元。
117.证人张某3的证言证明,他在2018年5月经朋友林丹介绍加入七福宝公司成为会员,公司地址在贵阳,法人是王新。当时林丹说参股费3000元/股,最多能买4股,参股之后,还送一些保健品,每一股公司每天返8元,公司会为参股人员在手机上下载APP,返的钱可以在APP上提现,总共返现3年。他当时交了现金12000元给林丹买了4股,就得了一些杜仲等保健品,没有获利。
118.证人郭某的证言证明,2018年5月,大桥村包村干部郝某在大桥村村委会说七福宝公司又能找钱又能养老,只要交3000元钱注册账号成为公司义工,交12000元就是在自己的账号下面又有3个义工账号,然后可以领3年工资,每月领七百多元,如果再往这3个账号下继续交钱,得到的钱就更多。他当时交了12000元给郝某,郝某把钱交给七福宝公司后给他注册了账号成为了七福宝公司义工。
119.证人朱某2的证言证明,他是2018年6月经郝某介绍加入七福宝公司,郝某说七福宝公司在贵阳,法人是王新,公司的实力很强大,给他们居家养老,很多福利。他一共交现金12000元给郝某,他所在的团队负责人是安顺会,被安置成安顺会的下线,获得返利3000元,现在还损失9000元。
120.证人闵某的证言证明,2018年3月初,她和几个朋友在赫章县的一家美容院美容,李某8就向她们介绍贵州七福宝公司,说公司的居家养老项目很好,是合法的,只要交3000元钱注册一个公司的账号,就能成为公司的会员,得一个公司的股份,然后发展3人交3000元钱成为公司会员,每个月就能在七福宝公司领到比银行利息高点的收益,所发展的三个人又分别发展三个人加入,以此类推,收益就越多。如果发展不到人,也可以自己出钱注册公司的账号当作是自己发展的会员。当时她就微信转款3000元给李某8,李某8帮她交钱注册了账号,给她一套冬虫夏草的产品。后来她又交了6000元,用姐姐闵爱萍、侄女张云的身份证各买了一套产品,各注册了一个账号,从那以后仅得过几百块,没有得任何分红。
121.证人李某2的证言证明,2018年4月,她在赫章县白果新城国际江某家里做美容的时候认识了李菊,是李菊介绍了解七福宝公司的。李菊说七福宝公司做一个养老项目,交3000元得一份保健品冬虫夏草,又能得公司股份,以后还要给家里老人发腕表,还把手机上关于七福宝公司营业执照等几样证照给她看。她做完美容出来后,江某追出来说请她吃饭,她就和江某、李菊以及一个不认识的女生,在白果的一家餐馆里吃饭,她就在餐馆当面用手机微信转款给李菊投了3000元。之后有一天在夜郎广场遇到李菊,李菊帮她操作提现,提了多少钱记不清了。
122.证人陶某的证言证明,2017年12月,孙光贵(也叫孙思博)给他介绍七福宝公司是做居家养老的,可以为老年人服务,加入公司成为会员义工,可以获得产品,还能有工资,如果能介绍更多的人加入,成为下线,工资收入就会越多,但他没有答应。后来在2018年1月1日晚,孙光贵、周显贵、周显贵老婆郑启蒙又来宣传七福宝公司,他觉得还可以,在当晚通过微信转账给郑启蒙12000元。两三天后,孙光贵发给他七福宝公司4个账号,对他说再多买几个账号,得到的工资就越多,在2018年3月2日16时许,他分三次扫描孙光贵给他的七福宝公司收费二维码,支付了9000元后,第二天孙光贵又发给他3个账号,他在手机APP上看见他的下线是付某1。他从2018年1月至4月,每个月从七福宝公司提现大概二千元,总共提现了七千元左右。孙光贵给他发过一些关于七福宝公司的制度、情况,还给过他一本关于七福宝公司产品介绍的小书。他得过4套杜仲雄花晶产品,都是,4张七福宝公司股权证。孙光贵等人找他的那天晚上,孙光贵用一张A4纸划义工图,给他介绍如果发展人数到达多少,到达哪个层级就可以得到相应的工资,也就是发展人数越多,团队越大,得到工资就越多。
123.证人罗某2的证言证明,2018年2月,孙光贵给她介绍七福宝公司,称公司是做居家养老的,有相关的产品和服务,并且对自家的老人也有相应的照顾,经考察她认为居家养老是个好项目,在孙光贵的介绍下她就加入了七福宝公司,加入公司的首要条件是购买七福宝公司的一套3000元产品,她加入时购买12套总共36000元的产品。购买产品后成为七福宝公司会员,孙光贵就给了她一个账号,加入之后除了获得在七福宝公司购买的产品外,还有每天100元的报酬及向别人推荐公司产品的权利,推荐的人越多,获得的报酬就越多。七福宝公司对外宣传的是做居家养老项目,需在全国发展义工,以发展义工人数的多少来计算获得报酬的多少,需要发展义工才会有报酬,发展义工人数达到公司所规定A、B区的平衡状态,比如人数达到6:6、20:20、40:40等人数比之后,就获得相应的报酬,以上比例的报酬是:100元/天、400元/天、608元/天,还有很多比例记不清了。2018年七福宝公司在贵阳观山湖区开新闻发布会,会上王新、宋德莉等公司领导层的人都介绍过公司的模式,大致内容和孙光贵给她介绍的模式的一样的。七福宝公司的领导层是董事长王新负责公司全盘工作,宋德莉是负责义工板块,其他的都不认识。她发展的人有前男友杨帆、父亲罗某5、朋友张开林、陈某9,介绍七福宝公司经营模式与孙光贵介绍的相同。她的账号显示到账金额是二十万元左右,因有一部分未能提现,总共在公司获得钱大概是六万元。
124.证人胡某1的证言证明,胡伟群是他姐姐。他看到胡伟群在微信朋友圈里发表关于七福宝公司的居家养老这方面的信息。在2018年初,胡伟群给他说了居家养老项目,并说了七福宝公司的地址,2018年2月他去贵阳观山湖区七福宝公司考察,到公司后看到一个叫梅子女老师和一个姓周的男老师在讲课,讲课内容都是关于居家养老的,后面他又去过两三次,每一次都是梅子老师和周老师在讲课,有二三十人听课。在他最后一次去公司的时候,他就在公司交57000元,公司给了他6个账号和密码,不久后,他就收到公司的产品杜仲雄花晶、冬虫夏草等十多套产品。梅子老师是遵义人,高大约有1米六左右,头发是短发,瘦瘦的。周老师戴一副眼镜,身高也是大约在1.6米多点,体形一般不胖不瘦。他在七福宝公司提现四个月返利大约有三万元。
125.证人张某4的证言证明,胡伟群与他是母子关系。2017年7月的一天下午,胡伟群在电话中说现在在七福宝公司上班,做居家养老,每天都有一百多块工资。过了大概一个月,胡伟群就带他去七福宝公司看,他到公司时,公司里有个四十多岁的梅子老师在讲课,室内在听课的有三十人左右,他也跟着听课。梅子老师讲了关于七福宝公司在做的居家养老,还说加入公司需要交3000元购买等价的产品才可以加入。2018年4月,胡伟群给他在七福宝公司交了钱,用他的手机登录七福宝网站注册了会员,下载了一个叫集福宝的电子商城APP,胡伟群用他的身份证注册了十多个账号,花了四万多元。注册会员需要身份证、银行卡以及向公司缴纳3000元钱选择杜仲雄花晶、阿胶糕等产品。胡伟群每隔一两天在微信朋友圈和微信群里发有关七福宝公司居家养老的内容,还将他拉进一个七福宝公司的微信群,群里偶尔有人发公司的文件或者近期公司情况等内容,如果有人在群里提问题,就有人在里面解答。
126.证人魏某的证言证明,域网公司是2010年成立的,正式办公的时间是2011年4月1日,公司的股东有蒋小龙、蒋某2和他,他和蒋某2分别占股33%,蒋小龙占股34%。蒋小龙是公司的法人代表,负责公司的运营销售,蒋某2负责技术,他负责售后服务。七福宝公司义工系统的运行模式他不清楚,他只是帮七福宝处理过系统运行当中存在的技术问题,开发义工系统是蒋小龙联系的业务。当时蒋小龙将该笔业务拿到公司之后,就把客户的要求给了蒋某2,然后蒋某2安排技术人员开发了义工系统,蒋某2最清楚整个开发过程。域网公司收取了七福宝公司多少钱他不清楚,钱是蒋小龙收的。域网公司资金要么从公司对公账上走,要么就从蒋小龙账户上走。和七福宝公司合作的业务是蒋小龙联系的,当时为七福宝公司建网上商城卖商品,后来七福宝公司的张廷军和他们联系给做手机网上商城APP,把APP名称由七福宝改为集福宝,现在公司应该和七福宝公司还有合作的。七福宝公司是做网上商城的,大概在2018年六七月找蒋小龙准备合作开发养老系统,七福宝公司的法人代表是王新。蒋小龙清楚和七福宝公司的资金往来情况,和七福宝公司的合作合同都是蒋小龙联系、签定。集福宝APP是网络商城,注册成为会员在网上买商品或福宝,福宝可以在APP商城上消费或提现,推荐成功注册会员可获得福宝奖励,福宝相当于积分,可在商城购买商品,集福宝系统后台有操作员会按照比例定期把购买商品的钱返给购买商品的人,返还的比例和时间后台操作员可以调节。提现有手续费。
127.证人蒋某2的证言证明,2010年他和蒋小龙、魏某作为股东在贵阳市注册成立了域网公司,他是技术部负责人、魏某是客服部负责人、蒋小龙是市场部负责人,同时,蒋小龙市是公司的总负责人和法定代表人,他和魏某分别占股33%,蒋小龙占股34%。七福宝公司系统是域网公司开发的,2015年的时候,七福宝公司的王新找到他们开发了一款线下商家管理系统,2016年王新又找他们开发一款微信三级分销系统,2017年六七月,经过蒋小龙、魏某和他商量同意后,蒋小龙和七福宝公司谈关于开发集福宝APP的项目,谈好以后,把七福宝公司的要求下单给他,他按照要求安排技术部员工去做。给七福宝公司开发的软件系统运作模式是在系统里面可以入驻商家,可以用手机号码注册成为七福宝公司会员,交钱购物后再推荐三个人在系统里购物注册成为会员就有相应的报酬,所推荐的三个人又分别推荐三个人又有相应的报酬,以此类推。具体负责开发七福宝软件系统的工作人员是技术部王某3、钱光义。集福宝APP主要是在系统里申请开店,注册了账号登录后,就可以在系统里购物,相当于一个网上商城,但注册的人员必须要有人推荐才能进行注册,同时推荐人必须是集福宝的会员,在注册的时候要交一笔费用,这是七福宝公司的要求。集福宝APP这个软件就是靠发展会员来进行获利,通过一个人发展三个人,然后每个会员都可以推荐三个人,刚开始分为A区和B区,到一定的时候就有C区,一个区就相当于一个市场,一个团队,通过网上购物,网上开店盈利,然后靠发展会员来发展平台,续费的会员越多,然后获利就越多,他认为这种运营方式是违法的。注册会员之前是通过线下交易,后来可通过微信支付宝二维码缴费给七福宝公司,推荐人在成功推荐会员后可获得积分和福宝,积分和福宝用来在集福宝APP上兑换商品和提取现金。
128.证人陈某5的证言证明,她用自己的身份证办过移动手机卡和工商银行卡给堂姐陈萍用,陈萍现在应该有四十多岁,都是在卖保险,之前在泰康保险,后面都是在新华保险,没有固定职业。
129.证人杜某1的证言证明,在2017年五六月,弟妹褚某给他介绍过七福宝公司,说七福宝公司是做居家养老产业的,交2700元成为公司的终身会员,享受公司的居家养老服务。他和褚某一起去贵阳观山湖七福宝公司去观察,到公司后有人介绍公司的老总王新,同时另一个员工就介绍七福宝公司的情况,就说成为公司的会员后,就可以享受公司的相关服务。过了一段时间,他交钱给褚某注册七福宝公司会员,因为没有介绍其他人加入,所以就没有获利。2018年12月,七福宝公司的工作人员打电话喊他重新交钱,但他没有交。
130.证人杜某2的证言证明,他没有加入过七福宝公司,如果他是公司会员的话,可能是他前妻褚某用他的身份信息注册的,褚某给他介绍七福宝公司的时候没有细说,只是提到公司是做居家养老的,需要在惠水建立公司的大数据中心。褚某和陈萍是同事关系,有一次在褚某家中看到过陈萍,但是并未打招呼。
131.证人褚某的证言证明,她是七福宝公司会员,负责惠水县数据中心的业务对接。她是陈萍介绍加入的,2017年3月她和陈萍在都匀开会时认识,开完会后陈萍给她介绍七福宝公司,说七福宝公司的居家养老模式很好,介绍公司四件套即腕表、挂件、手机(定位用的)、坐席,每个家庭交2000元,享受终身服务,送的四件套就值2000元,其他的打扫卫生等服务重新交钱,她听介绍后觉得有兴趣,就和陈萍一同到贵阳七福宝公司,见了公司老总王新,那天只有王新、陈萍在,她和陈萍听王新讲七福宝公司,介绍的内容只讲居家养老的运作模式以及王新对公司的发展目标,做到各县市都有数据中心,之后她留了王新的联系方式就回家了。2017年3月至5月期间,她通过微信与王新联系了解七福宝公司,2017年5月,王新到惠水县,调查完以后王新对她说如果要做惠水的市场,必须要成为公司会员才能做。2017年6月,她带了惠水泰康人寿公司4名员工到贵阳七福宝公司注册会员,她用自己的、女儿杜礼佳的以及侄子褚松的身份证的注册了3个会员,交了8100元,是七福宝公司张廷军帮忙注册的。她和陈萍谈到七福宝公司,主要是为了将本身所做的保险业务嫁接到七福宝公司所有的数据中心,想把保险业务做强做大。她在七福宝公司自己购一套产品刚开始是2700元/套,后来是3000元/套,之后帮公司销售3套产品,就参与公司分红、领工资、提现等。她和陈萍来七福宝公司后,开始王新和张廷军给她介绍公司的运作模式,到后来公司里讲运作模式的人就多了,她来公司听过四五次课,她提现的钱全是公司提的,她给公司总共销售50套产品,销售产品越多,提现就越多。
132.证人王某3的证言证明,域网公司法人代表是蒋小龙,股东有魏莉、蒋某2。他和英猛、谢志林、陈某6、蒋某2负责PHP后台编程,胡某2和张某5负责相关系统开发,熊某负责界面设计,周某2、娄某1、娄某2负责苹果相关系统开发,徐康负责H5前端开发,谢某4负责人事,业务部由魏某负责,蒋某2负责技术部,周叶青是业务部的。他到域网公司参加开发的系统先后有七福宝(又名集福宝)、没花APP、新希望商城、汇福集团的三个小系统。七福宝系统是一个商城系统,通过注册用户名,在网上购买相关产品送福宝,然后福宝又可以在商城消费,注册用户名需要一个会员推荐人才能注册,注册成功以后缴费才能成为会员,推荐人必须是会员才能推荐其他人,推荐人和被推荐人是上下级关系,一个推荐人可以推荐多个人。第一次缴费是三千元,通过在APP和网页上的二维码缴费,若注册时交3000元,只能维持两个月会员,以后每隔两月要复投1200元,复投就是在商城里面重复购买以居家养老为名义的产品,系统会给会员发工资,这个系统改过一次,之前是一个会员推荐三个人注册会员,每月可得八百元,就可申请提现,由公司的管理人员批准后,财务人员就通过会员的银行卡给会员打钱。这个模式蒋小龙是知道的,大概在2018年九月,蒋小龙直接拿了一份做好的纸质版文档给他,让他按照文档内容改,更改内容主要是让他把发工资的方式改为加权分红模式,就是把七福宝公司的收入比来分给会员,具体百分比由公司来决定,前期是百分之十五,后期有没有调我不清楚,还有一个直推奖,如果推荐成功一个会员,系统会自动给推荐人百分之七到百分之十的奖励,是由系统自动充值到推荐人的账号上,会员在系统里注册的财产里满一百的整数倍后即可申请提现,由七福宝公司后台的管理员批准后由代付公司给申请的会员通过线上公司的银行卡转账,七福宝系统里面提现需要收取百分之十的手续费,代付公司的名称是银盛支付公司,由银盛支付公司的技术人员提供的接口文档,他们将文档嵌入到七福宝APP的程序中,会员申请提现成功后由管理员在后台“提现管理”栏点击“自动打款”,由银盛公司自动给会员转账的方式打款。他给七福宝公司开发的APP叫集福宝,是租用的域网公司的服务器,由蒋小龙提供的下载路径,现在公司服务器租给了汇福怡邻大健康公司,汇福怡邻大健康公司就是七福宝公司,听说之前七福宝公司不符合国家规定,被整改,然后蒋小龙就叫他们改成现在公司的名称了,汇福怡邻大健康公司的数据就是之前七福宝公司的数据,会员也是以前七福宝的会员移过来的,后期根据注册会员的情况来增加,汇福怡邻大健康公司系统是交给张廷军,汇福怡邻大健康公司系统里的数据是从集福宝系统里平移过来的,汇福怡邻大健康公司系统奖励和汇福养老金、店面股金都只是数字,没有实际打款。七福宝公司实际用这个系统来融资,七福宝公司还搞公益、新闻发布会这些,还是比较正规的。汇福集团系统注册会员时需填入推荐人账号,线下交3000元,由后台管理员给会员充3000积分,积分可用在系统里消费,推荐一个会员第一代提成25%,第二代提成10%,店面中心扩大奖是1%,分红比率是15%,分红到12000元封顶,11%提现手续费,一个会员发展八代会员就要复消1500元,那这八代每天可得30元,以此类推,但最多到第十代。这个系统不发工资,每天分红,分红是根据公司的业绩,没有现金,就只是充积分,会员利用积分在公司商城上消费,汇福商城系统里商品有陌上轩酒店式足浴五次+男女士咖啡各一盒,价格3000元,复消6000元产品男士八盒+女士八盒,价格6000元,复消3000元产品,男士四盒+女士四盒,价格3000元,复消1500元产品男士两盒+女士两盒,价格1500元,俊博士五极肽源咖啡男女是各四盒,价格3000元,现在汇福系统里总会员有56722个,有效会员是16968个,是七福宝系统平移过来的,按新的模式分红,七福宝系统的会员有56685个。七福宝的系统没有停用,一直都开着的,只是九月的时候把数据平移到汇福系统,他们还帮其他公司开发了没花APP,是做美容产品的,这个也是有奖励的,还有“酒窖网”也是奖励的,还有“新希望商城”,汇福公司还有子系统开始运营了的,叫大健康销售服务系统,这个系统会员有312个,分红模式和汇福系统是一样的,只是注册汇业金额是1200元,第八代复投是1200元,分红比率是15%,分红封顶12000元,提现手续费11%,一代抽成15%,二代抽成10%,店面中心推广奖是1%,这个系统是12月6日才开始运营的,参与分红292人,系统里面一积分相当于一元钱,产品主要有四个:旅游大礼包,价格1200元,复投2000元产品,价格2400元,复消产品1200元,价格1200元,肠疗服务5次,价格1200元,这个系统是蒋小龙对接的。七福宝公司还委托开发的恒诺海诚营销平台,也是汇福系统的子系统,他直接用汇福系统复制出来的系统,都是一样模式的系统,只是系统里积分和充值金额不同,现在还是测试阶段,聚福宝就是七福宝的管理系统,只是名称不同而已,APP叫聚福宝,网页版叫七福宝,用APP和网页版的数据一样的,七福宝的系统平移到汇福系统,大健康系统是汇福系统的子系统,汇福系统就是汇福怡邻大健康管理系统。
133.证人娄某1的证言证明,他是2016年3月4日入职域网公司,公司股东是蒋小龙、蒋某2、魏某,法人代表是蒋小龙。开始给七福宝公司做苹果APP时,这个的项目APP叫“福云宝”,后来蒋小龙让他们把“福云宝”改成“集福宝”。集福宝APP就是网上商城,这个软件的后台是王某3,苹果系统的APP是他编写的。集福宝APP可以充值、购买积分获福宝,积分就是福宝,还可进行转账。集福宝APP注册会员或充值可通过APP上的二维码充值。
134.证人张某5的证言证明,她在2017年11月到域网公司上班,公司法人代表是蒋小龙,股东魏某和蒋某2。集福宝APP由她维护安卓端,之前是集福宝,后来把图标改成汇福集团,但里面的实际程序没有改。集福宝APP注册会员账户获得积分,注册需填写身份证号、手机号码等,这些后台程序主要是王某3写的,可以用积分在APP上买东西,集福宝APP就是一个电商平台和淘宝商铺。
135.证人黄某1的证言证明,他是域网公司技术部的PHP工程师,负责PHP编程,域网公司法人代表是蒋小龙,蒋某2是技术部总经理。集福宝APP是域网公司开发的,集福宝后台由王某3负责,集福宝PHP源代码在王某3那里。
136.证人陈某6的证言证明,他在域网公司技术部工作,负责PHP编程,域网公司股东是蒋小龙、蒋某2、魏某,其中蒋小龙是法人代表,蒋某2是技术部总负责人,魏某负责售后。集福宝这个项目是域网公司做的,PHP主要是王某3负责,他只是在王某3不在时帮忙维护,集福宝的源代码只有蒋某2知道,一般是开发完程序后,将源代码交给蒋某2处理。
137.证人胡某2的证言证明,他是域网公司技术部的,负责安卓系统的APP开发,域网公司的股东是蒋小龙、蒋某2、魏某,其中蒋小龙是法人代表,蒋某2是技术部总经理,魏某是负责客服。他和张某5负责安卓系统APP开发,娄某2、娄某1、周某2负责苹果系统APP开发,郑某负责系统测试的,熊某负责美工和系统界面的,周叶青负责市场,他听域网公司离职的人说过集福宝APP是公司做的。
138.证人谢某3的证言证明,他在域网公司负责PHP程序后台,蒋小龙是公司法人代表,技术部是蒋某2负责,技术部熊某负责界面制做,娄某2负责苹果程序的研发,徐某1负责网页开发,娄某1负责苹果端程序开发,张某5负责安卓程序的开发,王某3、黄某1和他负责PHP后台程序,周叶青负责市场业务。他具体负责PHP后台程序的逻辑算法处理,他到公司上班听办公室的同事说过集福宝APP,只知道是域网公司的项目,由蒋某2负责。
139.证人周某2的证言证明,他在域网公司负责苹果手机端APP开发,域网公司的股东是蒋小龙、蒋某2、魏某,其中蒋小龙是法人代表,魏某是负责市场,蒋某2负责技术部,技术部有他、娄某2、娄某1负责苹果系统APP开发,胡某2、张某5负责安卓系统手机端APP开发,陈某6、黄某1、谢某3、王某3负责PHP后台,熊某负责图形设计,郑某负责系统测试,谢某4负责人事和前台。他在公司听说过集福宝APP应用,在公司开会时听说过,只知道是公司的项目,APP源代码一般在开发的程序员那里。
140.证人娄某2的证言证明,他在域网公司技术部负责苹果手机端APP开发,蒋小龙、蒋某2是域网公司股东,蒋小龙是法公司人代表,蒋某2是技术部经理。他和周某2、娄某1负责苹果手机APP开发,胡某2和张某5负责安卓APP开发,陈某6、谢某3、黄某1负责PHP后台,郑某负责系统测试,熊某负责图形设计,谢某4负责前台人事管理,周叶青负责市场,还有和蒋某2一个办公室的魏某不清楚负责什么。集福宝是域网公司的一个项目,集福宝APP的苹果端是娄某1负责,安卓系统端是张某5负责。
141.证人谢某4的证言证明,他在域网公司具体负责行政前台服务,公司股东是蒋小龙、蒋某2、魏某,法人代表是蒋小龙,蒋小龙负责全面工作,也就是老板,蒋某2负责技术,魏某负责客服,公司员工14人,其中周叶青负责销售,娄某1、张某5、徐某1、谢某3、黄某1、王某3、陈某6、娄某2、郑某、胡某2、周某2等做程序开发,熊某负责美工,他负责行政工作。域网公司主要是做网站建设、APP开发、系统开发、微信营销、服务器租用。公司财务是外包的,每月初他将发票交给永坤商务财务公司刘会计(联系电话:139××××8163),在每月15号前到贵阳市招商银行贵阳分行打对账单交到永坤公司,由会计负责处理接下来的事务。域网公司与七福宝公司有过合作的。
142.证人熊某的证言证明,域网公司老板是蒋小龙,股东有蒋小龙、蒋某2、魏某。公司职工共14人,其中周叶负责销售,娄某1、黄某1、王某3、娄某2、周某2负责IOS软件开发,张某5、胡某2负责安卓软件开发,谢某3、陈某6负责后台开发,郑某负责测试,谢某4负责行政前台,她负责美工。域网公司经营范围是网页开发、系统开发、APP开发,蒋某2负责发放公司员工工资,员工工资由底薪和绩效构成,绩效又分为考勤和项目资金,项目奖金是项目参与者共同完成该项目工作后,公司拿出一小部分大家来分,分到每个参与者的金额也是不一样,她的只有1%,做开发的每人2%,做后台开发的每人4%,做测试的每人1%。域网公司和七福宝公司合作是为七福宝公司制作开发APP,她只负责过APP制作的P图,七福宝公司这个项目负责安卓端的钱光义已经辞职,负责苹果端开发的是娄某1,后台开发是谢某3,七福宝公司网络开发的域名是QFB315.com。
143.证人徐某1的证言证明,他是2017年12月来域网公司技术部上班的,在公司负责H5前端编写,公司法人代表是蒋小龙,股东有蒋小龙、蒋某2、魏某,蒋某2管技术部,魏某管市场。公司有员工14名,行政是谢某4,美工是熊某,苹果APP编程是娄某1,安卓APP编程是张某5和胡某2,郑某是测试,后台是陈某6、黄某1、王某3、谢某3,周叶青是市场部销售。在公司例会上听蒋某2分配任务的时候说过七福宝APP的,但是这个七福宝公司的业务是后台和APP的人负责,未涉及H5前端开发。
144.证人郑某的证言证明,他是2017年9月21日来域网公司技术部上班的,公司法人是蒋小龙,股东有蒋小龙、蒋某2、魏某。公司有员工14名,谢某4负责人事、行政,他负责网络开发测试和维护,张某5和胡某2负责安卓手机APP软件开发,苹果APP软件由娄某1、娄某2、周某2负责,后台由黄某1、王某3、谢某3、陈某6负责,熊某负责美工。七福宝公司的业务是他来之前已经上线,现在这个业务的后台由王某3负责,七福宝公司安卓APP是我们以前的同事钱光义开发,现在由张某5维护,苹果APP由娄某1负责开发和维护,他在2017年11月还在七福宝公司的APP上维护过页面。所谓的维护是收到客户的反馈,发现问题并反馈给具体技术人员。七福宝公司APP类似于手机淘宝的网上商城。
145.证人周叶青的证言证明,他在域网公司负责销售,公司法人代表是蒋小龙,股东有蒋小龙、蒋某2、魏某,蒋小龙负责市场部,蒋某2负责技术部,魏某负责客户服务部,财务是外包的,蒋小龙负责和财务公司联系。域网公司现在设立有市场部、技术部、客服部、前台四个部门,公司现在连股东一共是17人;市场部2人:蒋小龙、周叶青;技术部13人:蒋某2、娄某1、张某5、徐某1、谢某3、黄某1、王某3、熊某、周某2、胡某2、郑某、陈某6、娄某2;客服部1人:魏某;前台1人:谢某4。域网公司2010年注册成立,平时他的工资都是蒋小龙负责,公司主要是研发APP、管理软件、办公系统、网站等等。他负责联系合作公司,按照合作公司要求签订合同,报给蒋小龙,蒋小龙同意后,发到技术部进行开发设计,魏某保管合同,产品开发后交给合作公司,如果出现问题,谁开发谁负责维护,维护时间是一年,在开始签订合同的时候就定了的,如果客户需要继续维护,必须重新签订合同。
146.证人兰某的证言证明,她是在2018年上半年经李永科介绍七福宝公司后加入的。李永科说七福宝公司是居家养老的,为老年人服务,但是必须交3000元买公司的一套冬虫夏草,成为公司会员,然后要发展3个人各购买3000元产品,就有工资,介绍的人越多工资越多。她支付给李永科现金3000元后,得了一套冬虫夏草,她还下载了七福宝APP,但一直未使用过。李永科办的公司叫贵州七福宝怡家养老数据服务中心,主要是李永科负责,数据中心有几百平,平时有一些人去公司问公司情况,但公司还没有正常运营,公司花了几十万正在装修,还要等王新拨款。她在李永科公司负责做饭、打扫卫生等杂物,每个月工资3000元,李永科说七福宝总公司董事长王新没有拨款下来,拨款下来就发工资,到现在还没得工资。
147.证人李某3的证言证明,她是2018年3月经余某2介绍到七福宝公司上班的,公司地址在贵阳市观山湖区,2018年5月公司因涉嫌传销被观山湖区工商部门查封,7月重新开业时因注册地址与实际地址不相符被观山湖工商部门勒令搬离,后面就搬到遵义了。七福宝公司法人代表叫王新,股东她只认识赵乃洪,数据中心负责人是祖朝辉,公司给她安排的职务叫财务总监,负责审核把关公司的发票、单据。七福宝公司设有有办公室、数据中心、运营管理部、财务部门,在贵阳公司上班的员工有二十多人,少的时候有十多人,部门人员是相对固定的。她和赵乃洪在公司财务部门,她负责审核票据,赵乃洪负责收付款,公司账务是找记账公司做账。她曾建议王新由公司自己做账,方便她帮公司把控,但王新没有拿回来,此事就不了了之。余某2介绍她来七福宝公司的时候没有向她销售公司产品,就只是介绍说七福宝公司是搞居家养老。七福宝公司发展模式好像是以“一推三“的模式发展人员,一个人入会成为公司的会员费用是3000元购买公司产品,投单买了公司产品的人在公司注册后成为会员,称为义工,之前她也向王新建议过这种经营模式可能涉嫌传销,但王新当时解释了一大堆,她也听不懂,后来就没管了,只管她自己的财务工作,后来在2018年8月从七福宝公司离职。
148.证人吴某2的证言证明,2018年3月她是经陈萍介绍后由董事长王新面试进入七福宝公司工作,公司于2018年8月搬到遵义侨龙国际17楼,之前是在贵阳观山湖麒龙CBD,公司居家养老板块负责人叫祖朝辉。2018年8月,王新通知她在贵阳七福宝公司开会,七福宝公司在遵义成立一个新公司叫汇福怡邻大健康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是孙光贵,由孙光贵、市场部的张敏(负责市场拓展)、李武、向勇、杨江敏、涂科勇共同商量确定由她负责汇福怡邻大健康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健康实体板块暂任总经理,涂科勇是运营总监,张敏是市场部部长,向勇市场部副部长负责市场扩展,杨江敏是教育部部长,李武是副部长,负责讲课、培训。七福宝公司和汇福怡邻大健康公司都属于汇福集团,汇福集团和七福宝公司、汇福怡邻大健康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三个公司的董事长都是王新。汇福怡邻大健康公司运营模式是交1200元购买产品或服务成为公司会员,再介绍1人来购买,以后能参与公司的产品利润分红并享受7.5折产品优惠,若每天销售192套至680套产品且该会员以及介绍的会员每人再各买一套1200元的产品可享5折产品优惠。她现在所负责的汇福怡邻大健康公司没有星级会员,也没有区域发展人员和爱心总裁、爱心大使,都是以产品销售的数量利润来确定会员享受的分配待遇,同时会员可以终身免费学技术,公司会员满200元就能提现,由会员自行绑卡操作。七福宝公司的注册会员费是3000元,汇福怡邻大健康公司的注册会员是1200元。汇福怡邻大健康公司2018年8月1日至11月14日的账务都是从她个人账户上走的,大概有几百万,这些钱都是会员买产品的,但是公司成立以来一直是亏损的,除了进货(产品)、购买仪器(理疗仪器)及返还会员的钱,其余就用于公司房租水电开支。在汇福怡邻大健康公司里面,她和涂科勇、张敏、向勇、杨江敏、李武、孙光贵7人是领导班子。她给赵丛娥介绍过汇福怡邻大健康公司产品,赵丛娥买了20套产品共24000元,她只发展了赵丛娥,公司从成立至今发展会员八百余人,她分得三万余元。汇福怡邻大健康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的所有筹建资金都是由董事长王新提供,公司具体分红模式是王新制定。
149.证人李某4的证言证明,她是2018年4月从网上投简历求职到七福宝公司上班的,到公司后主要从事公司的佣金打款方面工作。七福宝公司运营模式是操作资金盘,主要操作佣金和收款打款,从她到该公司就职至今,没有看到公司向他人提供过任何实物和服务。获得佣金的方式是通过注册公司会员“一推三”直推模式获得2人缴纳3000元注册成会员后,只要有3人及以上人数注册到已注册会员下线,注册会员就可获得佣金,按层级可以一直注册,下线会员越多佣金越多,除了她和唐某2从事佣金打款之外,廖某也支付过佣金。公司主页好像是汇福怡养,登陆进去在界面显示的是七福宝。公司注册会员都是公司网络平台进行注册,主要是网络部操作。每次支付佣金的对象不稳定,金额也不固定,详细账目都记录在她的U盘上和笔记本电脑上的,以上面的账目为准。佣金的支付方式是支付宝和微信转账,一般用公司提供的已登录的支付宝微信账号进行支付,偶尔她也用自己的支付宝微信代为支付佣金。
150.证人喻某的证言证明,他是2018年9月到州汇福怡养健康养老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上班,任行政部负责人,主要负责员工招聘、规章制度建设、集中采购等工作。公司采购是各部门按照需要报采购计划到行政部,通过审核后报财务总监和王新签字后,按照清单进行采购。他入职后采购了10台电脑,3台电暖器,3台饮水机以及零散的笔墨纸张、保洁用品等,购物款项均由财务部直接打到对方账户上。公司将办公桌椅、文件柜、空调、监控等都是承包给贵州雕梁画栋建筑工程装饰有限公司的,承包工程费是165万,因为还差空调等物品没安装完,公司支付了141万元,待装修完以后再支付剩余尾款。公司产品有杜仲雄花晶、冬虫夏草等8种物品,这些东西都是由公司的商城物流部负责购买的。
151.证人刘某4的证言证明,2017年11月,杨某1给他介绍说七福宝公司有一个居家养老项目,为老年人提供服务,他通过微信交了3000元成为公司会员,十多天后,杨某1给了他一个公司的股权证、登陆公司的账号密码,同时在手机上安装登录七福宝APP。2017年12月,他和杨某1、向英、李某5等人去贵阳市观山湖区七福宝公司考察,到公司后就去听公司的讲师讲关于七福宝公司的情况,当时遇到祖朝辉还给他们讲解了关于公司的一些情况,展示国家绿色生态委员会颁发的授权证。回遵义后,大家就商量筹办遵义数据中心,2018年5月,他和向英、王继杰、刘志荣、付艳娜、赵玉客、刘昌强、高军每人出资2万,筹建了遵义市红花岗区大数据服务中心,由向英担任法人,公司成立后,成立了招商部、行政部、网络技术部、安装入网部,每天会有公司人员进社区搭台搞居家养老的宣传,进行商家合作,有八百多户人家免费入网、一百六十多户合作商家。宣传的内容是交3000元成为公司会员,获得个人会员账户密码,下载安装七福宝APP,交费的人都是直接到七福宝公司或者通过公司微信、支付宝二维码向公司缴费,不交到数据中心,如果会员60天内再介绍或者推荐3人成为公司会员,就可获得工资,再继续发展,公司就按照会员A、B区的发展模式,人数越多,会员层级就越高,获得的工资就相应的增加。七福宝总公司和他们数据中心在签订协议时承诺,数据中心能多发展1000人入网,公司拨付50万元,发展2000人拨付100万元,以此类推,公司实际总共应该拨付350万元,但实际运营过程中没有收到拨付款。他介绍了一个朋友范涛加入七福宝公司注册会员,范涛投了9000元买了3个账户,他自己投了18000元买了6个账户,他提现大约四万元,在七福宝APP上显示下线有几十人,七福宝公司的运营模式他是通过王继杰、向英了解,七福宝的董事长是王新,数据服务中心经理是祖朝辉,贵阳总公司的情况他不了解,都是向英联系,他参加过公司组织的两次养老院的公益活动,听说公司的奖励活动有海外旅游,但他从来没有领到过奖励。
152.证人李某5的证言证明,2017年3月,向英说有个朋友梁灿做信用卡还款的,还不错,介绍给她认识,她就和向英去遵义的蔡绘家中,梁灿在那里给她说七福宝公司有一个居家养老项目,同时做了一种信用卡,可以帮助还款,方式就是交3000元成为公司会员,也叫义工,交费后获得产品和股权证,如果一段时间内再介绍人加入成为会员,就可获得工资,推荐加入公司的会员越多,获得的工资就越多,开始她不感兴趣,梁灿从贵阳来遵义好几次,前后听了梁灿讲课五六次,后来梁灿再来讲课,听完课后,她就交了3000元给梁灿,梁灿当时就在她手机上安装了七福宝APP,并给了她登陆的账号和密码。成为公司会员后她发展了杨某1、袁义华、徐良孝还有她丈夫刘某5华、女儿刘舒。向英给她说过发展越多的人成为会员,人数在A、B区比例达到6:6时,可得工资五千多元,如果人数再增加,A、B区的比例更高时,工资就越高,她在公司提现一万七千多元,她全家交进去21000元钱。2018年11月,公司运营部在微信群里说公司在观山湖区处罚了,要把原公司的数据平移到遵义市红花岗区的公司来,让所有公司会员交3000元激活账号,她去向英那里通过七福宝公司的对公账号向七福宝公司转交了3000元。
153.证人杨某1的证言证明,2017年8月,李某5给他说七福宝公司可以还信用卡,每个人交3000元买一套公司产品成为会员,成为会员后3个月内发展3个人买公司产品,每个月就能领八百多元工资,发展的人越多,工资就越高,当时他有点不信。后来有一天,他和刘某4、向英、李某5到贵阳观山湖区七福宝总公司,祖朝辉给他们讲课说公司是居家养老的,每人交3000元成为会员,成为会员后在3个月内介绍3个人来买公司产品,以后3年内每个月能领工资三千多元,如果发展的人越多,就会分A区和B区,如果A区:B区的比例为6:6,每个月工资五千多元,如果A区:B区比例为20:20,每个月工资九千多元,后面记不清了。他总共买了4单,花费12000元,最后一单得的产品是手链,这条手链就值20元。向英先给他介绍的七福宝公司,后面李某5、祖朝辉介绍也一样,他介绍成为公司会员的有刘某4、杨智明、田仁品、马小刚、杨昌会,他介绍的方式和祖朝辉、向英、李某5说的一样。他不知道王新在遵义注册公司,但要求七福宝的会员都要交3000元买东西,能得一部老年手机、一块表,但是不交钱就停发工资,交了钱以后又去发展其他人交3000元进来,又领工资,发展的人越多工资越高,除了不要求发展3人以上之外,其他的跟原来七福宝公司一样的,在七福宝公司微信群里面有人说七福宝公司搬到遵义,改名叫汇福怡养、汇福怡邻,喊群会员去听课。
154.证人朱某3的证言证明,七福宝公司在遵义市红花岗区对面,去年是在贵阳,今年才搬来的,听女儿赵某1、女婿王新说是个分公司,七福宝公司是女婿王新和别人合伙开的,王新是老板之一,儿子赵乃洪在七福宝公司搞财务收钱。她开了中国农业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中国邮政储蓄、中国建设银行的账户,都是赵某1带她去照相办理的,办好银行卡后就交给赵某1,银行卡密码是赵某1设置的,她儿子赵乃洪也知道密码。这些银行卡转账收款是由赵乃洪操作,每次大额资金转账赵乃洪就打电话叫她拿着身份证去银行办理,进账资金最多的一笔是三十多万。王新和赵某1在遵义市区有一套房产,无其他财产。三四年以前赵某1介绍她去做“买单”,她亏了几万元,赵某1也买的,但不知道是否亏损。当时是赵某1通过网络帮她一次性买了23000元,每次返利200元,总的返了七八千元,返在我农业银行的卡上的。赵乃洪曾从七福宝公司的账上转了3218774元到她的银行卡上,当时赵乃洪让她保存,喊她不要用,后来这些钱被赵乃洪又转走了,好像是转给公司会员,返点返回去了。返点的意思是七福宝公司会员交钱来以后,公司又将钱按照比例返回给会员,返点金额由公司定,由赵乃洪负责转出去。
155.证人赵某1的证言证明,七福宝公司大概2014年是在贵阳市办公,2017年搬到贵阳市观山湖区,她去过两次,2018年5月在遵义市保利游乐厂开了一个公司。公司法人代表之前是徐肽,后来不知是否转给她老公王新了。2017年12月,因为七福宝公司对公账户存不了太多钱,就转了100万到她邮政的银行卡上;转了50万到她农业银行卡上;转了25万到她工商银行卡上;转了10万到她贵阳银行卡上;转了23万到她建设银行卡上;转了30万到她中信银行卡上,都是她哥哥赵乃洪用支付宝银行卡转给她。后来七福宝公司要用钱,她就几万十万的转过去,或者取现金,赵乃洪要用的时候她又通过微信支付宝和银行转过去。最开始2014年七福宝公司刚成立时她是公司会员,是她老公王新给她要电话号码和身份证号码注册的,后来公司不让家属注册就没有用了,王新在七福宝公司负责写材料和讲课,赵乃洪负责会员提现,其他不清楚。七福宝公司是交3000元买公司产品就能成为会员,公司产品主要是罐装虫草粉。2017年10月她首付5万买了长安牌越野车,车牌号为贵C×××××,后面因怀孕就拿给七福宝公司公用了。
156.证人赵某2的证言证明,他女婿王新开的七福宝公司,公司开了有一两年,他儿子赵乃洪在公司里面上班的。2018年,赵乃洪带他去办了一张邮政银行储蓄卡、一张建设银行信用卡,密码也是赵乃洪设置的,都是赵乃洪在用,其它的还有几张记不清了。2017年底赵乃洪转了66万元在他的邮政银行卡上,说是七福宝公司的钱,叫他不要用,大概过了半年,赵乃洪喊他转了26万元给赵乃洪,剩下的40万喊他存为定期可以取点利息用,他存定期后,赵乃洪又让把这40万转过去。赵乃洪肯定打过钱给他妻子朱某3的,我以前是在家具厂给人家打磨家具,5千元一个月,今年一年就在家里面看装修房子。赵乃洪、赵某1、王新在贵州遵义市区里面有一套老房子,还有遵义红花岗区智慧名城D栋一单元901号房大概买了三四年。
157.证人王某4的证言证明,2018年2月经他表哥高某1介绍七福宝公司是搞养生的,让他拿9000元注册公司会员,以后3年内每个月可以领工资,具体都是高某1去操作的。他微信转给高某19000元,高某1每个月打给他七百元左右,工资是直接打在他注册的会员义工账号绑定的工商银行卡上。他的直接发展人是高某1,他投了9000元,获得1400元,损失7600元。
158.证人秦某的证言证明,他是听安乐溪乡的林丹说七福宝公司可以分红,还有可以治疗“三高”的药,他一次性拿给林丹12000元注册成七福宝公司会员,没有获利,林丹给过他4次所谓治疗“三高”的药,但他吃了无任何作用。他的直接发展人是林丹,现在夜郎广场后面二排街开一间烙锅店。七福宝公司一直都没有返过利,后来他想着药也没作用,觉得应该是被骗了。
159.证人杨某2的证言证明,他是2018年3月1日注册成为七福宝公司会员的,主要是他妻子刘某2听别人说成为七福宝公司会员可以分红,刘某2就拿他以及儿子杨某3的身份证、银行卡去办会员。他知道的只有交3000元,都是刘某2交的,听说是成为义工,是刘某2以他的名义弄的。成为会员后,他没有发展过其他人,也没有获利,损失就是3000元。
160.证人刘某6的证言证明,他是2018年1月在贵阳遇到陈红芳、周湘艳,二人介绍交3000元给七福宝公司送原始股,还送保健品,七福宝公司在贵阳,他去公司听过课,说以后会给老人配定位手表等。他在公司通过微信交了3000元后,提供身份证和银行卡给陈红芳帮他注册会员账号登录的,刚开始的时候他还去过七福宝公司参加过一次组织培训。他的直接发展人是陈红芳、周湘艳的,他成为七福宝公司会员后没有获利,损失3000元。
161.证人杨某3的证言证明,大概在2018年6月,他母亲刘某9过他的身份证和银行卡。他听母亲刘某2提过七福宝公司,但具体情况都不清楚,他没有注册过七福宝公司会员。
162.证人申某证言证明,他是2018年五六月份成为七福宝公司会员的,七福宝公司地址在贵阳金阳客车站附近。他属于毕节团队,他共投了6000元,没有获利,损失6000元。
163.证人高某2的证言证明,2018年6月,他和高某1、高彦娥在一起吃饭,高彦娥说七福宝公司很赚钱,高某1说以后还可以分红,他就交了9000元给高某1注册成为了七福宝公司会员义工,当时七福宝APP是高某1给他的,他是高某1发展的,后来损失了八千多元。
164.证人高某1的证言证明,他是2017年12月,经妹妹高彦娥介绍七福宝公司是为居家老年人服务的,只要交3000元注册成为义工,再推广3个义工,就有分红,再由推广的3个义工去推广义工,下面的义工越多分红就越高,他就微信转账3000元给高彦娥帮忙注册成为义工,他现在属于义工小组,他推荐了高某3和高某2成为七福宝公司会员,给高某2、高某3说七福宝公司是做居家养老服务的,高某2用微信转账9000元给他后,他将这9000元直接转给了高彦娥,高某3是用微信转3000元给高彦娥,后来又用银行卡刷了3000元给高彦娥,高某2获利1544元,损失7456元,他投了3000元,获利1544元,损失1456元,获利的钱是通过七福宝APP提现到银行卡。七福宝公司地址在贵阳南明区,公司法人代表是王新,他去参观过七福宝公司一次,去参观的时候晏华勇介绍七福宝公司,他还看见一个老师给几十人上课,主要讲居家养老、大数据健康。七福宝公司的运作模式是向公司缴纳3000元在公司网站上注册,获得账户及密码成为普通会员,在60天内向公司直推3个人后成为兼职义工,公司给工资120元/天,其中再扣除50%的商城消费所得税、1%慈善基金,9%个人所得税、平台维护费1200元,实际工资772元/月,否则没有工资;当发展人数达到A区:B区比例为6:6成为小组创始人,工资400元/天、每月5080元;当发展人数达到A区:B区比例为20:20成为团队创始人,工资648元/天、每月7340.8元;在90天内必须上一星义工,否则工资停发,A区:B区比例为40:40成为一星义工,工资1018元/天、每月10880元;A区:B区比例为80:80成为二星义工,工资2000元/天;A区:B区比例为260:260成为三星义工,工资6000元/天、每月11000元;A区:B区比例为457:457成为四星义工,工资6000元/天、每月62000元;A区:B区比例为750:750成为精英义工,工资8000元/天、每月71200元;人数达到一定数量开拓C区,当A区:B区:C区比例为1500:1500:400成为爱心大使,工资20000元/天,每月189000元工资;A区:B区:C区比例为2700:2700:700成为爱心总裁封顶,工资27000元/天、每月277300元。他是晏华勇这个团队的,负责人就是晏华勇。
165.证人高某3的证言证明,他在2018年五六月经高彦娥介绍七福宝公司后注册成为公司会员的。高彦娥说七福宝公司是一个电子公司,正在研发一款电子手表,研发以后就会配发给会员,家里老人可以用这款手表,如果有需要,直接在电子手表上按一下,缺什么东西,公司都会安排人送来,如果现在加入这个公司,属于兼职义工,公司需要他们去打广告,要靠他们这些团队来打响品牌,他微信交了3000元给高彦娥,又通过POS机刷卡刷了6000元给高彦娥,其中3000元是帮他弟媳妇吕凤交的,吕凤算是他的下线,他总的获利772元,通过七福宝的APP提现到银行卡上,后来发现这个是传销,就没有管了,交的钱都损失了。他参加过一次七福宝公司组织的培训,他是高彦娥团队的人,负责人是高彦娥。七福宝公司的运作模式同证人高某1说的一致。
166.证人唐某1的证言证明,2018年5月,申时祥给她讲有七福宝公司在研发一款电子手表,通过电子手表给公司说需要的物品,公司就会安排人送过来,她交了12000元给申时祥,申时祥帮她转交的给公司注册成为公司会员,七福宝公司地址在贵阳金阳客车站附近。她属于毕节团队,加入七福宝公司后,她和申时祥去过毕节分公司一次,谢皓阳给他们介绍七福宝公司,但是她当时没有听懂。申时祥告诉她七福宝公司的运作模式同证人高某1说的一致。
167.证人王某5的证言证明,2018年4月,同学郝某和他微信聊天时说自己在做一个居家养老产业,个人感觉还不错,他就问郝某如何能参加,郝某就介绍了七福宝公司的大概情况和模式。后来他拿了66000元给郝某帮忙在七福宝公司注册账号进行操作,按每股3000元入股,总共买入了22股,2018年6月七福宝公司返给他12000元,到7月七福宝公司的会员账号提现不能到账,也不能正常运作,之后就没有消息了,他损失了54000元。
168.证人李某6的证言证明,2018年2月,单位同事罗某1在车上给他介绍七福宝公司有一个很好的居家养老项目,交3000元买一份七福宝公司原始股成为公司义工,就有发展其他人加入公司的资格,发展3个人成为公司义工,就能领相应的工资,所发展的3个人又发展其他人成为义工,能领更高的工资。他和罗某1去到七福宝公司毕节数据中心后,谢皓阳、李某8给他宣传七福宝公司,和罗某1说的一样。回赫章几天后,在单位上,罗某1用他的手机帮他操作交3000元到七福宝公司成为义工。到2018年6月,罗某1、周某1等人喊他一起去贵阳参加了数博会和七福宝收购五星农业的收购会,还说罗某1已经发展了2个人安置成他的下线,还差一个人,他就自己又交了3000元注册了一个账号。他是罗某1的下线,发展人是李菊,罗某1是他以前的同事,现在在松林乡大梁子村驻村,李菊是罗某1介绍才认识,他总共获利1000元,损失5000元,公司2018年8月以后就没有返利了。他在2018年3月收到过七福宝公司的产品杜仲雄花晶。
169.证人邓某的证言证明,她是2018年5月7日成为七福宝公司义工的。是周某1介绍说七福宝公司有一个很好的居家养老项目,只要交3000元钱注册成为公司义工,然后在两个月内发展3个人交3000元成为公司义工,每个月就能领到几百元工资,所发展3个人又分别发展3个人加入,以此类推,工资越来越高。5月7号那天周某1来家里玩,又给她讲这个事情,她就通过支付宝交3000元注册了一个七福宝公司账号,但是她发展不了其他人,周某1说自己交钱买账号也行,她就又交了9000元买个三个七福宝公司账号,她是周某1的下线。七福宝公司现在已经没有返利了,之前返利得1100元,她收到过七福宝公司的1盒茶叶、1盒阿胶、1串项链。
170.证人付某2的证言证明,他是2017年十一二月加入该公司的,当时石明军介绍说七福宝公司在贵阳,法人叫王新。七福宝公司的运作模式是投资者向公司缴纳3000元在公司网站上注册成为普通会员,60天内向公司直推3个会员后成为兼职义工,可以得工资120元/天,工资要扣除50%商城消费所得税、1%慈善基金和9%个人所得税、1200元平台维护费后每个月得772元,后面的太多了他没记住。石明军带他到毕节电商园的七福宝公司数据中心,负责人谢皓阳给他们介绍七福宝公司,他觉得脱不开人情,就交了3000元注册成公司会员。他们有个微信群,群名为信息交流群,群主是谢皓阳,群成员有122个,他是石明军的下线。
171.证人徐某2的证言证明,她是2018年4月经高彦娥介绍七福宝公司后注册成为七福宝公司义工。当时高彦娥反复打电话和到她的店里给她说,加入七福宝公司很赚钱,只要交3000元钱注册七福宝公司账号,成为公司义工,然后在两个月之内发展3人交3000元加入成为公司义工,每个月就能领七百多元工资,所发展的3人又分别发展3人加入,以此类推,工资越来越高。如果找不到人,也可以自己出钱注册公司账号当作是自己发展的义工。由于高彦娥反复给她讲这些,给她洗脑,她后来就相信了。她就用手机转账3000元给高彦娥,高彦娥把3000元交给七福宝公司,给她注册账号成为公司义工。后来一个月时间里,她介绍了刘某3成为公司义工,为了能领到多的工资,她又交了6000元给高彦娥帮她注册公司会员账号。她获得公司返利2000元,损失了7000元。
172.证人张某6的证言证明,2018年5月23日她和江某一起吃饭,通过江某介绍七福宝了解居家养老项目,一次投资12000元,每个月能得800元收益。她交了12000元的会员费给江某,江海帮她注册的,她的直接发展人是江某,七福宝公司只返利过800元,损失了11200元。
173.证人周某3的证言证明,2018年4月,田某3介绍说七福宝公司是居家养老的产业,正在筹备上市,公司开始原始股份出售,现在不买以后就买不到了。田某3还说七福宝公司在威宁有一个数据中心正在建设,搞庆典大会,他开车和田某3就去威宁了。到威宁后,在威宁十字路第一个红绿灯往右的一个幼儿园里,看见那里有很多人围着,钢架墙的活动板房上挂了一块内容为“贵州七福宝公司威宁数据中心落成庆典仪式”的喷绘,有一个叫谢皓阳的人在现场宣传七福宝公司,谢皓阳也是负责威宁数据中心建设的负责人。宣传的内容是,七福宝是一家做居家养老行业的公司,公司即将要上市,公司很好,国家领导人都已验收,还有少部分的资料待进一步完善,交3000元成为义工开户。谢皓阳说交12000元才划算,交12000元可以领3年工资,每个月有八百多元工资,还有股份和保健品,他交了12000元,领到一套冬虫夏草。谢皓阳还宣传说成为公司义工后可以推荐义工,公司的名额有限,名额要满了,要推荐的抓紧时间,推荐义工的好处就是可以得到佣金。他不懂操作,是田某3帮他操作的,他属于田某3的下线,他提现过2次,一次提现1000元,损失了10000元。七福宝公司登录网址是××。
174.证人王某6的证言证明,2018年5月,周某1给她介绍七福宝公司,说七福宝公司有一个很好的居家养老项目,有兴趣去看一下,公司在贵阳,法人叫王新。几天后,周某1打电话叫她和王某6到旺客隆超市旁的一个美容院,周某1、罗某1、李某8、江某、谢皓阳等十余人在美容院里,当时李某8、谢皓阳、周某1、罗某1都分别宣传七福宝公司,意思是只要交3000元注册七福宝公司账号,成为公司义工,然后发展3人每人交3000元成为公司义工,自己每个月就能领几百元工资,所发展的3人又分别发展3人加入,以此类推,发展的人越多工资越高。在2018年6月,她和向某到江某家,她和向某每人用手机转账24000元给李某8,李某8帮他们注册七福宝公司账号成为公司义工,李某8给她注册的是3个账号但只激活了2个账号,可以提现了,另外1个账号要推荐到人加入公司才能激活。她总的返利三千多元,其余交的钱都损失了。
175.证人吴某3的证言证明,2018年4月,他经李菊介绍七福宝公司后注册成为公司会员,公司地址在贵阳观山湖区,法人叫王新。公司会员账号是李菊用他的身份证帮忙注册,平时是李菊帮忙管理操作,他用3个身份证注册了3个账号,一共通过微信转账交了36000元,七福宝公司在半年前就没有返利了,他损失26000元。
176.证人舒某1的证言证明,2018年4月12日韩宇华打电适告诉他,4月14日七福宝公司在贵阳观山湖区会展城开新闻发布会,叫他去参加新闻发布会,参加新闻发布会时遇到周显贵,周显贵也是七福宝公司会员。2018年5月至6月,他和韩宇华、周显贵一直在聊七福宝公司,韩宇华、周显贵说七福宝公司被工商局罚款一百多万。他后来和七福宝公司老总王新在遵义市海尔大道南岭公园见面后与王新对七福宝公司被处罚一事及公司的居家养老项目等进行探讨后,他交了12000元给周显贵,用他父亲舒某2的名义一次性注册了4个七福宝公司账户,周显贵给了他4个账号及密码。一次性注册4个账号是因为按七福宝公司的规定,交3000元注册成为会员后,必须发展3个下线(会员)每个月能在公司领七百多元工资。除了这4个账号之外,他还发展了熊渊、周某4、刘明婷,都是通过交3000元给他,他又转给周显贵的。同时和保利朱来绿叶店的合伙人刘明婷、周某4共同协商智慧居家养老产业的趋势,确定与七福宝公司签订遵义数据中心服务合同。后来他和刘明婷、周某4、周显贵、韩宇华一起去贵阳观山湖区七福宝公司的时候与祖朝辉签订了数据中心协议,并交了10万元保证金。七福宝公司的运作模式是投资者向公司缴纳3000元注册公司会员,成为普通会员后必须直推3个会员成为兼职义工,每月领取工资772元,否则没有工资,当发展的会员分别在A、B区达到6:6时,每天能领到231元工资,他现在能领每天231元的工资,但从未提现过,只是得过公司产品杜仲雄花晶。七福宝公司董事长是王新,祖朝辉负责公司数据中心,张某2负责电子商城,赵乃洪负责财务,张某12负责行政,其他的管理人员张廷军、罗某3、梁灿、姓魏的、赖海兵也是负责数据中心。王新来到遵义后,在遵义成立了汇福怡养健康养老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简称汇福怡养公司)和汇福怡邻大健康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简称汇福怡邻公司),汇福怡养公司的法人是王继杰、向英,汇福怡邻公司的法人是孙光贵、付某1,王新准备成立汇福集团公司但还没有注册下来。他现在在汇福怡邻公司担任销售主管,汇福怡邻公司的运营模式是二级分销制,比如甲交3000元,可以选择男女咖啡各4盒或陌上轩酒店足浴服务5次加男女咖啡各1盒,若甲推荐成功乙购买3000元的产品,甲就可以从中获取乙购买产品3000元的15%的销售奖,如果乙又推荐丙来购买3000元的产品,甲可以一次性从丙买产品的3000元中提成10%的销售奖,如果丙推荐成功其他人后,甲可以在推荐成功的7个人以内就有1%的业绩奖,然后发展人数就封顶。公司销售产品的15%用来补偿之前七福宝公司还没拿回本钱的那些会员,也就是说一次性购买6000元的产品,就可以享受公司面向全国销售的15%新增业绩分红,到1.2万元封顶,享受分红后还需向公司够买1500元的产品,实际公司盈利是靠赚取所卖出品的差价,同时支持居家养老产业发展。汇福集团公司的地址是在遵义市播州区,因为公司要补偿之前七福宝公司还没有拿回本钱的那些会员,所以就将原七福宝公司系统的会员数据平移到汇福怡邻公司系统上。
177.证人张某7的证言证明,2017年他到七福宝公司应聘,公司董事长是王新,但当时是祖朝辉进行面试,他经过面试进入七福宝公司,公司给的工资是2400元/月,2017年开年会时工资涨到3800元/月。刚进公司时分到祖朝辉负责的数据中心事业部工作,到2018年三四月,网络技术部主管张廷军叫他熟悉“七福有家”系统(现更名为汇福有家智慧养老平台,又称养老系统),熟悉之后给公司数据中心的工作人员讲解,还有就是配合祖朝辉的工作,到5月七福宝公司被工商部门查封,后来七福宝公司就搬到遵义成立了汇福集团,汇福集团的具体地址是在遵义市播州区,汇福集团还在继续使用原来七福宝公司的系统和数据。七福宝公司有一个“集福宝”商城APP,需要购买3000元产品成为公司会员,养老系统是安徽合肥的一个网络公司开发的,养老系统主要包括1个养老系统PC端、4个APP(老人端、子女端、服务端、管家端)和智能腕表。汇福集团的董事长是王新,祖朝辉也在还是汇福集的高层,汇福公司、汇福怡邻公司都属于汇福集团。我在遵义这边从事的工作和之前在七福宝公司的工作是一样的,主要就是养老系统的应用讲解。2018年他曾在公司购买5套产品,每套1200元,交了6000元钱给汇福怡邻公司,但是到现在也没有得到产品的销售提成。
178.证人昝某的证言证明,2018年经向欢介绍,他到遵义的汇福集团上班,入职后到了向欢所在的教培部,每月工资3000元。刚到公司,就拿到一些学习资料,内容主要都是关于公司是如何办养老的。汇福集团公司旗下有汇福怡邻公司、汇福公司、大健康中茶臻运公司。汇福集团的总经理是王新,汇福怡邻公司的法人是孙光贵,汇福怡养公司法人是王继杰,大健康中茶臻运公司的法人是高某5。汇福集团有总裁部、商城物流部,赵剑锋和彭相森是副总裁,行政部的负责人喻某,财务部负责人是文某,教培部的负责人是向欢,客服部的负责人是余某2,商城物流部负责人是林某2,祖朝辉、孙光贵、王新、余某2等人是以前七福宝公司的。七福宝公司的董事长是王新,七福宝公司也是做养老的,只要交3000元购买公司杜仲雄花晶、冬虫夏草等产品成为公司会员,成为会员后,再推荐3人购买产品,每个月就能得772元佣金,其他的他记不清了。公司从贵阳搬到遵义红花岗区后,在之前的佣金制度基础上修改了两次会员佣金制度。
179.证人林某2的证言证明,他2017年10月27日应聘到七福宝公司,经祖朝辉面试后正式上班,一直在行政部门打杂,每个月工资2400元,2018年3月底公司安排他到商城物流部工作,负责物流方面的业务,到2018年初工资涨到每月3800元一直发到11月,七福宝公司就被封了。2018年10月19日七福宝公司搬到遵义,他也随公司去了汇福公司上班。他所负责的业务是,有人向公司交3000元注册会员同时选购产品,他在网页上能看到会员的姓名、电话号码、身份证号码、家庭地址和所选购产品等信息,他负责把这些信息发给供货厂家,厂家反馈一个快递单号后直接寄产品给会员,他将快递单号填入公司后台。填写供货公司反馈的快单号,他在公司上班期间大概发了一两万单货。七福宝公司在网页上出售的商品有北冬虫夏草、新疆玉石手链(吊坠)、红茶和阿胶糕、西湖龙井绿茶、杜仲雄花晶、保健瘦身装、铁皮石斛、铁皮石斛冻干颗粒,每套商品在网页上标价3000元,向公司交3000元购买一套商品就能注册成为公司会员,可以推荐别人购买产品成为公司会员,自己从中得返利,推荐的人越多返利越高。2018年5月,七福宝公司因涉嫌传销被贵阳市观山湖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查封,过了四十多天解封后没多久,公司就搬到遵义市播州区,成立了贵州汇福集团,公司的董事长是王新,汇福集团公司下面还有子公司贵州汇福怡养使康养老产业发展直公司和贵州汇福怡邻大健康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他在遵义这边做的工作之前一样,汇福集团还在继续使用七福宝公司原来的系统和数据,之前所在的商城物流部改为电商部,负责人是张某2;数据中心事业部负责人是祖朝辉;网络技术部负责人是张廷军;行政部负责人在贵阳的时候是张某12和罗某3,公司搬到遵义后不清楚,教培部负责人是吴乐武和向欢,义工事业部负责人是宋德莉,财务部主要是赵乃洪在做。
180.证人文某证言证明,2018年8月,经付艳娜介绍到贵州汇福怡养健养老业发展有限公司上班,任财务部任财务总监一职,主要负责财务对外报账。她在该公司报了9月、10月的财务报表(零申报),赵乃洪讲11月贵州汇福怡养健康养老产业发展限公司对公账户有一百多万入账,是从汇福怡邻大健康公司汇过来的钱,11月底她安排刘毅去报税务报表,公司总共就报了这三个月的税务报表。成立集团公司必须有四个子公司,所以汇福集团就有四个子公司,分别是汇福怡邻大健康公司、汇福怡养健康养老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大健康中茶臻运公司、汇福怡邻大健康一公司,目前只成立了汇福怡邻大健康公司和汇福怡养健康养老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大健康中茶臻运公司、汇福怡邻大健康一公司还没有办理营业执照。2018年9月,听付艳娜说买了这个产品好,至少推销3人来买这个产品,就能领工资,她通过微信转账给付艳娜买了3000元公司产品成为公司会员,选产品时付艳娜介绍说公司有冬虫夏草、杜仲、首饰等,她得到的产品是杜仲。财务部有她、李某4、唐某2、刘毅、周某4、赵乃洪,因为赵乃洪没有把七福宝公司的账对接清楚,她给王新汇报后安排汇福怡邻大健康公司的周某4来汇福怡养公司财务部上班,周某4主要负责出纳工作,赵乃洪就继续整理七福宝的账务,只有赵乃洪清楚七福宝的账。汇福公司在2018年8月成立后一直没有办公场所,直到11月才到遵南大道侨龙财智国际C栋17楼办公,但租房合同、装修合同王新没有给她,她不清楚装修、租房费用,在她手里签过二十万给装修公司,办公桌椅都是装修公司一起做的,电脑有的是以前七福宝公司的,有一部分是新采购的,采购电脑的费用是赵乃洪支付的。
181.证人周某4的证言证明,2018年12月1日汇福怡邻大健康一公司经理舒某1介绍她到贵州汇福怡邻大健康有限公司上班,任出纳,12月6号经文某调整,到汇福公司财务部任出纳,两个公司是在一起的。她主要工作是管钱,但是公司都没有资金进出。她到公司后,王新和文某安排赵乃洪交账给她,但赵乃洪一直没有交。2018年八九月份,她在汇川区看到养老宣传,就去七福宝智慧居家养老数据服务中心汇川分公司,交了3000元购买了一盒杜仲雄花晶,当时还有说二级分销、养老项目等内容。后来在10月份数据中心的张某7、祖朝辉、向英、高某5给她宣传了大健康养老的老年端、子女端、服务端、管家端的APP,张某7给她手机安装给了这些APP。汇福公司行政部负责人是喻某,财务部负责人是文某,养老产业公司负责人是向英、王继杰,汇福怡邻大健康公司负责人是孙光贵。
182.证人唐某2的证言证明,2018年4月她通过网上应聘到七福宝公司上班,任财务助理一职。公司运作模式是一推三运作模式,交3000元注册一个公司账号,注册后再介绍3人注册就能得公司返利。公司用她的身份证办了一张浦发银行卡用于给公司会员返利打款,赵小红安排她将公司转入浦发银行卡的钱再转给公司会员,打给会员的钱她的电脑上有打款记录。她的工资都是赵小红用公司的对公账户以银行打款的方式打在她的工资卡上。
183.证人吴某4的证言证明,他妻子张某8用他的身份证在七福宝公司注册了会员,之后没有多久张某8告诉他,七福宝公司是搞居家养老的,用他身份证在七福宝公司注册会员花了3000元,注册之后发展3个下线就能领工资,每天领120元,扣除手续费之后每天有一百多点,等公司上市之后还可以拿股权,他听后就将自己的一张农业银行卡发给张某8,每次提现到银行卡,他都将钱转给张某8,张某8又继续投在七福宝公司,这张农业银行卡上一共提现了两三万。
184.证人张某8的证言证明,2017年的下半年,她在贵阳打工时看到七福宝公司宣传单,上面讲的都是怎么养老、怎么帮助老人这些,而且投资进去还能有收益,她按照宣传单上的地址到七福宝公司后,看到很多人在公司里面听课,苟元万在讲台上讲课,说交3000元成为七福宝公司会员,可以得3000元产品,后期还能得到公司提供家庭服务,只要购买了七福宝公司产品公司还发3年的奖金。听完课后她交3000元到七福宝公司财务买了一单成为公司会员,后来又用老公吴某4和儿子、女儿的名义买了几单,提现用的是她自己的农业银行卡,七福宝公司从2018年6月以后就没有返利了。她成为七福宝公司会员后,公司拿给她一些冬虫夏草等产品,并指导下载七福宝APP,在APP上提现。她去七福宝公司的时候都看到苟元万在给别人讲课,都是在宣传养老和公司会员,七福宝公司的模式是在规定的时间内推荐3个人加入公司成为会员,每个月可得七百多工资,推荐的人越多奖金越高,如果推荐不到人,还想要奖金的话,就只能自己交钱补单。
185.证人陈某7的证言证明,他是陈萍的弟弟,他母亲赵某4办的一张工商银行卡一直是陈萍在使用。
186.证人刘某7的证言证明,陈萍介绍她与七福宝公司董事长王新认识,王新介绍了七福宝公司的居家养老项目及具体运作模式,交2700元成为公司义工,再发展3个义工,就能参加养老分红。她在2017年8月加入七福宝公司成为公司会员,当时通过支付宝支付了2700元给张廷军,她在七福宝公司发展的义工有苟元万、孙国秀、蒙山,一个多月后因为蒙山推销的“蒙山酒”未能挂在七福宝电子商城上,她和蒙山就退出了。她有七福宝公司的一个后台账户,满300元就能提现,总的提现不到一万元。
187.证人马某2的证言证明,2017年9月,他经宋德莉介绍认识七福宝公司总经理王新,王新说七福宝公司是专门做养老产业,发展前景很好,结合从网上看到国家关于养老这一块的政策,他对这个项目很感兴趣。第二天他又和宋德莉到七福宝公司后,看到去公司的人很多,王新在给那些人讲解养老的事情,当时王新在大屏幕上点开了安徽数据中心,点开录进系统的一家人的所有资料,王新说以后年轻人在外面工作,没有时间照顾老人,每个家庭可以交2000元的入网费,就可以得到手表报警器、一部手机以及报警器的项链,在家中老人有需要,如交水电费、接送小孩、买菜等,公司数据中心直接派义工过去服务,只要付服务费就行。他听后觉得很震撼,而且七福宝公司墙上挂了好多中央及地方政府发的牌匾,很正规,就决定跟着做这个项目。当时问王新如何推广此项目,王新说每个人交3000元成为公司的义工后后,就有资格去推荐义工,但是没有工资,必须在60天内向公司直推3个会员成为义工,扣除相关手续等费用,每个月能领七百多元工资,后面发展的A区:B区人数越多,你能领到的工资就越多,但是A区B区人数必须平衡,后面王新讲太多记不清了。他当天交3000元成为公司会员后又重复买了3单,然后回湖南了。到2018年二三月,七福宝公司在群里发公告说和五新公司合作,要上市了,他就到贵阳七福宝公司了解后,又投了18单,总共54000元,所有交的钱都是通过微信转账给七福宝公司财务负责人赵乃洪,他还下载了七福宝APP,上线是宋德莉,从七福宝APP提现的钱也是赵乃洪打给他,他提现过81000元,七福宝公司已经很久没有返利提现了。
188.证人田某1的证言证明,2017年9月苟元万发了七福宝公司的推广信息在微信群里,他通过这个推广信息了解到七福宝公司。苟元万说七福宝公司是做居家养老的,交3000元成为七福宝公司会员,交的3000元可以用来买公司冬虫夏草、杜仲雄花晶、手链等产品,还有一个七福宝公司股权证书,成为公司会员在27天内推荐3人成为七福宝公司会员,在3年内每月可以领工资700元。他刚开始一次性用银行卡刷了9000元给宋德莉购买了3个公司会员,后来又陆续购买了十万元左右的七福宝公司会员,他发展了徐永慧、伍邦敏、曾幸福,王某7是公司安排成他下线的。他在七福宝公司APP上提现总共有四十余万元。邬萍也是七福宝公司会员。
189.证人王某7的证言证明,2017年12月,田某1给她介绍七福宝公司情况,说只要交3000元成为七福宝公司会员,有1000元的股权,还有一张可以在七福宝商城里面购买商品抵扣部分现金用的30万元金卡,成为公司会员后再发展3个会员就能领工资,也可以自己一次性交12000元得4个账号,这样也能领工资。刚开始她交了9000元注册3个会员账号,田某1将邬萍安排成她的下线,后来她又用女儿冯玉茜、侄女熊莲、张开萍等人的名义交了39000元买了13个会员账号,在手机上下载了七福宝APP,在APP上就能用这些会员账号提现,她提现了五万元左右,扣除手续费等得了三四万。她成为七福宝公司会员后就只发展了李光润,带李光润去过七福宝公司一次。
190.证人张某9的证言证明,2017年10月中旬,邬萍介绍说七福宝公司在招义工,项目不错,龚波、邬萍和他还有另外两个不认识的人就去七福宝公司听王新和姓张的、苟元万、宋德莉讲课,主讲是张廷军。讲课都讲了七福宝公司的情况,要打造数据中心,养老服务,并且招义工,交3000元成为公司义工,公司赠送棉被,还赠送10万元优惠券,可以在七福宝商城买东西,成为义工后再招3个义工,就能领3年工资,每个月领八百多元。他就用微信转账3000元给七福宝公司财务赵乃洪成为公司义工,他成为义工后第二天推荐了李丽萍,他带李丽萍到七福宝公司总部听课,张廷军、苟元万、宋德莉跟李丽萍讲的和之前他来听课的一样,李丽萍听后就交了3000元成为公司义工。第三天他带曾某去七福宝公司去听张廷军讲课,曾某听完交了3000元买单,他后来又带了一个人来公司听课交钱成为义工,他就没有推荐了,他从2017年11月1日开始领工资,领到2018年6月,领的是一星义工的工资,总共领了五六万元。曾某还推荐了周寿林、黄小江。七福宝公司董事长王新负责公司全盘工作,张廷军负责义工的业务、后台数据,赵乃洪是公司财务,主要负责收义工购买产品的钱还有义工工资发放,苟元万、宋德莉主要负责宣传、讲课,邬萍也讲过课的,还有郭光军对接养老数据中心。七福宝公司主要是口口相传讲课,公司有2个微信群,吴学辉在微信群里说万一公安打电话问就说不在,风头过去就没事了。他就把这个消息给邬萍说了,叫邬萍注意不要被抓了。
191.证人范某的证言证明,李永科购买了七福宝公司产品成为义工后,给他和吴乐武、沈德美、杨先琴、袁子清、刘芳介绍说七福宝公司有一个居家养老的项目,大家可以一起去公司了解。2017年10月31日他们一起去七福宝公司,王新和祖朝辉详细地介绍了七福宝公司现在的情况和未来发展方向,王新讲了大概框架后祖朝辉再具体的讲框架里做的是什么,怎么去实现,需要大量的义工来参与才做得下去。他和吴乐武、沈德美、杨先琴、袁子清、刘芳就凑了3000元交给李水科并写了一个合同几人平分这3000元所得收益。后面几人又各自买了一单公司产品,当天一共买了8单。他排在妻子刘芳的下线,袁子清和沈德美、杨先琴排在了吴乐武的下线。他只发展了范理萍和刘玉荣,袁子清欠他钱,袁子清账号收益给他用来还账,公司安排了很多新来的人在他的下线,但是他不认识,后面他又用妻子刘芳的身份买了20单产品,每一单的产品有冬虫夏草,杜仲雄花晶,玉石等加上一份七福宝公司股权证书。七福宝公司网络的运作模式是交3000元买一单公司产品成为公司义工,然后再招3名义工每个月可以领九百多元工资,可以领3年。下线发展的人分A、B两区,当两个区的人达到6:6时,每月能得五百多元;达到20:20时,每月能得九千多元;达到40:40时,每月能得一万六千多元;达到80:80时,每月能得30000元,他是二星义工,在七福宝APP上他的下线有二千多个账号。之后李永科和胡伟群又喊去公司听过苟元万和一个姓周的男的讲课,讲全国要建设一万家七福公司数据中心,大量录入家庭信息,服务更多的家庭老人,需要大量发展义工,前十万个义工还可以得到公司赠送的七福宝公司的一份股权。每月7号是公司的公益日,他参加过七福宝公司的宣传活动,去社区和养老院做公益活动宣传七福宝公司文化,做活动最少有四五十人,多的时候有一百余人,基本上公益活动都是在微信群中大家提出方案后由宋德莉决定。七福宝公司董事长是王新,祖朝辉是各数据中心总负责人,宋德莉是义工部负责人,苟元万是教培部负责人。苟元万、宋德莉、李永科、谢皓阳、李雪都会在微信上发七福宝公司宣传信息,他也会跟着转发,在七福宝公司得的返利就是从每个义工买产品的3000元里来的。因为七福宝公司在贵阳涉嫌传销被工商处罚,银行的监管变严了,公司搬去遵义后就改名为汇福集团,汇福集团下面还有汇福怡养大健康公司。
192.证人李某7的证言证明,2017年11月,曾仕莲给她介绍推销七福宝公司产品,说七福宝公司是做居家养老的,只要交3000元成为公司会员,再拉3个人交钱成为会员或者自己交3个人的钱,每个月能领800元工资,可以领3年。后来她去七福宝公司看过之后,通过微信转了6000元给曾仕莲买了2单产品。过了一个月,曾仕莲又打电话叫她拉人交钱成为会员,这样工资要高点,她就以她和她丈夫、两个娃娃的名义又买了12单,每单3000元,钱通过威奢乡农村信用社汇给曾仕莲了。她和她兄弟媳妇周萍共发展了13个人,每人的工资每月就能得5400元,现在返还给她的工资有一万二千元左右。七福宝公司的运作模式是交3000元成为会员,再拉3人成为会员,每天能领工资120元,扣除一些费用后每个月能领800元,当A区:B区达到6:6,A区和B区必须要平衡,每月能领工资五百元左右,60天之内A、B区要达到12:12,工资就会越高,如果达不到,就会降到每月领800元,总之拉进公司成为会员的人越多,得到的工资越高,在一定时间内拉不到人,就会降级。
193.证人徐某3的证言证明,2017年11月,他经刘志华介绍七福宝公司成为公司会员的,刘志华说七福宝公司赚钱,让他一次性投资39000元,每个月有七千多元的收益,一共返息3年。他给了刘志华39000元,刘志华帮他弄了13个账号,给了他13个七福宝公司内部股权证。从2018年5月开始,这些账号就登不上了,期间他一共提现了20000元,现在还亏损19000元。七福宝公司运作模式与证人高某1所述内容一致。
194.证人但某的证言证明,2018年6月,李丽介绍七福宝公司是做居家养老的,如果想在公司上班,就先交12000元,她考虑了以后就到遵义市红花岗区人民政府对面公交车站旁的七福宝公司,交了12000元给李丽,李丽就只是对她说她已经成为七福宝公司股东了,以后按照缴纳的资金分红,没有说其他的了。2018年10月李丽又打电话让她交3000元,可以多分一点红利,她就又交了3000元钱给李丽。她的直接发展人是李丽,七福宝公司只在2018年9月返利1000元,之后就没有返过利了。七福宝公司的运作模式和证人高某1所述的内容一致。
195.证人杨某4的证言证明,2018年7月,他在网上看到关于七福宝公司的介绍,交3000元会费成为七福宝公司义工,并得七福宝公司冬虫夏草、杜仲等产品及股权证书,成为会员3个月后,每个月返利720元,可以返利3年。他用自己的还有妻子龙姿灵、孩子杨璧榕、姐姐杨馥源、外甥江宣佑的身份信息通过微信转账一共交了15000元的会费,得了七福宝公司的股权证书以及冬虫夏草、杜仲等产品,并提现了720元,剩余的钱都损失了。七福宝公司地址开始是在贵阳,后来搬到遵义,法人是王新,在王新被抓了以后他才知道七福宝公司涉嫌传销。
196.证人马某3的证言证明,七福宝公司根据积分、福宝提现佣金,交3000元为公司会员后,为了提高层级、积分获利,会员可以用自己的身份信息交3000元发展1个公司会员,直接安置成本人的下线,可以安置若干下线,会员都是从七福宝公司两个对公账号、以及赵乃洪、张廷军的账号进行缴费的,他是孙巨生介绍成为七福宝公司会员的,他投了12.9万元,提现了四万多元,其余的都还在七福宝公司账面上。七福宝公司运作模式与证人高某1所述内容一致。
197.证人王某8的证言证明,他是贵州雕梁画栋建筑装饰设计公司的负责人,他的公司给贵州汇福怡养健康养老产业发展有限公司装修侨龙财智国际C栋17楼的办公地点,2018年7月,孙光贵找他们公司给贵州汇福怡养健康养老产业发展有限公司装修侨龙财智国际C栋17楼的办公地点进行装修,孙光贵说装修预算在200万以内,第二天他和公司的设计师与孙光贵、王新去看了侨龙财智国际C栋17楼,看了之后他们公司就整理出设计、预算及装修合同,2018年8月11日通知王新、孙光贵到公司看了设计、预算和合同后,王新当场就签订了装修合同,王新付了8万定金。后来在装修过程中,他们公司收到汇福公司工程进度款四十万,后面又零零散散的收到贵州汇福怡养健康养老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的打款,装修完毕后,王新又要求整改过几次,整改完毕后他们按照预算清单把家具搬进去后,王新又要求增加及更换了一部分家具,汇福公司入驻办公后,王新一直以各种理由推脱未支付装修尾款,过了一个多星期,王新的公司就被查封了。他们公司装修花费了141万元,但收到汇福公司只有127万元,消防整改的14万元是汇福公司付给施工人员的。
198.证人蒋某3的证言证明,国辉公司是五新公司的子公司,两个公司的法人都是万国英。2016年2月6日,国辉公司和七福宝公司签订了一份买卖合同,当时是国辉公司股东周章辉和七福宝公司法人王新签订的。七福宝公司购买国辉公司的产品,协议签订后七福宝公司需向国辉公司缴纳合作保证金100万元及产品包装保证金100万元,这200万中有70万元打给了五新公司,有130万元打给了国辉公司。签订协议后,七福宝公司多次购买国辉公司的杜仲雄花晶、杜仲饮料、面条、晶粉等产品,也购买五新公司的杜仲雄花晶,都有出货单。七福宝公司购买过价值2934760元的产品,目前两个公司连保证金一共收到七福宝公司4147580元。
199.证人张某10证言证明,她和周某5、陈森凤等人在威宁一家餐馆吃饭,周某5说七福宝公司在做居家养老,专门为老年人服务,只要交3000元在注册成公司会员,也就是公司义工,就能享受公司服务,如果推荐3人成为公司会员,每个月能领八九百元。第二天她用微信转账3000元给周某5,周某5帮她把钱转交给七福宝公司、下载了七福宝APP注册了账号成为公司会员。她去过七福宝公司一次,公司法人是王新,当时七福宝公司宣传的是交3000元会员费成为公司会员后,在60天内必须向公司直推3个会员成为兼职义工,扣除提现的各种费用,每月能领工资七百多元,否则没有工资;当发展的会员人数达到A区:B区比例为6:6时,每月有五千多元工资:当比例达到20:20时,每月有七千多元工资;A、B区人数比例越高,获利越多。为了能领工资,她自己又微信转账6000元给周某5另外注册了两个账号,她在七福宝APP上显示的上线是周某5,下线是陈森凤。从2018年3月开始每月领七百多元工资,总共提现了3400元。
200.证人周某5的证言证明,2017年12月,他在贵阳遇到唐建红说金阳有一个七福宝公司做养老行业,为老年人服务,公司为老年人配备手机、挂牌、座机、腕表四件套,这些设备安装了红、绿键连接到公司平台,按绿键提供服务,按红键提供紧急救助,老年人生病、摔倒等就可以按红键,公司平台收到后就会通知老人子女、报警等。他听后认为不错,询问了公司地址后第二天到了七福宝公司,到公司后看到苟元万在给一堆老年人上课,上课说的内容与唐建红说的一样。七福宝公司董事长王新负责公司全部工作,副总裁祖朝辉负责居家养老项目。过了两三天,他带钱到七福宝公司,表明想做威宁县县级代理,工作人员带他去见公司副总祖朝辉,谈妥后他和祖朝辉签了代理合同,当时通过POS机刷了2万元保证金给公司,保证金等威宁县级公司成立后退还。因为要成为公司会员才能推荐义工、商家,推3个义工能领工资,他通过微信转账交了9000元给七福宝公司财务赵乃洪注册开通了3个公司账户,后来七福宝公司迁到遵义改名为汇福集团下面的汇福怡养大健康公司后,他又交了2000元的强制家庭入网费、3000元推荐单。2018年7月七福宝APP上显示他是兼职义工,上线是唐建红,成为会员后,他发展和他一起招生的张某10加入七福宝公司成为会员安排成他的下线,张某10通过微信转3000元给他,他把钱转给赵乃洪,成为七福宝公司会员后他一共获利33400元。七福宝公司网络运作模式是缴纳3000元在公司网站获得账户密码成为普通会员,在60天内必须向公司直推3个会员成为兼职义工,每天能领工资120元,这120元扣除50%商城消费所得税、1%慈善基金、9%个人所得税及扣出1200元平台维护费,工资770元/月,否则没有工资;当发展人数达到A、B区比例为6:6时成为小组创始人,工资400元/天,8080元/每月;比例为20:20时成为团队创始人,工资648元/天,7340.8元/月;此时在90天内你必须上一星义工,否则工资停发,比例为40:40时成为一星义工,工资1018元/天,10880元/月;比例为80:80时成为二星义工,工资2000元/天,23000元/月,后面的他记不清了。
201.证人龚某2的证言证明,2017年12月,梁灿给她介绍七福宝公司,说是居家养老的,交3000元买东西,并且在3个月内介绍3个人交钱成为公司会员,每个月能领七百多元工资,发展的人越多工资越高。她听了后又到七福宝公司听王新讲课,听完课她交了3000元,当时讲的是有发手机、手环、可视电话、信用卡软件,但后面都没得。她成为公司会员后,介绍了两个人成为会员,她自己又交钱买了一份就成推荐3个人了,只得过工资七百多元。
202.证人陈某8的证言证明,2018年三四月,同事丁显会给她说七福宝公司搞居家养老,交9000元返利,最好交21000元,返利更高,叫她可以去公司看看。后来有一天,韦丽、韦娅对她宣传说交21000元,每天返利一百多元,每个月返二千多元,周末节假日不返利。她和丁显会各自就交了21000元,下载七福宝APP得到账户密码后第二天就返钱了,还得了一盒冬虫夏草、一个股权证书。过了一个月后她和丁显会的账号都没有返钱,韦娅说从第二个月开始每个月都要有人交钱进来才返利,如果没人交钱进来就返不到钱,后来她就没有管了,到现在也没有再得过钱。
203.证人曾某的证言证明,2017年10月,张某9喊他一起去贵阳观山湖区七福宝公司考察一个养老项目。第二天到七福宝公司后,张某9给他说现在加入七福宝公司成为会员,公司可以给家里老人提供养老服务,推荐人加入公司成为会员就有工资收入,让亲戚朋友下载七福宝APP,交3000元会费成为公司会员义工,然后让加入的会员继续给他们的亲戚朋友推广居家养老项目,会员要拉其他人进入七福宝公司,公司平台分为A、B区,会员拉进来的人员在A区和B区,A、B区人数比例为3:3时会员升为兼职义工,每月返利812元,但提现要扣除10%提现手续费,1%公益基金,个人所得税和商品消费税等,总的要扣13%,越往后发展级别越高工资越高,发展的人比例为6:6人升为小组创始人,比例达到20:20时升为团队创始人,每月返利5400元毛收入,比例为40:40时升为一星义工,每月返利9450元,比例为80:80时升为二星义工,每月返利16600元,比例为260:260时升为三星义工,每月返利3.28万元,比例为475:475时升为四星义工,每月返利6.6万元,比例为750:750时升为精英星义工,每月返利11.8万元,当拉进来的人数比例达到750:750时,公司平台就会开通C区,当A:B:C区达到150:1500:400时升为爱心大使,每月返利32.8万元,比例为2700:2700:700时,成为爱心总裁后封顶。还有七福宝公司员工说现在交3000元成为义工再推荐3个人每天就能领108元工资,可以领3年。当时他找不到人推荐,就自己交了12000元注册会员成为张某9下线,几天后他推荐黄小虹、周春林加成为公司义工。他的下线一边有六十多人,另外一边有一二百人,他工资最多的时候每天有一千多元,他在七福宝公司总共提现71800元。
204.证人田某2的证言证明,2018年6月他通过姐姐田某3成为七福宝公司会员,田某3帮他交给七福宝公司会费12000元,他将这12000元在七福宝公司网站上购买了4盒东阿阿胶,阿胶一个星期后就得到了。
205.证人周某1的证言证明,七福宝公司地址在贵阳市观山湖区,公司法人是王新。2018年3月,江某说贵阳有家七福宝公司是做居家养老的,交3000元钱购买公司的产品,就可以成为义工,如果消费满12000元,也就是增加消费4单,每月可领八百元左右的工资。她和江某就去贵阳七福宝公司看看了解情况,到公司后,王新给他们十多人讲课,王新说以后公司会开数据服务中心,可以上门给老年人服务。在一个会议室看到祖朝辉在台上讲,他讲的是数据服务中心,讲了很多关于居家养老的。当天她通过扫二维码的方式交了3000元给七福宝公司注册会员,后来她又陆续转12000元给七福宝公司以她和她老公陈某2名义注册会员,钱是通过手机支付宝转账的。成为会员后她得了1盒茶叶,1个玉石项链,5盒冬虫夏草,其他的是杜仲雄花晶,还有5张股权证。她的上线是江某,下线是陈某2、陈文定、向某、张旭,陈文定投了6000元注册公司会员,向文举投了48000元,张旭投了12000元,都是把钱转给一个叫汇福怡养居家养老的账号。
206.证人田某3的证言证明,2018年5月,她和朋友在赫章吃饭,吃饭时聊到在七福宝公司网站上买东西,可以得福宝积分当现金消费,将来老人还可以养老。后来,她打听到在赫章购买七福宝公司东西的人很多,她就花了9000元买了3盒冬虫夏草。
207.证人罗某4的证言证明,她在2018年5月7日通过她大嫂江某介绍成为七福宝公司会员,江某说让她在七福宝公司投资钱,居家养老投资一个月以后就有几百块收益,当时她交了12000元,相当于买了4个股份。她只是把银行卡号发给江某,交的钱是江某垫付的。她的直接发展人江某,在投资后的第一个月返了900元后到现在七福宝公司网站登录不上去了。
208.证人谢某5的证言证明,2018年3月,谢焕给她说了七福宝公司的,当时一群人坐在一起吃饭听大家说这个还可靠,就抱着试试的态度通过扫七福宝公司二维码交了12000元会费注册了公司账号,投资第一个月从里面提现过700元,但钱根本没有到账,总的损失了12000元。
209.证人安某2的证言证明,2018年4月,她和李某8在赫章郝某开的美容院里,李某8说七福宝居家养老公司前景特别好,交12000元消费4单,公司每个月返还佣金900元,消费越多领的佣金就越多,郝某也在旁边说七福宝公司特别好,郝某和李菊都在做七福宝,李菊还是郝某的上线。她觉得可以,当场就转了钱给郝某,加入七福宝公司成为会员,后来陆续一共转了36000元给郝某和李菊,买了12单,其中她用表姐安某1的名义买了1单。
210.证人钱某的证言证明,2018年3月,罗某1说七福宝公司有一个很好的居家养老项目,是合法的,只要交3000元注册成公司义工,然后在两个月之内发展3个人交3000元成为公司义工,每个月就能领九百多元工资,所发展3个人又分别发展3个人加入,以此类推工资会越来越高。后来罗某1、李某8等人带他到七福宝公司的毕节数据中心考察,在毕节数据中心,谢皓阳和李某8给他说的和之前罗某1说的一样,还说如果发展不到人,也可以自己出钱注册公司账号当作是自己发展的义工。他回来之后通过微信转账3000元给谢皓阳,谢皓阳帮他转给七福宝公司开通账号成为公司义工。成为义工后,罗某1拉他进入七福宝居家养老微信交流群,这个群里有一百多人,群主是谢皓阳,谢皓阳、李某8他们在群里宣传如何拉人加入七福宝公司。
211.证人黄某2能的证言证明,2018年5月20日,赫章县大桥村包村干部郝某在大桥村村委会说七福宝公司居家养老特别好,送杜仲雄花晶,还可以居家养老。只要交3000元注册成为公司义工,账号下面再增加3个义工,每月能领七百多元,可以领3年,如果再往这3个义工账号下继续交钱,得到的钱就更多。他不懂如何操作,他的账号密码一直都是郝某负责用他手机登录的。他交给郝某12000元,第一个月分到740元佣金,提现被七福宝公司扣了佣金的9%,之后就没有分过红利了,他是郝某的下线。
212.证人吉某2的证言证明,2018年5月20日,赫章县大桥村包村干部郝某在大桥村村委会说加入七福宝公司,只要投资了,就送杜仲雄花晶等礼品,还可以居家养老,每股是3000元,每月佣金740元,既能找钱也能养老。她交了12000元现金给郝某后,郝某在手机上帮她注册4个账号成为七福宝公司义工,一个星期后,郝某给了她一些冬虫夏草,十多天后,郝某又在大桥村村委会给她说如果再交钱,就能得到多的收益,她就又交了6000元现金给郝某,郝某在她的账号下又注册了2个账号,她参加七福宝公司一共投资18000元,回本12000元,之后就没有得到过钱了。
213.证人罗某1的证言证明,2018年1月,他听妻子江某介绍七福宝公司,江某也是听李菊说的。七福宝公司在贵阳观山湖区,法人叫王新。他的七福宝公司账号是江某注册的,平时是江某操作和管理,他只知道登录网站是××。当时去贵阳七福宝公司观察咨询,七福宝公司介绍是一家居家养老公司,如果年轻人不在家公司可以对老人进行全方位的照顾,在公司买一份3000元产品成为公司会员,公司送一份原始股,同时享受公司福利,成为会员后,为了提高层级、积分获利,会员可以自己再交钱发展会员对象,直接安置成自己的若干下线。他微信交了9000元成为公司会员后,介绍陈某4加入七福宝公司成为会员,给陈某4说的内容都是七福宝公司宣传的那样,但是陈某4投资的12000元是他帮垫付的,他在七福宝公司获利八九千元左右,如果算上给陈某4垫付的钱,他反而亏损一两千元。4月份他和江某去参观过七福宝公司,当时是祖朝辉接待的,祖朝辉介绍七福宝公司的软件平台可以联到第三方平台,家里的老人通过他们的平台可以联系到110、120、119与其他平台,还可以为老人提供各种服务。
214.证人郝某的证言证明,2018年4月,她和李某8、谢皓阳等人在一起吃饭,李某8、谢皓阳说七福宝公司有一个很好的居家养老项目,只要交3000元注册公司账号成为义工,可以得到公司1000元期权股和一套保健品,然后再发展3个人各自交3000元成为公司义工,自己就能在七福宝公司每个月领几百元,所发展的3个人又分别发展3个人加入,以此类推,工资就越来越高,一个身份证可以买4个账号。几天后,她在赫章县家中通过微信转账3000元给李某8注册了公司账号,之后又转了9000元给李某8悄悄用儿子姑娘的名义注册账号。五月份左右,她在大桥村按照李某8、谢皓阳给她讲的那样给村干部吉某2、郭某、黄某2能宣传七福宝公司,吉某2交了1,8000元,郭某交了12000元,黄某2能交了12000元。后来吉某2的儿子吉某3也想做,有一天李某8、谢皓阳来赫章,她就通知吉某3到赫章来,李某8、谢皓阳给吉某3宣传了以后,吉某3交了12000元给她,吉某2、郭某、黄某2能、吉某3的钱她都转给了李某8,李某8给注册的账号,所得的冬虫夏草等保健品也是七福宝公司寄来后她转交给吉某2等人。她还在电话里给朋友王峰讲过七福宝公司,王峰转了66000元给她,她把这笔钱转给李某8后,李某8用王峰一家人的身份证注册了账号。她在七福宝公司APP里面提现一万八千多元,之后就进不去了。七福宝公司在贵阳观山湖区,公司董事长是王新。
215.证人刘某5的证言证明,2018年1月,谢皓阳(又名谢成)和李菊说七福宝公司居家养老项目是政府批准的项目,喊他投3000元入会,碍于朋友情面,他微信转账3000元给谢皓阳,以他兄弟刘栋的名义让谢成和李菊注册了账号,注册的账号密码是谢皓阳用微信发给他,谢皓阳他们说的七福宝公司运营模式,他大致也没听明白,只知道让他在里面投3000元,其余的注册等后续事项都是谢皓阳去操作的。他加入七福宝公司没有获利,之前交的3000元也没退。
216.证人黄某3的证言证明,2018年5月,田某3和几个不认识的女生在她开的小靖美容院里聊天,说在七福宝公司网站上购买3000元的东西可获赠一个监测老人心率的手环。她觉得不错就交了现金3000元买一盒冬虫夏草,一周后收到七福宝公司邮寄来的冬虫夏草,监测心率的手环到现在没有得。她没有推荐发展下线,没有获利,因为要交9000元才能得公司返利,她只交了3000元。
217.证人朱某4的证言证明,2017年快过年的时候,一个老年朋友说七福宝卖的保健品吃了对身体很好,她就去毕节市七星关区五里坪七福宝公司里花6000元买了两盒冬虫夏草保健品,每盒3000元,并将自己和儿子李庆的身份证号码提供给七福宝公司的工作人员,过了几天她收到七福宝公司邮寄来的两盒冬虫夏草保健品,后来她又听人说这个冬虫夏草是坏的,不能吃,她发觉肯定被骗了。她到七福宝公司店里去交钱买了保健品冬虫夏草后,冬虫夏草是七福宝公司通过邮寄给她的。
218.证人张某11的证言证明,2018年3月6日,江某打电话说有一个项目很好,叫去她家了解一下。她到江某家后,江某又打电话叫李某8来,李某8和江某给她说七福宝公司有一个很好的居家养老项目,是合法的,只要交3000元注册一个七福宝公司账号成为公司义工,然后在两个月之内发展3个人交3000元成为公司义工,每个月就能领到七福宝公司工资九百多元,所发展3人又分别发展3人加入,以此类推,工资越来越高。如果发展不到人,也可以自己出钱注册公司账号当作是自己发展义工,李某8还说已经签约了毕节市的数据中心,叫她和江某一起签约赫章的数据中心。当天她就同意加入七福宝公司,江某帮她用手机下载七福宝APP,注册了账号后从微信上交了3000元,得到一本七福宝公司的内部股权证(个人股),后来在5月初,江某让她再买3份七福宝公司股权证(个人股),公司每月返还856元至960元不等,3年就把本钱全部返回,并且公司送的股权是有效的,她就又转了9000元给江某,又得了3本七福宝公司股权证。过了一个月左右,七福宝公司用支付宝返给她九百多元,她亏损了一万一千多元。李菊和江某带她去过七福宝公司,公司在贵阳市大数据中心旁边,法人叫王新,负责毕节这边的是谢正阳、李菊。
219.证人刘某8的证言证明,2017年8月,陈萍让他开车送自己去贵阳市观山湖区七福宝公司考察,到了七福宝公司,他们就去了王新的办公司。随后陈萍介绍他和王新相互认识后,王新就开始介绍七福宝公司,说七福宝公司是做大数据的,主要为接网上商城。过了一段时间,陈萍说七福宝公司是利用大数据建立养老系统,需要在居民小区拉人入会,建立大数据中心,如果成为会员,就能在七福宝商城上购买商品,老人入会费是600元,就可以获得七福宝公司的服务,如果要成为七福宝公司义工,就要交3000元,成为义工后就能推荐其他人加入,就能领工资。2018年初,赵齐周在手机店里挂牌七福宝公司在福泉市的数据中心,大概到8月,赵齐周在福泉市正式建立了数据中心,数据中心做的是养身项目,具体项且有肠疗、养发、腰椎颈椎调理等。当时陈萍说可以把他卖的一款化妆品挂到七福宝公司商城上去卖,他就将化妆品供货商的微信发给罗某3,罗某3也是陈萍介绍认识的,如果双方谈成了他能得回扣,但是价格没有谈拢没和陈萍他们合作。他没有注册过七福宝公司账号,如果有的话,应该是陈萍用他的身份信息和电话号码注册的,陈萍给过他一个用过的七福宝会员账号,陈萍说账号给他之前会先把里面的钱提现,就给一个空账号,当时七福宝公司工作人员帮他下载了七福宝公司APP,得到会员账号之后,他就用的手机登录过两三次,主要看账号里面的钱是否已经全部提现以及看七福宝公司网上商城商品种类,想找点商品挂在商城上卖。他没用七福宝账号绑定过银行卡和身份信息,如果有绑定的话是陈萍操作的。
220.证人周某6的证言证明,2018年5月12日,经她妹周某8介绍她注册成为七福宝公司会员的。周某8说如果交了3000元买东西,然后再交3000元买东西,就可以领3年工资,每月领800元,比银行存款利息高。她通过微信转账交了12000元给周某8买了3单,后来只得了两个茶产品,后来她意识到是受骗了,就把茶丢了,没有得过返利。
221.证人周某7的证言证明,2017年11月,李某7说七福宝公司是做居家养老的,交3000元买公司产品成为公司义工后,再让3人交钱购买公司产品成为义工,每个月就能领800元工资,她不信,李某7让问曾仕莲,曾仕莲在电话里面给他讲的和李某7说的一样,还说如果喊来消费的人或者自己消费得越多,相应七福宝公司返还的工资就越多。她就交3000元购买七福宝公司产品成为公司会员,过了一个月左右,又以孩子的名义增加了3单消费,每月就领到800元的工资,领到工资后想得到更多工资,就以朋友的名义增加了8单消费,她总共交了36000元曾仕莲。她的上线是李某7,下线都是她自己交钱注册的。加入七福宝公司后,她发展了周某8加入过七福宝公司,她对周某8宣传的和李某7他们说的一样。她消费得到了一盒冬虫夏草,一千的股权证,一根项链还有一盒茶叶,加入七福宝公司返利的一万多元她又继续投进去了。
222.证人周某8的证言证明,2018年3月,她妹周某7说七福宝公司是搞老年人居家养老的,交3000元成为公司义工,就能得冬虫夏草、阿胶糕等物品,成为义工后,如果喊人消费或者自己消费3单就可以得到七福宝公司每个月返还的佣金七百多元,喊来消费的人越多或者自己消费的越多得到七福宝公司返还的佣金就越多,当时周某7还说这种事其他人是不会相信的,给别人说了别人以为是传销。后来周某7把她拉近七福宝公司微信群,群里面都是讲七福宝公司的义工到敬老院、社区宣传为老人、儿童服务,给老人送各种产品的情况,当时她在群里面问做这些事情的钱从哪里来的,有个人回复说是七福宝公司消费金,后来她就被踢出群了。之后她在网上搜索七福宝公司的信息,看到七福宝公司有营业执照等很多证照,她感觉公司是正规的,她就决定加入贵州七福宝公司。她的第一单没有给钱是周某7送的,为了得公司佣金,3月17日她通过微信转了9000元给曾仕莲后得了两个月公司佣金一千六百多月,5月16日她又用微信转了6000元给曾仕莲,增单消费2单,在那之后七福宝APP上就不能提现了,她交3000元消费1单得一盒冬虫夏草、一盒茶叶,还有一张股权证。她的上线是周某7,她推荐过姐姐周某6成为七福宝公司会员,2018年5月12日她对周某6说七福宝公司是做居家养老的,交钱成为会员后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领到佣金,为了能领到佣金,周某6当时转了12000元给她,相当于是自己消费1单,又增单消费了3单,她将周某6交的钱直接转给了曾仕莲。
223.证人吉某3的证言证明,2018年5月,郝某是大桥村包村干部,郝某经常和他坐同一辆车去大桥村,在车上郝某说七福宝居家养老公司不得了,公司很赚钱,让他投12000元试试,如果亏了郝某来垫,这是稳赚不赔的生意。郝某讲了这件事一个星期后,他去赫章县杀鸡巷郝某家里,交了现金12000元给郝某,由郝某帮他操作七福宝公司注册会员等事宜。他的上线就是郝某,他自己在七福宝APP上提现得到过两个月的钱。
224.证人李某8的证言证明,2017年12月,高彦娥在赫章县泰康人寿保险公司、赫章韭菜坪以及她家里面多次给她说,七福宝公司有一个很好的居家养老项目,是合法的,只要交3000元注册七福宝公司账号成为公司义工,可以得公司期权股,还可以得杜仲雄花晶及冬虫夏草等产品,然后再发展3个人交3000元加入公司成为义工,每天就能在七福宝公司领120元工资,所发展的3个人又分别发展3个人加入,以此类推,工资就越来越高。之后,她和高彦娥一起去贵阳七福宝公司考察了四五次,七福宝公司苟元万、祖朝辉等人向她介绍七福宝公司,讲的和之前高彦娥说的差不多,但比高彦娥讲的细。回到赫章后,高彦娥帮她操作交3000元注册账号成为了公司义工。在她加入七福宝公司一星期左右,当时和她一起去考察的田某3、江某也加入了七福宝公司,是她发展加入的。她在江某家、郝某家等地方向周某1、刘某2、安某2、江某、郝某等人宣传过七福宝公司,说的是七福宝公司的居家养老,交3000元就成为公司义工,可以得公司期权股,还可以得到杜仲雄花晶及冬虫夏草等产品,另外再交9000元可以注册3个义工账号,自己每天就能从七福宝公司领120元工资,之后如果再交12000元注册4个账号,每天就能领720元工资。2018年3月,她和谢皓阳在七福宝公司与祖朝辉签约在毕节办数据中心,她交了5万元保证金,谢皓阳和祖朝辉签的合同,七福宝公司毕节数据中心是她和谢皓阳共同负责。毕节数据中心成立后,主要是对接商家和家庭入网工作。她在七福宝公司提现七万多元,但投了93000元注册七福宝公司义工账号,加上办毕节数据中心的保证金、房租费等开支,实际亏损了三十多万。
225.证人常某的证言证明,2017年12月,高彦娥和晏华勇到她家去,宣传七福宝居家养老项目,交3000元成为七福宝公司义工,就能得名贵中药冬虫夏草、阿胶糕等物品,如果喊人来加入,或者是自己再购买3单,七福宝公司每月返还工资七百多元,喊来买的人越多,得到返还的工资就越多。晏华勇还发给她一个七福宝APP,她下载安装注册账号后,用微信交了3000元成为七福宝公司会员。过了一个月,晏华勇带她到观山湖七福宝公司去学习,培训的讲师姓苟,当时她只听到一推三。培训回来几天后,她又以自己和高某1、常伟的名义总共加了10单,七福宝公司给她的是小组创始人工资,每月可以领五千多元工资。七福宝公司的运作模式是交3000元买七福宝公司义工后,如果再拉三个人消费,或者自己再增单消费三单就可以领到七福宝公司返还的工资,增单消费越多,七福宝公司返还的工资就越多,其他的她在公司学习的时候没听清楚。她交3000元消费一单后就得到一盒冬虫夏草和一张股权证,后来交的每单都得东西,得的有冬虫夏草、阿胶糕、茶叶、杜仲雄花晶。她一共在七福宝APP上提现一万多元。
226.证人李某9的证言证明,2017年年初,李永科在微信群里发了一些关于七福宝公司基本信息及发展情况等资料,具体内容是交3000元成为七福宝公司会员,在两个月之内再介绍3个人交3000元入会,就可以领3年工资,每个月最少有800元工资,如果只交3000元不介绍人就没有工资,推荐入会的人越多得的工资就越多,李永科在群里喊大家加入七福宝公司成为会员。李永科在电话和微信里也给她讲七福宝公司是政府搞的一个养老项目,目的是整合社会资源,加入公司后获得相关服务以后,公司上市以后每一个人都好,还让她介绍其他人加入公司,于是她通过微信交了3000元给李永科成为七福宝公司会员后,李永科亲自给了她一张七福宝公司的股权证和一张可以购物的七福宝公司消费卡。
227.证人高某4的证言证明,高彦娥是他侄女,公安机关告诉他高彦娥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让他动员高彦娥来自首,他就用微信联系高彦娥来投案自首,高彦娥在微信里说愿意来赫章县公安局投案自首。
228.证人张某2的证言证明,张某2在2015年7月进七福宝公司上了一个多月的班,当时主要业务是办理信用卡,熟悉电商运营,将相关商品信息上传至公司网上的购物平台,对购物平台上的商品进行更新维护。后来在2017年6月经王新邀请后又回到七福宝公司上班,是电商部经理,公司有电商部、行政部、义工部、数据中心、网络部、财务部,电商部总的收入不到十万元。
七福宝公司搬到遵义后新注册了贵州汇福益邻养老产业有限公司,王新是董事长,祖朝辉是数据中心总经理,喻某是行政总裁,张廷军是技术总监,张某2是电商副总监。七福宝公司有类似淘宝的网上商城购物平台,张某2主要负责和商品厂家签协议,让厂家商品进入公司平台供用户购买,公司从中赚差价。公司采用三三复制的方法,比如甲购买了公司3000元商品,分享3人分别购买公司3000元商品,然后这3人每人又可以分享3人来购买商品,分享得越多在公司的层级就越高,拿的佣金及报酬就越多,具体数据公司有表格的。这3000元购买的都是公司指定商品,商品有冬虫夏草、杜仲雄花晶、龙井茶、甘普茶、古树红茶、阿胶糕、铁皮石斛颗粒、玉石吊坠等,玉石吊坠进价360元一个、杜仲雄花晶260元一盒、冬虫夏草200元一盒、阿胶糕110元一盒和茶叶一起卖。特定商品是经王新确定后,由张某2去和厂家签订销售合同,但是有一部分厂家是王新自己签订的,张某2每次签完合同就交到管理档案的部门。公司冬虫夏草礼包3000元一盒,购买礼包能得3000积分,积分可以用在七福宝公司的购物平台上购买商品,每一分抵一元钱,但商品不能全部用积分抵扣,抵扣部分后剩余的需用现金来补足。个人只要向公司购买3000元商品,就获得分享资格,在两个月之内分享3个人来分别买3000元的商品,每月就能领八百元左右的佣金及报酬,持续领3年。根据董事长王新的规划,七福宝公司要打造一个居家养老的服务类平台,收取一定的服务费,加上公司网上商城及与实体产业合作的利润,就可以填补公司亏损的费用,亏损是王新讲的,公司是否亏损不清楚。2015年时七福宝公司并没有以这种模式运作,是从2017年10月开始的,直到2018年5月底七福宝公司参加贵阳数博会后,被观山湖区市场管理局叫停,因公司经营地址异常以及公司经营模式不符合相关法律规定,公司在5月30日被查封了,公司被查封后,张某2和张某12、罗某3、张廷军就没有参与公司运营,但公司如果有事,比如搬家、开业等都参与的。在贵阳被处罚后,七福宝公司就搬到遵义新注册了贵州汇福益邻养老产业有限公司,王新是董事长,祖朝辉是数据中心总经理,喻某是行政总裁,张廷军是技术总监,张某2是电商副总监。
2017年至今七福宝公司网上商城每月毛收入就几万元,净利润只有几千元,除了网上商城外,还有居家养老项目,居家养老项目就是通过交3,000元钱成为义工后,再推荐三个人购买产品获得佣金,这三个人推荐其他人购买产品还可层层获得佣金,七福宝公司的收入主要是义工交3,000元购买产品充值的钱以及几十家数据中心交的保证金。
有一些零散的公司会员会把钱转到张某2的银行卡和微信上,转到银行卡上钱张某2直接转到公司账户上,微信上的就转给财务部员工的微信、支付宝账号上,具体转了多少钱记不清了。宋德莉、苟元万是七福宝公司管理层,但是也交会员费成为公司会员。以前公司财务是赵乃洪管理,在2018年初换成李某3管理,搬到遵义后是文志娟在管理。七福宝公司返给会员的钱有一部分是是网上商城的利润,一部分是养老项目的收入,在七福宝公司张某2认识向英、晏华勇、郑江xx、陈萍、胡伟群、宋垒刚,祖朝辉是养老项目负责人。
229.证人余某2的证言证明,七福宝公司是2015年7月7日注册的,注册的公司地址是贵阳市。公司的法人代表开始是徐钛,在2017年底法人代表变更为王新,王新是董事长,罗某3是行政主管,祖朝辉是数据中心负责人,赵乃洪是财务主管,张某2是负责公司网站APP商城,张廷军是负责公司系统这方面的技术管理,宋德莉是义工事业部的负责人,苟元万是公司教培部的负责人,郑江xx负责配合宋德莉、苟元万管理公司的义工会员。宣传培训的事情主要是义工部的宋德莉、教培部苟元万和郑江xx、胡伟群在做,苟元万在公司给新来的人讲课,宋德莉和郑江xx接待新来的人,带人到办公室一对一的私聊,胡伟群不是公司的工作人员,但也经常在公司接待新来的人。2018年5月28日七福宝公司因为涉嫌传销被观山湖区政府部门查封,七月份又解封进行整改,让七福宝公司搬离观山湖区,后来就搬到了遵义,在遵义注册了汇福怡养健康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汇福怡邻健康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七福宝和汇福怡邻、汇福怡养三个公司合在一起成立汇福集团,汇福集团成立后,余某2担任客服总监,主要负责客服工作,董事长是王新,财务是文某负责,行政部是喻某负责,教培部是向欢负责。陈萍经常在公司出现,但是没有在公司上班,吴某2是健康的负责人之一,王继杰是遵义红花岗数据中心的负责人,向英是红花岗区数据中心的工作人员。王新把公司会员义工的数据平移到遵义的汇福公司,把居家养老产业交给汇福怡养公司来做,汇福怡养公司法人是王继杰,负责人是祖朝辉,汇福怡邻和怡养这两家公司主要是搞一些健康产业,汇福怡邻公司搞的是二级营销。七福宝公司的微信群里面发了很多公司义工去养老院宣传公司的照片,去送一些日常用品,还做了公司的横幅,在养老院宣传七福宝公司。七福宝公司都是通过公司会员义工的口口相传和微信聊天、发朋友圈,带人到公司了解公司并听一下教培部的人讲课来宣传发展义工会员的,王新一开始也在讲课接待新来的,后面公司的人多了,公司运行也顺了,之后就主要由苟元万讲课。
七福宝公司网络运营模式是,首先在公司注册账户后消费3,000元购买产品就成会员,两个月销售3份共9,000元的产品后成为兼职义工,公司每天给35.1元的工资,双休日、节假日除外,一个月大概能得七八百,按这样标准可以拿三年的工资。公司发放给工作人员和会员义工的钱主要是通过发展会员义工得到的利润,也就是交的3,000元,通过卖产品公司发展了很多会员,赚了很多钱,公司就将这些钱发给了公司工作人员和会员义工,剩余的钱又去建设新的分公司和数据中心。
230.证人罗某3的证言证明,七福宝公司管理层的人有王新是董事长,赵乃洪负责公司的财务,张廷军负责公司的网络技术维护,祖朝辉是数据中心的负责人,张某2是七福宝公司网络商城的负责人,宋德莉是义工部的负责人,苟元万、郑江xx也是义工部的,但是苟元万做的都是教培部的工作。
来七福宝公司的人由宋德莉安排要听课的人,苟元万负责讲课宣传,因为苟元万和宋德莉的口才好,宣传发展会员义工的事情主要是苟元万和宋德莉负责。宋德莉介绍了陈绍林进入公司安排成自己的下线,王新介绍了方一军来公司,方一军又带了杨安全、徐海根、梁灿等人,宋德莉又介绍了孙具声、赖海兵、朱建章、刘志华、刘志华的岳母、高某5等人成为七福宝公司会员。宋德莉负责的义工部会在七福宝公司的公益日也就是每个月的7号安排去养老院和老人多的社区做公益,一般都是以七福宝公司或者数据中心的名义去的。去搞活动还会打着七福宝公司或者数据中心的横幅拍照发到微信群里给大家看,宋德莉去的时候就是用七福宝公司横幅,数据中心去的就用数据中心的横幅。宋德莉发起的活动,自己也会去,宋德莉在朋友圈推送公司的公众号和公司搞各种活动的照片,数据中心的人去的话就是祖朝辉来决定是否也跟着去。罗某3加入了七福宝公司四五个微信群,我有一个群是宋德莉拉进去的,宋德莉拉进的那个群里有四百多人。七福宝公司的一推三模式就是,一个人买三套公司产品就可以在公司领工资,往下发展越多的人来买公司产品就能得到更多的工资,具体发展多少人能得到多少钱张廷军清楚。要成为七福宝公司会员义工,需要在公司购买一套3000元产品,产品包括杜仲雄花晶、冬虫夏草、铁皮石斛、茶叶、玉器等,但这些产品罗某3觉得不值3000元,产品具体价格只有王新和张某2知道,因为产品是王新与厂家订下来后,王新再把订下来的产品和价格告诉张某2,张某2再根据王新安排的与厂家具体买卖产品上架出售。成为会员之后就获得推销公司产品的权利,如果一个会员推销三套产品出去就成为公司的兼职义工,然后就可以领工资了,一个月是几百元,反正推荐的会员义工越多,收益就越高,七福宝公司义工有几万人。七福宝公司发工资和会员提现的钱都是义工会员交的钱,公司有收入的部门只有义工部和网上商城,义工部是收会员加入的义工费,网上商城就是在网上卖东西。七福宝公司在各地方建立数据分中心主要是为了发展其他人交钱成为公司会员义工来赚钱,建立数据中心(分公司)的条件是分公司的股东必须是七福宝公司的会员义工。
2018年5月26日贵阳数博会开始后,七福宝公司在数博会上向更多的人宣传公司,把公司的情况通过APP的形式展示出来,但是只搞了一天的展示,就被数博会的主办方叫停了,公司当天就撤出,贵阳观山湖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以涉嫌传销查封了七福宝公司,之后王新就把公司搬到遵义更名为汇福怡养公司和汇福怡邻公司,主要以祖朝辉的数据中心为主,汇福怡养公司法人叫王继杰,汇福怡邻公司法人叫孙光贵,又名孙思博,这两个公司的董事长都是王新,喻某是行政主管,祖朝辉和张某7负责数据中心,吴乐武负责教培部,高某5、赵建峰、彭相升是监管委的,张某2是电商部的负责人,财务部是一个姓文的女的,余某2是客服部的负责人,林某2负责物流部,公司办公地点都是遵义市播州区侨龙国际C栋17楼。
陈萍经杜承轩介绍与王新认识后,就加入七福宝公司成为公司会员义工,交的3000元是微信转给罗某3的。罗某3介绍赵宇虹到公司来,赵宇虹与陈萍也是认识的,然后赵宇虹就自己买了公司产品,安排成为陈萍下线,赵宇虹又介绍了两个朋友买公司产品,其中一个又介绍了蒙家全买了两单产品。因为陈萍来公司的时间长,罗某3等人又不做业务,所以就把介绍来公司的人都安排给陈萍做下线。向英带人去过公司,吴乐武是公司的会员,他不止一次带人到七福宝公司进行宣传。
231.证人张某12的证言证明,七福宝公司网络管理构架最上面的是王新董事长,下面一级是总裁,总裁的下面又分部门,行政部负责公司的行政管理,网络部负责网络后台管理,教培部负责公司的教育培训和市场的教育培训工作,企化部负责公司的文化宣传,商场部负责物流的采购发放以及产品上架,财务部负责公司员工和会员的工资发放及处理公司账务,客服部负责客户的接待工作,义工部主要负责发展义工,第四级是各部门经理,第五级是各部门主管和职员,总裁办负责人开始是祖朝辉,行政部的负责人开始是罗某3,2018年5月后由张某12负责,再后来又是喻某;网络部的负责人是张廷军,企化部是方一均负责,商场部张某2负责,财务部以前是赵乃洪负责。公司后台显示公司总共有十余万个义工,但是有一半左右属于没有交钱的游客,王新在会上也说过交了钱激活账户的义工有近五万人。
2018年5月贵阳数博会时,王新安排张某12写参展方案,要求展览时的方案中要避开系统中的义工板块,后来七福宝公司因搞传销被贵阳市观山湖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处罚,责令整改,后来王新安排张某12去注销七福宝公司,但因公司营业执照处于不正常状态未注销成功,王新就把公司分立为贵州汇福怡养发展有限公司、贵汇福怡邻发展有限公司,这两个公司的董事长还是王新,股东有孙光贵、向英,公司地址都是遵义市播州区侨龙国际C栋。2018年9月,王新安排张某12任遵义汇福集团副总裁,负责监管汇福怡邻公司的工作,但张某12没有去遵义做具体工作,只是去参加了五六次会议。张某12任汇福集团副总裁时汇福怡邻公司还在贵阳,王新发现公司有亏空后,就安排张某12查账,查完账后安排张某12负责把所有投诉和建议汇总完以后就交给汇福集团的王新或者财务部,一直做到11月就没有做了。张某12查账时发现公司亏空的主要原因是:1.王新将贵阳怡邻公司的四十多万截流到遵义的怡养公司;2.公司里的吴某2、孙思博、张敏、杨江敏、李武、涂科勇违规操纵怡邻公司,导致公司总的亏空了三四百万;3.公司模式更改后产生泡沫,导致亏空;4.王新安排赵乃洪从公司财务上转给罗某320万,但是无手续以及票据印证;5.在2018年6月张某2给了罗某320万现金用于处理七福宝公司被市监局查封的事情。
七福宝公司的经营模式是在社会上发展会员义工,下载公司的集福宝APP,注册账号以后付3000元钱到账号上消费成为普通会员,收到付款信息后张廷军负责激活账号,有时财务的人也负责激活账号,缴纳了3000元,再发展到三个以上会员也就是再激活三个账号,公司进账9000元后该会员就产生佣金,集福宝APP显示每个月有七八千佣金时会员就可以申请提现,后台工作人员把信息汇总后反馈到财务,财务就把佣金发下去,财务也可以直接同意会员的提现申请就把佣金发下去,如果发展不到会员就没有佣金,这样依次类推,每个会员都要直推至少三个会员,发展到的会员越多级别层次就越高,张某12记得分为小组创始人、团队创始人、一星义工到四星义工,最高级别的是爱心大使。自从七福宝公司分立为汇福怡养公司和汇福怡邻公司,经营模式就变为如A交3000元成为会员后,A介绍B交3000元注册账号成为公司会员,那么公司就从B交的钱中提15%给A这个叫做直推奖,A跟B组成的团队公司就称有一级,如果B再推C交3000元注册账号成为公司会员,公司就从C交的钱中提15%给B,提10%给A,A跟C就叫间推奖,ABC组成的团队,我们公司就称有两级,依次类推,到有十级之内每新加入一个会员,我们公司除了给A直推奖和间推奖外,公司还要从新加入每个会员缴纳的3000中提30块钱给A,依次类推。会费都是通过集福宝APP交的,在会员注册账号成功激活后,会员就获得公司财务或者网络管理人员的联系方式,会员就可以请他们代交。交3000元会费成为公司会员,公司就给会员1000股权,同时可以在报单产品区拿一套价值3000元的产品,公司还给会员发股权证,股权证是王新安排张某12、罗某3去找广告公司制作的。会员交的钱是打入公司对公账户、支付宝账户、赵乃洪银行卡或支付宝,返奖给会员的钱公司是通过张廷军、余某2、张某2、罗某3、赵乃洪和张某12的银行卡和支付宝账户来实现的,也就是公司把钱打在他们个人的支付宝账户和银行卡上,然后由财务处理后打到会员的账号上,当时财务负责人是赵乃洪、李某3。
汇福集团包括有汇福公司,另外一家叫汇福怡邻大健康产业发展有限公司。遵义的汇福集团的会员有一部分是原七福宝公司里面的老会员,其实汇福怡养公司有部分数据也是从七福宝公司平移过来的,数据包括原来会员的基本情况,如账号、密码、会员的个人信息等,如果说有一个团队长征得下线的人员同意的话,汇福怡养公司就会把原七福宝公司团队长带领的下线所有人员的整块数据平移,平移过来的会员分几种,一种是能拿到佣金的,也就是公司的返利,另外一种是没有拿佣金的,还有一种是在2018年7月到9月期间新进七福宝公司或者是重新交了3,000元激活账号的,再有一种就是直接进入汇福怡养公司的。
232.证人廖某的证言证明,七福宝公司之前的注册地在贵阳市南明区花果园,法人是王新,股东是王新和赵乃洪,七福宝公司搬到遵义市播州区侨龙国际C栋17楼后,变成了贵州汇福怡养发展有限公司、贵州汇福恰邻发展有限公司两个公司,汇福怡养公司法人是王继杰,汇福怡邻公司法人是孙光贵,但这两个公司的董事长老板都是王新。
廖某是2018年1月3日到七福宝公司上班,8月1号辞职,到2018年10月15日,经赵乃洪邀请后又到遵义的汇福集团上班了,廖某在公司听王新和张廷军的安排,以前在贵阳七福宝公司上班时,主要听王新和赵乃洪的安排。廖某在七福宝公司任网络主管,具体负责公司义工提现、打款和激活义工账号,七福宝公司改名汇福集团后,廖某是网经后台管理员,主要负责和第三方公司对接网站系统确保网能正常使用,同时负责激活汇福恰邻肽健康系统的会员账号,发现数据有问题就给张廷军汇报,然后由张廷军决定如何处理。在廖某手机上提取的聊天记录是公司张某12、罗某3、张廷军、赵乃洪、王新等人发给他的,廖某只是整理了再转发到七福宝后台工作群和汇福集团工作群里。
廖某实习期间每月工资2400元,转正后每月工资3800元,总共在公司领到三万元左右。2018年12月廖某激活过四十个左右的账户,从七福宝公司原来系统平移过来的账户有56000个,廖某总共激活有一千多个账户。七福宝公司网络后台显示的有51000个账户是激活了的,也就说明有51000个义工,别外后台显示有五千多名注册了七福宝公司账号,但没有交钱的义工。2018年12月王新在公司会议上说公司所有的收入有一点五亿左右,返给会员的钱有一点二亿左右。
七福宝公司经营模式是在发展会员,会员也叫义工,每一个会员至少交3000元到注册的会员账号上,财务部把会员的付款信息反馈到网络部,廖某收到会员付款信息后激活该会员账号,成为会员后至少再发展三个会员作为下线就能在公司领工资,也称为直推至少三个会员可领取工资,每个月能领到七八百元,还能得公司股份,会员申请提现,由廖某在网上负责处理,把要打给会员的钱的数据发给财务部,财务部把钱转给网络部,网络部在网上处理好数据后,会员才能提现。会员交的钱一般交在公司支付宝账号、银行对公账号以及赵乃洪的银行卡,公司会把返给会员的钱打在廖某、李沙、唐某2等人的支付宝账号和银行卡上,然后由廖某等人进行处理后打到会员的账号上,在极少数情况下,廖某等人也会通过个人微信转账、支付宝转账、银行转账将钱转给会员。公司顶层是王新董事长,下面一级是总裁办,第三级有行政部、网络管理部、教培部、企划部、商城部、财务部、客服部,其中行政负责公司的行政、管理网络部负责网络后台管理、教培部负责公司的教育培训和市场的教育培训工作、企划部负责公司的文化宣传、商城部负责物流的发放及产品的上架、财务部负责员工工资和会员返利的发放及公司的账务处理、客服部负责客户接待工作,第四级就是各部门的主管和职员。网络部负责人是张廷军,商城部是张某2负责,财务部负责人以前是赵乃洪,现在是文某,客服部负责人是喻长青。廖某之前在网上搜索七福宝公司相关信息后,知道七福宝公司是一个传销公司。
宋德莉和苟元万、余某2是公司工作人员,也是公司的会员,宋德莉和苟元万的提现多,余某2提现较少。为了公司发展会员义工做宣传培训,宋德莉带人到公司来参观公司并听苟元万讲课,然后在每月7号公司都要去养老院和社区搞公益活动,把做活动的照片发在公司的微信群里,目的是为了宣传七福宝公司,张廷军、余某2还在微信朋友圈里转发过这些照片,照片上还打着七福宝公司的横幅,廖某也曾在微信朋友圈里发过公司的相关信息。七福宝公司主要收入来源是会员义工买公司产品交的3000元,发放给工作人员工资和返给会员义工的钱就是这当中的一部分。
233.证人赵某3的证言证明,2018年12月18日15时许,有一帮人到遵义红花岗区数据中心来找数据中心负责人,赵某3就打电话给向英,向英说等一下就回来。过了半个小时后,向英、王继杰和刘某4一起回来了,但是来找数据中心负责人的这帮人已经走了,向英、王继杰和刘某4下车上楼到数据中心几分钟后,这帮人就赶回来对向英、王继杰他们说让向英等人配合调查,然后就把向英、王继杰带走了。赵某3和向英电话联系时没有说公安找她,来数据中心找负责人的这帮人来的时候也没有讲他们是公安。
234.被告人王新的供述与辩解证明,他的曾用名叫王岩新。七福宝公司是他于2015年7月7日在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注册的,他是法定代表人,公司地址在贵阳市南明区,2016年12月搬到观山湖区。公司当时他占股90%,沈榆丁占股10%,2016年四五月份,沈榆丁移民加拿大就自动退股了。2016年,由于他个人债务原因,把七福宝公司法人代表转给徐钛,公司代持股人有刘梅、王某2、赵乃洪,都是七福宝公司职工,他仍然是七福宝公司实际控制人。2017年6月,又将七福宝公司法人代表变更为他,王某2代持股10%、赵乃洪代持股90%,他任董事长,下设有行政部、网络技术部、财务部、养老数据中心。2018年5月26日七福宝公司被贵阳市市政府相关部门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封闭,然后被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146万元,罚款已经交了的。七福宝公司搬到遵义后,重新注册为汇福怡养健康养老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简称汇福怡养),接着又注册了汇福怡邻大健康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简称汇福怡邻),两家公司办公地都是在遵义市,现有职员共有二十多人。七福宝公司、汇福怡养、汇福怡邻均在他名下,都是他出资注册的,但是因个人债务原因,公司都是由其他人代持股份。七福宝公司是以电子商务和养老为主,无实体产业投资;汇福怡养由王继杰和向英代持股;汇福怡邻主要以老年人为主,做康养理疗由孙光贵和付某1代持股。七福宝公司的产业板块有大健康体系、居家养老体系、汽车服务体系、文化传媒体系、农旅一体化体系、金融和保险体系,已经运营的有大健康体系、居家养老体系、汽车服务体系。公司现在办公地点在遵义市红花岗区,是给吴某1协议租的,月租金50150元,租赁期限5年,他先付给王某2半年房租三十多万元及押金85万元,后来又协商补充了一个协议,协议内容是租赁房屋作价八百七十多万元,以租代购的形式,他如果5年内能付清房款,租金、押金都算房款,如果5年内不能付清房款,之前的租金、押金全部归吴某1。
七福宝公司以开展义工体系模式吸收会员并实现一系列数据拉人头返利的格局,他的公司会员带别人去公司和他见面就是为了让他给不放心公司的人介绍一下公司的发展前景。他在讲解时,只讲解公司的发展方向,介绍如何利用大数据来做居家养老产业,再次就是公司的规划方向以及国家关于养老的政策。在七福宝公司,祖朝辉负责养老数据中心,张廷军负责网络技术部,张某12负责行政部,宋德莉负责义工事业部,方一军负责教培部,张某2负责物流采购部,赵乃洪、李某3负责财务部。公司搬迁到遵义市后汇福怡养、汇福怡邻两个公司王新任董事长,喻某负责行政部,张廷军负责网络技术部,文平方负责财务,祖朝辉负责养老事业部,张某2负责商城运营部,向欢负责教培部,汇福怡养公司由祖朝辉负责,汇福怡邻公司由吴某2负责。各部门下的重要人员有:李某4、唐某2、李某3、勾元万、罗某3、张某12、余某2、赖海滨、郑家华、刘志刚等人。在汇福集团王新是董事长,总裁办成员有,行政部的喻某负责人事、后勤、外事法务工作;副总裁赵剑锋负责监管运营和行政工作;副总裁彭相森负责监管工作;副总裁高某5负责监管执行中心;副总裁祖朝辉负责养老中心;副总裁张廷军负责网络运营工作;财务总监文平方负责财务清算工作;还有张某12、罗某3、张某2、吴某2、赵乃洪是总裁办成员,但是没有实际参与管理工作。七福宝公司的财务报表很乱,王某2、赵乃洪、李某3、文平方、张廷军等人都参与过财务报表的相关工作,2018年9月,他成立了一个财务清算小组,具体由文平方、赵乃洪、张某2、张廷军、喻某等人负责,但没有算清楚,所以从2019年1月1日封账,封账的报表在文平方那里。汇福怡养公司具体负责人是祖朝辉,职员有廖某、张某7、胡开发、陈小军等人。汇福怡邻公司主要负责人是吴某2,职员有向勇、杨江明、图科勇、李武等人,汇福集团在遵义的会员是由七福宝公司的会员平移到过来的。王新知道开设集团销售产品需要办理相关工商许可等行政许可手续外,还需要国家商务部办理直销牌照,但汇福集团不需要,汇福集团所使用的服务器是之前七福宝公司的,没有更换过,就只是数据切换。公司网站后台服务器是在贵阳购买的,是中国电信的,公司网站后台服务器维护由张廷军负责并维护。
他以二十多万元启动养老产业,后来蒋小龙给了张廷军一套“云汇聚英”的制度,他发现这套制度与美国“塞比安”制度是一样,是违法的,已被中国查封,经过他研究更改后,找蒋小龙参考,根据“云汇聚英”制度更改出来的新制度就是义工系统的前身。2015年8月开始使用消费养老管理系统、开发的网站、后台管理系统,因为经营状况不好,基本没有用,直到2016年的上半年同样是开发的微信三级分销系统,投入使用两个月后就没用了,这些都是蒋小龙公司开发的。蒋小龙的公司是在贵阳市叫域网科技有限公司,七福宝公司网站及商城APP是蒋小龙公司研发。全公司工作人员包括代持股的王继杰、向英、孙光贵都知道公司的系统软件是由以上两家公司开发的,而且都是自愿加入王新公司的。居家养老系统是安徽盛东科技公司开发的,名字叫七福有家,义工系统是为了拉更多的家庭入网,目的是让养老体系的更大化。养老系统的开发费是216万元,后期维护是免费的,蒋小龙公司开发的商城系统、集福宝APP(后更名为汇福APP),开发费也有二百万元左右,并从开始送蒋小龙10%的分红股,但因公司一直亏损,就一直都没有分红。后来在2018年5月,因运营模式违法被政府处罚,蒋小龙将系统改版成现在汇福怡养管理系统,最后生成的大健康二级分销制度也是蒋小龙设计的。当时还派出教培中心的向欢、吴乐武等9人到广西、广东等地去宣讲,以挽回公司会员支持公司的改制工作。
成为七福宝公司会员的方式一种是交3000元购买公司提供的保健用品;另一种方式是下载养老APP子女端、老人端、管家端、服务端4个端口;还有一种是交2000元以家庭入网式成为会员。七福宝公司的运作模式是投资者向公司缴纳3000元在公司网站http/qfb.kwbnt.com/上注册,获得账户密码成为公司义工(会员),然后在60天内必须向公司直推3个会员成为兼职义工,公司会发120元日工资,这120元要扣除50%商城消费所得税、1%慈善基金、9%个人所得税及1200元平台维护费,每月实际能得772元;当发展的会员人数达到A区:B区比例为6:6时,工资400元/天,成为小组创始人,工资5080元/每月;比例达到20:20时,工资648元/天,成为团队创始人,工资7340.8元/月;在90天内你必须上一星义工,否则工资停发,发展达到A区:B区人数达到40:40时,工资1018元/天,成为一星义工,工资10880元/月;发展到A区:B区人数比例为80:80时,工资2000元/天,成为二星义工,工资23000元/月;发展人数比例达到260:260时,工资4000元/天,成为三星义工,工资41000元/月;当发展到A区:B区人数达到457:457时,工资6000元/天,成为四星义工,工资62000元/月;当发展到A区:B区人数达到750:750时,工资8000元/天,成为精英星义工,工资71200元/月;当发展会员人数达到A区:B区:C区比例为1500:1500:400时,工资20000元/天,成为爱心大使,工资189000元/月;当发展会员数达到A区:B区:C区比例为2700:2700:700时,工资27000元/天,成为爱心总裁封顶,工资277300元/月,总的以制作的义工创业薪酬制度表为准。如果公司会员账户存满200元以上,可申请提现,公司对公账户会把资金打入李某4、唐某2、张廷军、罗勇成、赵乃洪、张某2、张某12等人的微信账户或者支付宝账户,再由他们转给义工申请提现的金额。开始会员交钱是走张廷军、张某2、赵乃洪罗勇成等人的个人账户,后期就走建设银行、贵州银行的对公账户。七福宝公司总共提现了一点二亿多元,公司有财务报表的,到现在还没有提现的已经全部转为商城积分了。公司义工(会员)交3000元购买产品有杜仲雄花晶、虫草粉、茶叶。公司搬到遵义后,文平方负责公司财务,私人账户只有赵乃洪的账户参与公司走账。他的公司一直在整改,到现在没有盈利,公司现负债将近五百万元。公司有规定,管理人员是不准带团队,也不允许发展下线义工。从原来七福宝公司的义工体系到现在的汇福怡养的二级分销,综合在一起来,已经销售了五万六千多套产品。
汇福怡邻大健康的系统主要分线上线下销售模式,消费会员完成销售一套产品或服务,即获得合伙会员资格,并享受静态分红奖项,消费会员每个身份证只能注册10个账号,消费者A购买了一套产品或者服务后推荐一人B购买即可获得B购买总额15%的直接销售奖励,B再推荐C购买一套产品,A可以获得C购买总额10%的间接销售奖励,以太阳线的形式扩展,小组团队建设第一级至第八级收益不产生复投,第八级升到第九级需要个人复投一单1,200元激活第九级收益,第九级升级第十级需要个人复投二单2,400元激活第十级收益。会员的消费费用分为线上大健康系统充值,线下的消费的直接在店面缴纳现金后工作人员为其进行充值,并注册账号成为会员,会员充值后获得相应充值额的积分,充值1元得1积分,首次充值得的1,200积分必须消费后才能激活账号、推荐会员,会员及购买产品服务、提现直接在大健康的系统提现,提现都是24小时到账。汇福怡养居养服务二级分销模式与汇福怡邻的分销模式相同,只是每单的金额变成了3,000元。公司搬到遵义后,他提出系统的升级改造方案,通知蒋小龙升级改造好后,将七福宝数据全部平移到新系统,会员平移过来后,能延续使用全国各地的数据中心,整个数据平移工作是由张廷军负责协调处理的。七福宝公司的会员有五万多,每个会员充值3,000元,就是1.5亿,会员提现1.2亿多,剩下的钱主要是用于货款、工资、行政开支等。
2017年6月,陈萍成为公司会员后,介绍了惠水数据中心褚某、福泉数据中心赵齐周、刘某7等人成为公司会员,她介绍来公司之后,他负责讲解介绍居家养老项目、公司的发展规划等,但是陈萍带来公司的人前期也听过介绍公司的运作模式。2018年9月,公司会员在微信群里面聊天推荐了吴乐武讲课,吴乐武才进入公司教培部担任主管,负责整理公司教材,到各个数据中心讲解公司的新政策,做动员、教育培训以及宣传工作,讲课的主要内容是数据中心、居家养老、然后到一推三义工发展模式,但吴乐武只上了两个月的班,到后面公司改制后,资金周转困难,吴乐武就辞职了,吴乐武辞职后也没有离开公司,一直是公司会员。晏华勇不是公司的工作人员,只是公司会员,晏华勇前期也给其他人介绍宣传的,后面经常带人去贵阳公司里接受公司宣传。李永科是遵义风岗数据中心的负责人,也是公司会员,李永科也介绍过几个人去公司接受过宣传。孙光贵只是公司会员,遵义那边新公司成立之后才到公司上班,没有具体职务,就是打杂的,孙光贵就是孙思博,遵义公司的筹建工作中,王新安排他负责对接侨龙国际场地租用、物业、办理新公司营业执照、督促大健康产业公司的相关工作等。苟元万是宋德莉的爱人,2017年年底进入,义工事业部的督导、讲师,具体工作就是配合宋德莉开展相关义工活动。
当时由他和张廷军、罗某3、赵乃洪拟定整个七福宝公司的运营版块,最终决定在2017年6月12日正式启动,7月正式运营,开始介绍朋友包括他们自己都拿出3000元在系统注册账号报单。后来就有了第一批会员刘某7、宋德莉,宋德莉的人脉广,他们就开始在惠水建第一个数据中心,由褚某负责,从而带动了遵义、毕节、黔南、黔东南、安顺、广东、内蒙等地的数据中心。公司同时也给数据中心下指标,必需达到500个会员(相当于500套产品的销售、或500个义工的招聘)加上300户商家的签约,数据中心就能得到七福宝公司的投资。基于这种奖励模式,全国的数据中心发展特别快,会员发展也特别多。
公司宣传推广开始是他负责,后来是宋德莉、苟元万等人负责,再后来就由各地数据中心进行推广宣传,一般是通过APP、网络、微信、口口相传等方式向社会宣传吸纳会员。搞活动宣传的途径主要有千聊、会议室课堂,在千聊的直播间名称叫汇福居家养老,用的是他的名字和头像。2018年4月14日,七福宝公司和五新农业公司在贵阳会展中心1号厅举行了五新农业上市倒计时及居家养老新闻发布会,当时参加的有近三千人,进入会场的有近二千人,5月26日的贵阳数博会公司在会展中心6号厅也有一个展位。七福宝公司并没有发行期权股的资质,从2015年开始,七福宝公司在可控范围内发行了期权股,计划发10万会员共计1亿股,2017年11月11日后实际发放了应该有2万会员,在集福宝系统中,要求会员在60天内推荐3个会员加入或销售3套产品才发工资,是因为当时想在一个区域内集聚500个会员、500套产品的销售量,快速完成一个数据中心的落地,如果不这样发展,公司就要承担每人每月八百多元工资。他和祖朝辉都与公司会员签订过相关建设各地数据中心(分公司)的相关协议,但大多数都是祖朝辉签的,安顺西秀分公司负责人叫宋垒刚,是宋德莉推荐的,具体协议是和祖朝辉签的,王继杰红花岗数据中心也签订过协议的。
七福宝公司向五新公司、国辉公司打款250万元,其中50万冲抵货款了,200万作为上市的保证金,2年半内公司成功上市,200万不返还,如果没有上市,七福宝公司完成1.5个亿的销售额,五新、国辉就返还200万。200万保证金是由赵乃洪打过去的。
七福宝公司商城销售的产品有杜仲雄花晶、冬虫夏草、玉石、茶叶和阿胶糕、铁皮石斛,茶叶等。杜仲雄花晶、红茶、阿胶糕、冬虫夏草进货价格都在三百元左右一套,玉石四百元左右一套。
235.被告人张廷军的供述与辩解证明,2015年11月,张廷军当时在平安保险公司卖保险,当时听李俊红说七福宝公司要买老年人保险,经李俊红介绍认识七福宝老总王新后,张廷军去七福宝公司推销保险。王新对张廷军介绍七福宝公司的养老模式是,成为七福宝公司会员在七福宝的联盟商城里消费可以打折,打折的商家拿返点给会员,会员就能提现,固定开一个养老金账户,就给老人买保险。王新还说现在很多老人没有年轻人在身边照顾,对养老不方便,通过七福宝组建的服务中心,可以随时满足老人的养老需求。张廷军听后认为不错,就在王新的劝说下加入了七福宝公司。公司办公地址在贵阳市。那时只要交30元办一张会员卡就能在公司消费,不需要缴纳会费。张廷军刚开始在七福宝公司主要工作是去寻找合作联盟商家,2015年时公司因未能推广开,管理层扯皮,只发了1000元给张廷军过年。2016年年初,王新通知大家回去上班,公司做阿里巴巴的厂家平台,但是如果找到消费渠道购物根本就不用七福宝这么高价的,相当于在七福宝购物花了一块钱的东西,市场价才要两三角钱。张廷军开始只负责找商家,后来是公司管理人员,负责网络管理,与域网公司对接。2017年6月,七福宝公司搬到观山湖区去办公,这时公司工作人员只有张廷军、罗某3、张某2,因人手不够,安排张廷军临时负责公司记账,张廷军负责记账时公司账上有六七十万元收入,这些钱有福泉的戴天梅介绍新疆的几十个会员缴纳的会费,有入股的三四个人投入一万块钱,做股东的股金。张廷军记账不到一个月,王新对张廷军做的账务工作不满意,就叫张廷军转给赵乃洪去做,张廷军一并将记账本拿给了赵乃洪。七福宝公司董事长是王新,张廷军是副总裁,负责网络运营,张某2负责整个商场的进货渠道,赵乃洪负责公司财务,宋德莉、苟元万负责教育培训,祖朝辉负责数据中心。七福宝公司在贵阳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召开新闻发布会后公司收入暴增,刚开完会后作为参展单位参加数博会,开展了半天的展览,被组委会叫停,之后一个多星期,观山湖市场公平交易局认定七福宝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公司被查封停业整改,罚款一百七十多万元。公司在贵阳处罚后,王新把七福宝公司搬到遵义桥龙国际,并更名为汇福集团。
七福宝公司在当地建立数据中心的条件是必须完成七福宝总公司指定数量的“一推三”模式的义工数量指标,否则就不能建立数据分中心,总公司的义工数据分公司看不到,只能总公司授权看到自己数据中心当地的数据。签约数据中心就是为了发展义工,数据中心将义工和养老捆绑在一起的,公司定每月7日为义工日开展公益活动,祖朝辉参加过多次,比如遵义红花岗区公益日活动,播州区公益日活动祖朝辉都去过,每次去都要统一穿印有七福宝字样的马甲,到2018年5月以后,搞公益日活动须找祖朝辉报备,祖朝辉还参加了2017年4月14日公司举办的新闻发布会,在发布会上讲养老板块内容,没有讲一推三模式。七福宝公司的数据中心有五十多家,安顺西秀区负责人是宋垒刚,毕节七星关区负责人名字记不清了,惠水负责人褚某,遵义红花岗区的负责人向英,风岗县负责人是李永科,广州佛山、江门负责人记不清了;贵阳市白云区负责人是娄本卫,贵阳云岩区负责人是李秀萍。
七福宝公司开始是做微信居家养老的,系统由蒋小龙开发,但公司一直亏损,王新就找蒋小龙探讨改系统,第一次蒋小龙来办公室拿给王新一套云汇聚英的制度系统,过了一段时间,王新就拿了一套“一推三”的模式制度系统给张廷军、余某2、罗某3看,义工缴纳2700元和1200元两档,当时余某2、罗某3和张廷军都认为这套制度一是缴费高,二是可能法律不允许,王新解释说这个系统和云汇聚英系统相差不大,公司有产品做托底。这套系统原来是国外的赛比安系统修改为云汇聚英,蒋小龙公司又将云汇聚英修改为七福宝公司的义工系统,王新安排蒋小龙将系统交给张廷军管理操作,张廷军对删号、加号、提现、工资、返利等不明白的事项不明白的就咨询蒋小龙公司的技术员,也同蒋小龙在手机上聊过关于系统的相关问题。域网公司负责人是蒋小龙,蒋小龙占七福宝公司10%红利股的协议是2016年王新和蒋小龙签的,但一直没有分过红,后来开发系统都一直付费用的。王新在安徽购买的居家养老系统出现一些问题,经张廷军和蒋小龙沟通协调后,每年支付域网公司16000元,将服务器转移到域网公司,七福宝公司使用的服务器由蒋小龙负责,公司有七八个服务器,系统开发的钱还要看每个系统的情况,总的付给了域网公司四十多万元。为了规避法律打击,七福宝公司用的网域名都是临时域名,蒋小龙说服务器存放在贵阳电信公司。汇福集团使用的网络后台系统数据就是从七福宝公司平移过来的,具体的细节和制度是王新设计,和蒋小龙谈妥之后,安排张廷军与蒋小龙对接会员系统平移相关事宜,张廷军在公司收到的钱都转给赵小洪,或者就是根据董事长王新的意思转在其他账上,有时我个人的微信和支付宝,也直接给会员提现,赵小洪就是赵乃洪。
七福宝公司开设了产品区,由王新谈好价格,产品摆放在网上商城的义工专区,普通会员选购一个产品,消费3,000元后成为公司义工。产品有杜仲雄花晶、冬虫夏草、红茶、绿茶、玉石、铁皮石斛、保健类的套装,在网上下订单消费3,000元购买产品,就生成会员号,如果只是一个义工,义工又叫创始人,可通过数据中心申请为服务人员,如果在60天之内向3个人推销出产品,就能获得772元到八百多元的销售佣金。完成推销产品的业务后次日开始,除节假日外,每天返利120元,扣除平台维护费、公益金、公司平台强制消费的积分(积分可以购物),每月能得工资772元,可以领3年。义工推销购买产品的义工又继续向其他另外三人推销购买产品,比如甲推销给乙,乙又推销发展的三个人称为A区,甲推销给丙,丙又推销发展的三个人称为B区,当A区与B区比例达到6:6时,称为小组创始人,每月工资5,040元;比例达到20:20时,称为团队创始人,每月工资9,600元;比例达到40:40时,称为一星义工,每月工资16,000元;比例达到80:80时,称为二星义工,每月工资31,000元;一直升到三星义工、四星义工、精英义工,最高到爱心大使,工资发满三年就出局了,张廷军现在是二星义工,每个月最高可以得二十多万元的工资。2017年6月,王新改了新制度,当A区与B区推销累计达到20份产品,就成为公司的分红股东,参与公司业绩分红。汇福公司的奖励方式也是交3,000元购买产品成为会员后,再推销三个人购买产品,当AB区达到一定比例后就按比例每月拿钱,张廷军向别人推销产品一共得三万元左右,都是产品厂家按销量给返点。公司会员交的购物费3,000元直接打给张廷军,然后由张廷军转给公司,有的钱也从张廷军的微信直接转给会员,还有一部分资金用于公司会员提现、数据维护、系统开发、数据中心基地的建设、日常开支等。七福宝公司的收入来源主要有义工交的3,000元、电商部销售商城物品以及数据中心交的保证金,会员提现主要靠会员消费产品的收入来支撑。
2017年四五月,陈萍和戴天梅、王琴一到公司了解居家养老,当时王新亲自授课介绍七福宝公司后,陈萍、戴天梅、王琴就在七福宝公司注册了会员,后来陈萍、戴天梅每人入股七福宝公司一万元,其他入股的还有余某2、赵齐周等人,入股的账本在财务赵乃洪那里。陈萍的下线只有刘某7,陈萍人不在公司,但名字还是在公司系统上的,刘某7又发展了宋德莉和苟元万,所以刘某7、宋德莉、苟元万发展的下线都在陈萍的名下。宋德莉和苟元万发展的下线比较多,所以陈萍的下线人数就比较多。吴乐武是七福宝公司会员,自己发展义工,公司搬到遵义后,在汇福集团负责教培工作。王继杰是遵义红花岗分公司的负责人;赵乃洪是2016年八九月份来七福宝公司上班的;祖朝辉是2017年10月来的;廖某是2018年2月来的,5月离开公司,七福宝公司搬到遵义后,10月又到遵义上班。邬萍是公司义工,主要是宣传居家养老、数据中心落地、发展义工,邬萍带人到公司去听过课。七福宝公司在贵阳时孙光贵没有职务,搬到遵义后孙光贵是汇福怡邻公司的法人代表,吴某2是汇福怡邻公司的负责人。
原来的七福宝公司及后来汇福集团公司董事长都是王新,统筹协调各项工作,也负责讲课,宣传公司的营销模式等;财务部赵乃洪负责收会员注册费后,激活会员账号,为会员提现打款以及公司报税等工作;教培部宋德莉、苟元万负责教育和培训义工。商城部张某2负责商品上架、和商家对接、发货等;网络部廖某负责协助张廷军的管理网络后台工作,公司搬到遵义后,廖某就负责公司全部后台工作;数据中心主任祖朝辉负责签约发展各地数据中心发展义工。
2018年6月,王新提出来融资,增加了褚某一万元、陈萍一万元、戴天梅一万元、周荣一万元,2018年11月底又在遵义融资,王新多次提出说要给几个管理人员股份,但都没有写依据,在公司最火的时候,也没分过红。公司搬到遵义后又融资,王新喊张廷军、张某12、张某2、罗某3、余某2、祖朝辉等管理人员每人交一万元融资,把张廷军等人的股份写在通知上,每人占股4%。张廷军在公司不但没有得到好处,而且还往公司投钱。
七福宝公司被查封后就备案了汇福集团,因为在贵阳的营销模式被处罚了,到遵义之后就改变原来的营销制度,把七福宝公司的会员平移到遵义汇福集团,汇福集团的会员在汇福集团平台上消费一套产品或者推荐一个会员就能获得推荐奖励15%的返利,也就是450元,会员继续推荐或者消费一套产品就能得到10%的返利,也就是300元,单数不限,也就是推荐的人数越多,返利就越多,这就是二级营销模式。七福宝公司搬至遵义之后的营销模式和之前的营销模式有一定的区别,但是“一推三”的模式没有变,只是在A区或者B区的人数累计20人之后,就改为按公司的销售业绩的百分比分红,张廷军给王新讲汇福的营销模式并没有实质性的改变,仍然是传销,王新未回应。
公司销售给义工3,000元的产品有冬虫夏草、杜仲雄花晶、玉石、柑普茶、燕窝、阿胶糕,这些进价都是三百元左右一套,产品还有铁皮石斛、茶叶、瘦身套装,每一套的供货价格也是商城选购价3,000元的二折以内,产品都是王新亲自谈的。公司要求供货商发货给义工时在网上向供货厂家提供发货清单,供货厂室发货后反馈发货物流单号,公司财务依据发货产品、发货量给供货公司打款。
236.被告人苟元万的供述与辩解证明,七福宝公司董事长是王新,方一均、魏道是总裁,赵乃洪负责财务,张廷军负责后台运营,张某2负责网上商城,宋德莉负责义工事业部,祖朝辉负责数据中心,宋垒刚是安顺数据中心负责人,郑江xx也在公司的义工事业部上过两个月班,吴某2是汇福怡邻公司的负责人之一,廖某在公司上班,向英是遵义红花岗区数据中心的工作人员,邬萍是苟元万的下线,晏华勇、邬萍都是公司会员,带团队的,晏华勇经常带人到公司考察,一般做团队的,很多都是自己带的人自己宣传讲解,如果有说不清楚的地方再由公司工作人员进行讲解。邬萍做了一个多月就没来了,邬萍进入公司前期有她自己发展的下线来公司,她就来公司给新人讲解,但一直领工资的。陈萍是公司义工里层级最高的,属于苟元万的上层,层级很高,但陈萍的有一条线一直没做起来,陈萍主要是做保险的,没见陈萍带人到公司来考察过,李永科是遵义凤冈数据中心的负责人。
2017年九月底,苟元万经李华介绍加入七福宝公司,当时李华在微信里给苟元万说居家养老项目,苟元万后来直接去七福宝公司考察,经过王新讲公司制度、发展趋势后,苟元万十月初到七福宝公司上班并成为公司会员,王新安排苟元万宣讲公司的运营制度、设计、宣传资料,十月底开始在公司讲了两个月的课,搞公司业务宣传培训的方式除了讲课外,还可以作为公司会员发展新会员,也可以在公司微信群里以视频形式或者直接在公司办公室对来学习参观的人或者本公司会员宣讲,宣讲的内容主要是关于居家养老、公司制度、公司在全国招募义工等,苟元万属于教培部管理人员,公司招聘到新讲师后,苟元万就没有讲课,也没在管理教培部了。苟元万在七福宝公司投入大概二十万元,还购买了1万元的福宝,购买七福宝公司3,000元的产品就能选择得3,000个福宝或者1,000股股权,每张股权证就代表1,000股,公司股权证需要公司上市后才认可,苟元万认为股权证没有用,有时候就选择福宝,苟元万一共有十多万福宝,二十张左右股权证,公司按福宝数量的万分之五每天返现直到提现金额达到福宝的总数就不再返现,提现金额需达到100元以上才能提现,福宝还可以在七福宝网上商城购买生活用品。苟元万在七福宝公司收入主要是上班工资每月四千多元,还有在七福宝公司系统团队后台分配的会员收入九十万元左右,但实际到账八十万左右,这些钱都是由赵乃洪和张廷军转给苟元万的。
苟元万成为公司会员没有交钱,登录账号密码是刘某7送的,后来苟元万的层级到达C区后,为了提高级别,苟元万自己通过刷卡花了63000元买了21个账号,成为公司精英义工层级。苟元万上线是刘某7,下线有吴廷辉、田某1、宋德莉、孙国秀,每人都交给公司3000元会费的,现在都是精英义工,苟元万账户下面有四万多人。在公司交3000元买的东西实际还不值300元,苟元万得到的是冬虫夏草、茶叶、念珠。
2017年年底,七福宝公司在贵阳市世纪城的一个酒店开过年会,由方一军主持,公司领导在场的有王新、赵乃洪、张廷军、方一军,年会主要内容是说一下国家居家养老的政策、公司的前景等。2018年5月七福宝公司被观山湖区工商局查封后,苟元万知道公司涉嫌网络传销,7月以后公司就没有返利了,9月公司名称变更为汇福集团,公司制度也改了,后期的二级分销模式王新说不属传销,10月公司法人王新在微信群里说公司没有钱了,号召公司用会员自己的账号到公司平台买3000元的报单产品激活账号,否则会员就不能享受公司的系统团队分红,实际就是让大家在直接的账户上存入3000元。为了能得公司分红,苟元万在10月15日前交了3000元,公司10月16号开网后开始根据业绩分红,11月中旬,王新通知公司团队在遵义开了一次会议,参会的有二十人左右,会议主要是讲一些公司政策、制度等,王新想重新启动再把团队拉起来,当时参加会议的有苟元万、王新、祖朝辉、张廷军、张某2、赖海兵、吴乐武、赵建波以及遵义红花岗数据中心的人,公司到12月就又停了,苟元万在这段时间总共提现四千多元。
汇福集团在遵义的威尔宾酒店开过一次培训会,参会的有几百人,当时是宣布公司奖金制度改变,七福宝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改为汇福集团也是当天宣布的,成立的各个数据中心都有代表参会的,授课的主要是吴乐武的讲师团队,上台讲话的人有王新、周应国、祖朝辉等人,讲话主要内容是以培训为主,调整义工的心态,鼓励义工发展团队,苟元万也上台讲解过奖金制度。
七福宝公司搬到遵义成立汇福集团后,增加了监管部门,其他的都是以前的老员工,二级分销模式是公司的新模式,也就是七福宝公司在2018年5月份被观山湖区市场监管局查封以后,公司就启用的新的运作模式就是一级分销模式,实际上新成立的汇福怡邻公司和汇福怡养公司都是按照二级分销的模式来经营的。汇福集团所用的一级、二级模式和七福宝公司的模式是一样的,同样要发展义工团队,区别在于七福宝公司按义工团队的义工人数计算奖金分红,分红达到14万元后出局,如果想继续分红,就得重新交3,000元激活账户参与,汇福集团在奖金分红上按销售业绩计算。汇福集团下设有汇福怡邻、汇福怡养两个子公司,同样采用汇福集团奖金分红模式,这个模式和以前七福宝公司模式相比,公司不会亏本,但实际上也是通过拉人头发展会员来营利。
苟元万在七福宝公司的千聊平台上听过课,王新主要讲解宣传居家养老的好处、趋势,祖朝辉主要讲解数据中心的建设,吴乐武讲解公司制度、宣传公司,还讲过一次汇福集团公司的新制度。苟元万加过一些公司的微信群,还是“贵州汇福财富招商3群”的群主,加入微信群主要是分发公司通知、文件,方便义工交流,七福宝公司和汇福集团的会员人数有一万多人,销售产品四万多单。
七福宝公司的资金收入,第一是公司义工会员充值,也就是开始交3,000元成为公司会员,如果想领工资,就要在60天内至少发展3个人或者直接消费3套产品(3000元/套);第二是公司商城上卖产品的收入,但是这一块的收入比较少;第三是家庭入网,每个家庭交2,000元得手机腕表、挂件、座机,可以享受有偿和无偿服务,这一块祖朝辉比较熟悉。
七福宝公司运作模式是向公司缴纳3,000元购买产品,获得账户、密码成为创业义工,在60天内向公司直推3个会员后成为兼职义工,就能得公司120元日工资,然后扣除相关费用后,每月能得工资772元,否则没有工资;当发展义工的人数达到A区:B区为6:6时,日工资400元,每月工资5,080元;当发展人数比例达到20:20时,日工资648元,成为团队创始人,每月工资7,340.8元,在90天内必须上一星义工,否则工资停发;当发展人数比例达到40:40时,日工资1,018元,成为一星义工,每月工资10,880元;当发展人数比例达到80:80时,日工资2,000元,成为二星义工,每月工资23,000元;当发展人数比例达到260:260时,日工资4,000元,成为三星义工,每月工资41,000元;当发展人数比例达到475:475时,日工资6,000元,成为四星义工,每月工资62,000元;当发展人数比例达到750:750时,日工资8,000元,成为精英义工,每月工资71,200元;当发展人数A区:B区:C区比例达到1500:1500:400时,日工资20,000元,成为爱心大使,每月工资189,000元;当发展人数A区:B区:C区比例达到2700:2700:700时,日工资27,000元,成为爱心总裁封顶,每月工资277,300元。
237.被告人郑江xx的供述与辩解证明,2017年10月18日,郑江xx通过邬萍的介绍加入七福宝公司。邬萍让郑江xx去观山湖区麒龙CBD六楼听王新讲课,郑江xx喊郑江友一起去七福宝公司听董事长王新讲课,当时在公司听王新讲课的有四五十人。王新首先介绍自己是七福宝公司的创始人、法人,2015年7月7号创建七福宝公司,公司注册资金6,500万元,还讲了国家135规划提出9073工程。据王新讲,中国老龄化严重,创建七福宝公司是为了实现居家养老,实现居家养老就要在全国各地建立数据中心,具体就是在每个城市建立一个数据服务中心招收义工,以抢单和派单的方式服务周边入网的老年人,收取一定的服务费。听了王新讲课,郑江xx就在七福宝公司通过微信转了3,000元给邬萍的上级,这个人姓宋,注册了公司会员获得账号密码,公司会员账号是用来在公司网上商城购买东西和提现工资,得到推广义工和数据中心的权利。郑江xx成为公司会员后也经常听王新讲课,除了在公司听课外,还会通过空中课堂(也叫千聊)听课。郑江xx去过的遵义湄潭县、播州区、贵阳白云区的数据中心,听说数据中心有五十多个。
邬萍发展郑江xx主要是带郑江xx去听课、交钱注册会员、购买公司产品,郑江xx用同样的方式发展了郑开友、胡伟群、宋金美三个会员,到2018年5月,郑江xx下线消费了一千多套产品,也就是注册了一千多个会员,郑江xx提现获得十多万。郑江xx介绍七福宝公司时,选择宣传介绍的对象都是在此之前有过接触,有一定的感情基础的。首先告诉别人七福宝公司推出的居家养老项目非常好,而且参与这个项目有很多好处,具体可以去公司考察,缴纳3,000元可以在福宝商城内购买冬虫夏草等产品,但到公司购买产品的人,包括郑江xx自己看重的都不是产品本身,还是购买产品之后,成为义工,介绍别人购买产品,获得回报。郑江xx自己买过两套产品,其中购买的冬虫夏草因不知真假未使用,第一个月郑江xx卖出3套产品得佣金三千八百多元,之后佣金就按郑江xx团队销售出产品的人和销售产品的量计算,郑江xx应该获得的佣金是五十多万,但其中有三十多万是福宝积分,公司规定是要返现,但至今没有返过。郑江xx参加过公司组织的修文火灾的捐赠活动、观山湖区养老院做义工慰问活动以及2018年春节公司组织的晚会,还有2018年4月14日在金阳国际会议中心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七福宝公司在贵阳被查封后就搬到遵义了,公司名称改成汇福,继续按照原来的营销方式推广。
七福宝公司在贵阳时,张廷军拉郑江xx进了一个七福宝交流群,后来七福宝公司被查封,这个群就解散了,七福宝公司搬到遵义后创建成立汇福集团6+1系统学习微信群。原来的那个七福宝交流群有几百人,群主是苟元万,每天群里都发公司的产品广告,数据中心的现状,公司搞活动的情况等内容,后来的汇福集团6+1系统学习微信群有493人。还有贵州汇福财富招商群二群、贵州汇福财富招商群三群、汇福大健康福友、汇福集团七星关智慧居等微信群都是七福宝公司的微信群。郑江xx在微信朋友圈里转发过七福宝公司去各个地方做公益活动的照片和公司的宣传话语,转发了七福宝公司推销产品的奖金分配制度、网上商城消费制度,即一个人推销三套产品,每天收入35元钱,月收入772元钱;推销发展6:6的人,一天就231元钱,月收入5,080元;推销发展20:20的人,一天就333元钱,月收入7,340元;推销发展40:40的人,一天就494元钱,月收入10,880元;推销发展80:80的人,一天就910元钱,月收入20,000元;推销发展260:260的人,一天就1,863元钱,月收入41,000元;推销发展475:475的人,一天就2,818元钱,月收入62,000元;推销发展750:750的人,一天就3,236元钱,月收入71,000元。会员消费3,000元产品,七福宝公司就赠送1,000股权和3,000福宝(可以提现和消费)奖励如在七福宝商城消费也可以按万分之五返回来的也可以部分提现,公司还将对接了第三方支付系统,对接完成后到账会比以前更快,每个会员账号都有享有推广权利,郑江xx还在微信上转发了董事长王新空中课堂讲课的通知。郑新华参加过两次公司组织的每月7号公益日活动,两次都是去养老院,一个在云岩区,一个在观山湖区,每次去都有一百多人参与,到养老院就把水果、米、油发给老人,然后公司总裁魏道和方一军就和养老院的人说话,然后就由公司的人举着条幅大家一起拍照。
七福宝公司注册会员的条件是,在公司网上商城购买3,000元的商品获得会员账户和密码成为普通会员,如果想在公司领工资,就必须在60日内推荐三个人在公司网上商城各自消费3,000元买商品注册三个会员账户,也可以直接花9,000元买三套商品注册三个会员账户,然后就成为兼职义工领工资,在公司扣除50%的商城消费所得税,1%的慈善基金和9%的个人所得税后,每天能领三十多元,每月大概能领到八百元,推荐到公司买商品注册会员的人越多工资就越高,每人至少缴纳三千元钱注册入会,在网站商城购买产品,但上不封顶,一个人也可以购买很多套产品。当推荐购买产品的单数达到A区:B区比例为6:6时,日工资400元,除去相关手续费、提现费等费用后,每月能领四千多元,A、B区的比例越大,义工级别越高,根据相应比例可成为一星义工、二星义工、三星义工、四星义工、精英义工、爱心大使、爱心总裁,然后按照级别领取相应的工资。郑江xx现在是二星义工,在公司层级是五十级左右,每月工资随下线销售产品量变化,销售越多,工资越高,最多的时候一个月拿到一万多,少的时候几百千把元钱。
238.被告人宋垒刚的供述与辩解证明,2017年12月1日,宋垒刚及其三姐宋垒英经大姐宋德莉介绍加入七福宝公司成为义工,当时宋德莉说购买七福宝公司3000元的产品注册成为会员得到一个账号,成为公司义工,再向别人推销产品来赚钱。宋垒刚层级是二星义工,宋垒刚拿到账号时,宋德莉把苟元万安排在宋垒刚下线(A区),苟元万这条线的人已经有几百上千人,但宋垒刚还没得工资,自从宋垒刚将妻子刘某1注册成下线(B区)后才开始领工资,B区那条线的二三十人都是宋垒刚发展的,为了完成公司任务,宋垒刚注册过五六个账号,平时都是在集福宝APP上登录,宋垒刚发展了刘某1、王惠汝、刘武、胡晓,刘某1、王惠汝是宋垒刚为完成推销任务自己交钱以她们名义注册会员的,刘武、胡晓是自己注册交钱的,肖元方是宋德莉为了让宋垒刚赚多点钱设置成宋垒刚下线的。陈萍是宋垒刚下线的会员发展的,交了24000元,宋垒刚发展的下线会员往下发展了二十多人,完成推销任务产品一百多单,每单3000元,会员通过微信、支付宝等方式交费。为了获利,会员可以自己交3000元直接安置在自己的下线,投钱的会员有获利的有亏损的,亏损的比较多。
七福宝公司公司从上至下有董事长、营运部、财务部、义工事业部、网络技术部、数据中心事业部、教育培训部。董事长是王新,财务部负责人是张廷军和王新的小舅子赵乃洪,负责公司的所有财务,义工事业部负责人是宋德莉,负责处理公司义工纠纷,网络技术部负责人张某7,负责数据服务中心的所有应用知识,数据中心事业部负责人祖朝辉,负责数据中心的运营情况,张某2负责商城管理及产品的上架,教育培训部负责培训数据中心居家养老实体运行及发展会员相关事项。当时宋垒刚想着估计是传销被查封的,一个月后解封了,就很少有人再向公司投钱了,都不敢投,七福宝公司从8月份开始就没有发工资返利了。整个公司就是王新、张廷军、张某2在操作。
七福宝公司的分公司属于县级代理,县级代理要交5万元给总公司,2017年12月,宋德莉带宋垒刚去和祖朝辉协商后,祖朝辉同意宋垒刚交1万元开分公司,宋德莉帮宋垒刚交了1万元后,二人在贵阳总公司和祖朝辉签订协议。2018年4月,宋垒刚在安顺市西秀区福宝分公司,注册名称叫七福宝公司西秀区分公司,并在公司墙体上绘制了“七福宝智慧居家养老数据服务中心”字样,也搞居家养老数据服务中心,经营模式与七福宝总公司一样,通过养老数据平台购买产品发展会员来运营。与祖朝辉签订的协议内容是分公司成立以后,达到总公司要求的业绩(业绩包含发展义工、商家、家庭入网数量)后,总公司陆续将投资分公司投资350万。宋垒刚到七福宝公司考察后觉得公司宣传的居家养老是一个好项目,但安顺西秀区分公司成立以来,无论系统如何调试都无法达到总公司要求的业绩。后来宋垒刚去七福宝总公司和宋德莉一起找了祖朝辉,祖朝辉就同意拨付6万元的资金给宋垒刚建设分公司,除了拨付的资金外,还配发了6台电脑、4块显示屏、1台打印机、1台投影仪。七福宝总公司在2018年5月29日被贵阳市观山湖区市场监督管理部门以涉嫌传销查封一个月,罚款145万,6月西秀区经侦大队到分公司排查,说七福宝总公司涉嫌传销被查封,让宋垒刚的分公司暂时不要开展业务。七福宝总公司解封了之后就停了,没有开展义业务,七福宝总公司的信息就由遵义市红花岗区数据中心来发布,到了2018年八九月份,七福宝总公司就搬到遵义成立了汇福集团。按照王新要求,祖朝辉就让西秀区七福宝分公司更名,但因为总公司搬到遵义以后,还是沿用原先的“一推三”模式,所以宋垒刚并没有更改分公司名称。公司运作模式是,向公司购买一套3000元产品成为公司会员,公司产品有杜仲雄花晶、冬虫夏草、红茶、绿茶等,公司会员在60天之内向三个人推销三套产品,每套3000元,如果推销不出去就得不到公司工资,如果推销出去,从产品购买完第二天开始除了周末节假日外,每天公司返利120元,扣除平台维护费、公益金、公司平台强制消费的积分,每月能领工资772元,可以领3年,义工推销购买产品的义工又要向其他另外三人推销购买产品,当A区与B区比例达到6:6时,称为创始人,每月工资5040元,比例达到20:20时,每月工资九千六百元左右,比例达到40:40时,每月工资一万六千多元,比例达到80:80时,每月工资三万一千多元,宋垒刚现在就是这个工资标准,后面最后封顶工资每月44万元。宋垒刚从公司一共得到三万左右,钱是直接返在集福宝APP里面进行提现,都用在了安顺市西秀区福宝分公司日常运营及日常消费开支上了,再往上最高的每月工资二十多万元。2018年6月后,公司改了新制度,当A区与B区推销达到20份产品,就成为公司的分红股东,参与公司业绩分红。2018年四五月,宋垒刚在同学聚会上介绍了七福宝公司运营模式后,蒋某1和杨民刚有兴趣,几天后,宋垒刚就带蒋某1、蒋某1的妹妹、蒋光友、李锦花到公司去了解、去听课,蒋某1后来就用微信转了12000元到七福宝公司账上,每月领八百多元。为了宣传开展公司业务,宋垒刚用微信建了一个有四十多人的汇福西秀区分公司信息交流群,群成员有公司义工和义工介绍拉进群的人。宋垒刚在群里转发总公司信息、通知、宣传七福宝公司的相关业务,在微信朋友圈转发七福宝公司制度,让更多人了解从而加入到公司。在义工日的时候,由宋垒刚带着西秀区分公司义工搞过几次活动,一次是到安顺市西秀区的夕阳红敬老院,宋垒刚买了30套洗漱用品发给老人,向他们宣传七福宝公司,另外一次是去烈士陵园扫墓,还有一次是去社区慰问贫困户,这三次活动的经费都是宋垒刚出的,再有一次是在公司内举行的象棋、麻将比赛,这次的活动经费两千多元是宋垒刚和义工共同出的钱。
239.被告人晏华勇供述与辩解证明,七福宝讲师报名登记表是晏华勇自己填写签字的。七福宝公司收入有商城部和数据中心,数据中心的收入就是交三千元义工费,商城的收入是义工会员交钱在商城买东西。晏华勇七福宝公司会员账号是yhy3687,鉴定报告上认定晏华勇提现十七万余元,晏华勇对此表示认可。晏华勇提现的钱都又复投七福宝公司了,主要想让自己发展的AB区两条线平衡,公司的车服、数据中心等项目晏华勇都有投资。七福宝公司部门有义工事业部、数据中心部、行政部、产品管理部、财务部,公司董事长王新、总经理祖朝辉、总裁魏道、财务负责人赵乃洪、网络部负责人张廷军、产品对接人张某2、义工事业部负责人宋德莉,公司的义工活动是每个月7号去养老院帮扶老人。晏华勇参加过七福宝公司在贵阳观山湖区的新闻发布会,公司当时安排晏华勇当安保人员。
2017年11月,晏华勇做借贷宝生意时,认识了李某7、高彦娥,当时李某7已经是七福宝公司会员,李某7宣传七福宝公司的运作模式,劝说晏华勇加入七福宝公司,因晏华勇觉得李某7做事不靠谱,没有答应加入。十二月份晏华勇在贵阳兰艳家遇到吴乐武、刘清翠、老潘等人也在谈论七福宝公司,说七福宝公司的项目是国家支持的,投钱的话一定赚钱,公司是合法的并且开创了一种新的经营模式,做公司义工还可以为公司招工、领工资,根据招募义工和购买产品数量多少来返利,公司的产品是3000元一套,购买产品每天得万分之五的返利和公司上市后1000股股份,一个身份证只能买4套,如果想买多的产品,就只能用别人的身份证来注册购买,晏华勇认为他们这样宣传就是想让更多的人认为会员有钱赚,吸引更多的人加入。过了一段时间,兰艳带晏华勇、张国芬去公司考察,当天三人就开车去七福宝公司,在公司里听了讲师苟元万等人讲课后,晏华勇觉得七福宝公司很好,回来后在兰艳家商量老潘、刘清翠、兰艳三人合伙,兰艳又和张国芬、晏华勇合伙,做成兰艳的下线,晏华勇就交了3000元给兰艳去报单,报单回来后,把张国芬做成晏华勇下线,晏华勇觉得与他们不熟,就想自己单独做,晏华勇用张旺、女儿李阳、妻子陈某1的名义买了3单。十多天后,高彦娥打电话给晏华勇,得知晏华勇在贵阳七福宝公司后就到公司考察,高彦娥到公司时讲师都在,讲师们给高彦娥讲完课之后,晏华勇送了她一个公司账号做成晏华勇下线,晏华勇又买了4单设置成高彦娥账号下线。晏华勇带过高彦娥、晏华礼、晏华礼的丈夫、三姐夫李平、妻子陈某1等人去过七福宝公司,一是顺路拿产品,二是带去看七福宝的项目做得不错。按七福宝公司要求就是发展3个人交三千元或者自己消费九千元购买3套产品成为兼职义工,每个月收入七百多元钱,可以领三年,被发展的人就成为下线。如果想提高在公司的收入,就需要发展的下线去发展更多的人或者自己在公司交更多的钱购买产品,从而提高在公司的层级。在成为兼职义工60日之内,如果没有发展下线购买公司产品,层级就会自动下滑,所以晏华勇为提高收入,就发展了高彦娥、张国芬,并分别以妻子陈某1、舅子陈小星、外甥李阳、三姐晏某、大姐晏群、妹妹晏华情、三姐夫李平等亲戚朋友的名义购买了十万元左右的产品,所有的购买流程都是晏华勇自己操作,晏华勇领公司工资最高时候每个月得一万多元,这些钱都是不定时、不定额的提现,除去本钱,晏华勇获利大概几万元,后来都基本继续复投到七福宝公司购买产品了。晏华勇在公司的层级是二星义工,公司七福宝APP分为老人端、子女端、服务端、管家端四类,下载注册之后就可以在APP平台上购买产品。晏华勇注册的账号是yhy3687,之后还交了二千元钱用于家庭入网,家庭入网之后就可以用手机号作为登陆账号,晏华勇用于登陆的手机号是183××××3687。在2018年6月30日之后,APP就登陆不上去了,后来公司发了一个网址××,在手机上打开网址之后就可以登陆原来的账号进行操作了,登陆后显示的名称是汇福怡邻肽健康。
贵州七福宝公司返利的数据是在APP上显示的,返利是通过APP申请提现之后,经过公司财务人员审核,公司财务人员就把钱打到银行卡上,晏华勇用于提现的银行卡是一张中国工商银行的借记卡,卡号是62×××03,从2018年7月就不能提现了,系统显示提现了钱也没有实际到账。七福宝公司APP上所销售的产品有两三千款产品,平时的生活用品以及一些冬虫夏等草保健品,在七福宝公司APP上,每盒冬虫夏草的价格是3000元,晏华勇认为七福宝公司产品的价格基本合理,其他的生活用品比市场价格便宜。
240.被告人吴乐武的供述与辩解证明,2017年的一天,李永科花三千元购买七福宝公司的产品成为公司义工,李永科对吴乐武说在七福宝公司做居家养老事业,正在准备数据中心的事,当时李永科手里拿着一些居家养老的资料,说七福宝公司的养老事业很好。李永科带吴乐武、沈德美、范某到七福宝公司,七福宝公司董事长王新就来上课,有十余人在听课,王新讲了七福宝公司的情况,讲了如何通过“四件套”打造数据中心落地运营,为老人及家庭提供服务,同时介绍了在公司消费三千元购买商城产品成为义工,义工就可以推荐商家入驻七福宝公司的商城、在其他区县建立数据中心、推荐产品入驻商城、在商城上消费、推荐家庭入网(推荐家庭购买四件套)享受服务、推荐义工等权利,推荐义工就是推荐3人在商城上消费三千元购买产品成为义工,也可以自己消费三套产品就可以得到七福宝公司的奖励,扣除商城的管理费、提现手续费等费用每月最后能得772元;当AB区发展的人数比例达到6:6时,每天得36元,当发展的人数比例达到20:20时,每天得六百多元,AB区人数比例数越大,得到的钱就越多,对公司的贡献越大。七福宝公司每个月的七号是义工宣传日,为了更好的宣传七福宝公司的居家养老事业,让更多的人知道,义工穿着印有“七福宝公益目、七福宝公益活动、关爱老人”等标语的衣服,一般是社区、养老机构等地方做公益活动。这样的宣传活动吴乐武在红花岗数据中心参与过一次,主要是免费为老人量血压、家庭免费入网、对接联盟商家,同时介绍四件套中的智能手表。吴乐武还参加了七福宝公司的新闻发布会,在千聊软件听过王新讲课,吴乐武也在千聊上宣传过居家养老,这个千聊群有一两百人,在微信群里也转发过七福宝公司的数据中心如何运营落地的相关资讯。2018年快过年的时候,听说毕节的数据中心搞得好,吴乐武就和范某、晏华勇到毕节去参观,参观了吃完饭后,吴乐武和范某应晏华勇邀请去晏华勇家休息。
七福宝公司在贵阳期间,吴乐武参加过七福宝公司举办的新闻发布会和数博会等各类活动,七福宝公司在观山湖区被处罚了一百多万后就搬到遵义成立了汇福集团,吴乐武在汇福怡养健康养老产业有限公司的教培部上班,一开始是负责人,后来负责人换成了向欢。在遵义上班期间,吴乐武去过王继杰和向英负责的遵义市红花岗区数据中心,但没有去过李永科负责的遵义市凤冈区数据中心,主要跟着数据中心的人去社区进行宣传,介绍家庭入网。七福宝公司王新是董事长,负责七福宝公司的全盘工作,有时负责讲课;祖朝辉是数据中心负责人,主要负责数据中心的落地建设;张某2是商城负责人,负责管理商城,产品的上架等工作;张廷军负责系统后台的运营维护;宋德莉是义工事业部负责人,负责义工的管理、对义工的授课等;苟元万主要负责讲课;赵乃洪是做财务工作的,义工交的注册费由赵乃洪收;宋垒刚是安顺数据中心的负责人;李永科是凤冈数据中心负责人。吴乐武是七福宝公司会员,吴乐武在七福宝公司总共提现有十万元左右,钱大部分都是在公司重复消费开支了,七福宝公司会员提现的钱主要是会员消费产品交的会员费的收入和商城收入。七福宝公司经营模式就是通过数据中心的运营落地,锁定终端消费群体,产生价值,公司的主要收入是网上商城产生的利润。吴乐武的下线有有范某、沈德美、杨先琴、袁志清等人,当时是李永科带吴乐武等人到七福宝公司的,所以是李永科的下线,接照系统的规则又把范某、沈德美、杨先琴安排成吴乐武的下线,晏华勇也是吴乐武下线。吴乐武在七福宝公司的提现金额有十万元左右,大部分都用于重复投资七福宝公司购买产品。
241.被告人李永科的供述与辩解证明,2017年12月的一天晚上,李永科在贵阳遇到胡伟群,胡伟群给李永科介绍了七福宝公司居家养老项目,说是为家庭服务来赚钱,第二天李永科和胡伟群去七福宝公司考察了解情况,要成为公司会员必须向公司缴纳三千元钱,李永科交了3000元给赵乃洪得了一个账户,留的手机号是李永科的187××××3847,成为消费会员,同时公司给了一套杜仲雄花晶保健品。李永科在七福宝公司经常遇到吴乐武,大家都喊吴老师。七福宝公司主要是交3000元购买公司产品成为公司会员,可以得到公司1000的股券,3000福宝,每天按万分之五返现,3000元返完为止,如果在两个月之内推荐了三个人注册了会员,每月就能在公司领取720元工资,公司分成两条线,所推荐的会员又发展了会员,每条线人数达到6人,一共12人时,每月就可以领到工资5040元,发展的人数越多领取的工资就越多。李永科在七福宝公司发展的下线有安路、韦纯强、兰某,李永科对他们三个人讲,加入七福宝公司必须交3000元购买产品成为公司会员,然后推荐三个人加入,就有工资,每个月七百多元,领三年工资,下面分为A区和B区,如果AB区人数比例为6:6时,每个月领五千多元,比例为20:20时,每个月领八千多元,发展的人越多钱就越多。安路、韦纯强、兰某听后就到贵阳七福宝总公司每人交了3000元给赵乃洪。李某9是李永科在微信上认识的,李永科在微信上对李某9宣传七福宝公司的养老项目,然后李某9就转了3000元给李永科,李永科就到总公司报单将李某9加入七福宝公司会员。七福宝公司会员义工的工资来源就是交的三千元会员费,李永科在七福宝公司一共收到三万多元,这些钱全部用在建设凤冈数据分中心上了。七福宝公司每月给李永科发720元,领取了五个月后,从2018年4月开始,李永科发展的下线安路、韦纯强等人发展了更多的人交钱注册会员,公司就给李永科每天336元的待遇,层级是小组创始人,扣除相关费用后一个月能领到手的是5040元。李永科登录集福宝APP上能看到下线有张某1、刘清翠、李某9等人,其中刘清翠是吴乐武介绍放在李永科名下的,吴乐武在上面很多层。
七福宝公司从2018年5月30日后,就没有再返利了,李永科问祖朝辉为什么没工资不返利了,祖朝辉说七福宝公司涉嫌网络传销被关了。七福宝总公司被查封后三四个月就搬到了遵义,在遵义成立汇福怡养公司和汇福怡邻公司,汇福怡养公司法人是王继杰,七福宝公司和汇福公司的运行模式是一样的,只是把公司的名字更改为汇福公司,李永科在遵义凤冈县开的七福宝分公司也改名为汇福怡养凤冈分公司,分属于王继杰的汇福怡养公司,公司负责人是李永科,股东有安路、韦纯强,三人总投资64.8万,李永科投了15万,安路投了32万,韦纯强投了17.8万。汇福怡养凤冈分公司在组建过程中,李永科向七福宝总公司借过3万元来装修凤冈分公司,总公司安排祖朝辉具体指导,还提供了7台电脑、1台打印机、4块大显示屏、投影仪等,总共价值十万元左右。总公司要求李永科等人付8万开通端口,因未支付款项,端口至今未开通,公司也未正式营业。七福宝公司搬到遵义后改名为汇福怡养健康养老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目的是想逃避打击处罚。李永科组建过两个群,一个是股东群,群成员主要是分公司的管理层人员,一个群凤冈汇福数据中心义工管理服务群,群成员总公四十多人,群里面有王新、吴乐武、祖朝辉等原七福宝公司管理层人员,其他都是凤冈当地人,李永科会在群里转发发一些关于公司的政策,让更多的人了解公司。
242.被告人宋德莉的供述与辩解证明,2017年9月30日宋德莉经朋友李华介绍认识七福宝公司法人代表王新,加入贵州七福宝公司。七福宝公司主要做智慧居家养老项目,李华说这个智慧居家养老项目的好处非常多,代还信用卡的一个软件名为“稳稳APP”,绑定这个软件后,1万元的信用卡资金只需要还1千元就可以了,“稳稳APP”软件要额外收取85元的手续费,当时七福宝公司是和这家软件公司对接,方一均引进来的“稳稳APP”软件,并且方一均是和王新签订合作合同的,共同推居家养老项目,只要报居家养老项目,就免费送“稳稳APP”软件,如果不报居家养老项目,就要单独花费298元购买“稳稳”软件,当时宋德莉信用卡欠得比较多,所以就加入了七福宝公司参与居家养老这个项目,获得“稳稳”软件,方便还信用卡的钱。七福宝公司设有财务部、行政部、电商部、教培市场部、数据中心事业部、网络部。王新是公司董事长,总裁是魏道和张廷军,财务部是王新、赵乃洪负责,祖朝辉负责数据中心财务;行政部是张某12、罗某3、余某2负责;电商部是张廷军、张某2负责;教培市场部有宋德莉和方一均、苟元万、邹清、梅子;数据中心事业部是祖朝辉负责;网络部是张廷军负责。宋德莉是公司市场部总经理,负责给公司做运营、做接待、搞应酬、业务推广,在公司主要负责教培市场部。七福宝公司主要收入就是义工会员购买产品交的三千元钱,在建的数据中心还没有盈利,给会员义工的工资就是义工交的那三千元。宋德莉在七福宝公司获利的钱和鉴定的差不多,得的钱大多数又被复投到七福宝公司了。七福宝公司运作模式都是王新事先设计好的,先做居家养老,后一推三运行下去的模式来进行培训、宣传。
宋德莉通过下载七福宝APP,充3000元会费进入公司平台消费满3000元后,成为公司会员。宋德莉从创业义工,也就是会员,一直做到兼职义工、一星义工、二星义工、三星义工、四星义工到精英义工,大概是2018年4月成为精英义工的,每个月的工资有七万多元,领了两个月工资。宋德莉集福宝APP账号是13×××75,公司网址在微信收藏夹里,公司搬到遵义后改名的汇福怡养有限公司的新网址在名为汇福的微信群里都有。七福宝公司原来的地址是在贵阳市观山湖区,B座4楼是大健康体验中心,16楼是数据中心总部,2018年9月公司搬到遵义,观山湖这里只剩B座4楼的大健康数据中心。宋德莉在平常的生活交往中就向亲戚朋友宣传七福宝公司智慧居家养老项目的好处,让亲戚朋友下载七福宝APP,交3000元会费成为公司会员,然后让加入的会员继续给他们亲戚朋友推广居家养老项目,会员要拉其他人员成为七福宝公司会员。公司平台分为AB区,会员拉进来的人员在A区和B区,A区人员:B区人员为3:3时拉人进来的会员就提升为兼职义工,每个月公司就返利给会员812元,拉进6:6人就提升为小组创始人,拉进人员比例为20:20提升为团队创始人,每个月公司返利5400元毛收入,拉进40:40的人员就提升为一星义工,公司返利9450元,拉进80:80的人员后就提升为二星义工,公司就返利16600元;拉进260:260的人员以后就提升为三星义工,公司就返利3.28万元,475:475的人员就提升为四星义工,公司返利6.6万元,达到750:750人,就提升为精英星义工,公司返利11.8万元,当拉进来的人数达到750:750,平台就为你开通C区,当A:B:C区人数比例达到1500:1500:400时提升为爱心大使,公司每个月返利32.8万元,拉进来的人数达到2700:2700:700时提升为爱心总裁,公司每个月返利44.3万元,这已经是公司的顶层,封顶了,公司返利都是毛收入,如果要提现的话就扣除提现手续费、公益基金、个人所得税以及商品消费税,反正总的要扣除13%,越往后发展级别越高,工资越高,扣除越多,但是都是按照13%比例扣除的,宋德莉发展的AB区人数加起来最少有三千人。宋德莉直接发展的有田某1、吴延辉、朱建章、宋垒刚,他们四个人又分别发展其他人员,继续推广七福宝公司的业务。宋德莉从2017年9月30日加入公司到现在,由于不重复投钱业绩就会滑落,层级会掉,所以宋德莉复投到七福宝公司二三十万元不断给自己买名额,只有人数上升才能保住现处层级,七福宝APP上面显示宋德莉总的收入有七八十万,实际提现至少有五六十万。会员义工交3000元能选择七福宝公司杜仲雄花晶、冬虫夏草、玉石、茶叶、东阿阿胶糕、铁皮石斛等产品其中之一,公司按照地址给会员发货,这些都是电商部的张某2负责,还有3000元的福宝按照万分之五的比例每天返利,返利到会员账户上,总额满200元就可以提现。送的1000元股份要公司上市后才有价值。
七福宝公司每一场宣传活动宋德莉都参加的,公司规定员工只要有时间都必须参加,主要就是宣传推广七福宝智慧居家养老项目,在微信群进行微课程宣讲,进入居民小区宣讲,在公司也进行课程宣讲,从而推广居家养老,公司做活动推广宣传的横幅标语内容每一次都不一样,如去养老院就去打“去某养老院慰问老人,赠送慰问产品”,送水果、米、油烟、衣物等。宋德莉等人推广居家养老目的是公司规划了万家数据中心,只有发展人加入七福宝公司,自发性的组织起来服务身边的老人,让更多的人加入七福宝公司,保证会员自身所处的层级,提升星级,大家工资高了才会愿意继续去服务身边的人。宋德莉获利的钱主要用来还信用卡以及日常消费,2018年4月30日花费150600元购买了一辆二手奔驰车,车牌号为贵A×××××,用于七福宝公司商务接待和市场推广。七福宝公司在2018年5月被贵阳市观山湖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查封、处罚后,宋德莉意识到公司涉嫌传销违法就退出了公司,6月开始就没有返利了。
2018年5月,七福宝公司被贵阳观山湖市场监督管理局查封处罚,责令整改,到6月份解封,但是市监局不准再用七福宝这个名字,所以后来王新就以汇福怡养、汇福怡邻两家公司的名义把原来的七福宝公司才搬迁到遵义,其实也就是把原七福宝公司还没有回本的会员数据平移到遵义的汇福怡养公司,去遵义那边的老员工有祖朝辉、王新、赵乃洪、张廷军、张某2,遵义那边公司运营资金主要还是原七福宝公司的资金,当时因为公司状况比较困难,王新就发通知告知原来七福宝的会员重新交3000元激活原来的账号,公司就可以返利,所以后面遵义的汇福怡养、怡邻两家公司的资金有一部分也来自于此,当时宋德莉还交6000元激活了她和苟元万的账号,激活后公司返了三千多元给他们。2018年11月宋德莉、苟元万参加了汇福集团召开的会议,其他参加的人有祖朝辉、赖海兵、赵乃洪、张廷军、张某2,当时开会主要讲新公司成立后运作的事情。
宋德莉创建过两个七福宝公司微信群,一个叫“贵州汇福财富招商2群”,群成员有421人,一个叫“汇福集团5769系统领导群”,群成员有22人,群里面多数都是公司义工,建群主要是为了宣传感召会员,平时在群里面发送关于七福宝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宣传资料,增加会员人数,再者会员有问题可以交流,避免跑公司。“汇福集团一群交流群”群成员有133人,群主是胡伟群;“贵七福宝财务招商1群”群成员有109人,群主是戴天梅。
宋德莉是七福宝公司义工事业部负责人,晏华勇、吴乐武、向英都带人来七福宝公司,有时候带两三人,有时候就带一个人,带来公司都是由晏华勇、吴乐武各自宣讲,主要讲公司一推三运作模式,但公司教培部讲课也要去听讲,向英主要带到公司教培部听课,并且都要见王新,以找王新为主。祖朝辉也是能宣传的,讲一推三模式以及对接数据中心的事情。毕节团队的数据签约人是谢皓阳,谢皓阳是晏华勇下线,当时吴乐武没有在公司上班,只是公司的一名的创业义工,在外面做团队。陈萍是公司的义工她是做兼职的,也是公司股东之一,主要是做保险,平常也会带人到公司来接受公司的宣传、听课,在系统上宋德莉属于陈萍下层,按照比例提成由公司分配发放给陈萍,公司搬到遵义改名后,陈萍也一直跟着公司到遵义去的;郑江xx只对他自己带进来的会员负责讲解公司的后台操作和制度等,其实七福宝公司讲解的也主要是这些内容;晏华勇是一个创业义工,没有在公司任职,平时就是带人到公司去接受公司的宣传,毕节市的数据中心是晏华勇发展的人建立的。邬萍是七福宝公司创业义工,带过很多人到公司来接受宣传,先说一下公司的大概情况,然后由公司教培部的人来进行宣传公司,后来宋德莉等人也给新来的人讲公司情况,讲师有周青、苟元万、汪梅,有时董事长王新和数据中心负责人祖朝辉也会去讲课宣传公司;李永科是遵义凤冈数据中心负责人,也会带人去公司去接受公司的宣传;2017年11月吴乐武成为贵州七福宝公司义工,2018年四五月份到公司上班,主要做宣传工作,公司在贵阳被罚款期间,吴乐武才到教培部的,每月七号公益日,吴乐武带单位的其他职工到七星关区做公益活动,同时在这些地方宣传公司的居家养老、为老人服务,吴乐武在千聊里面也讲过课。
243.被告人邬萍的供述与辩解证明,2017年10月15日下午17时许,邬萍和王某7、李光瑞、田某1等人一起到金阳的七福宝公司,到公司后宋德莉和她丈夫苟元万接待邬萍等人,带他们到办公室见张廷军,张廷军主要宣传公司的政策、国家的支持及公司居家养老项目前景和未来。晚上从公司出来后邬萍等人一起吃饭,在饭桌上王某7、宋德莉、苟元万、田某1就劝邬萍、李光瑞交3000元会员费成为七福宝公司会员,李光瑞就交3000元会员费给宋德莉,邬萍当时没有答应。第二天邬萍在和张某9、龚昌文、何光秀等人吃饭时讲了七福宝公司的事情,邬萍让他们一起去公司看看。吃完饭后,一行人就到七福宝公司,到公司后也是宋德莉和苟元万接待,进去后邬萍在外面一间办公室玩电话,张某9、何光秀、龚昌文就进去了解听课,后来邬萍、张某9等人又去董事长办公室找王新了解,王新说的和张廷军说的差不多,王新说公司项目已经酝酿四年多,还得到中共中央国务院“绿生委”的支持,“绿生委”还派驻人在公司。当天邬萍等人考察到晚上11时许,每人交3000元给宋德莉成为公司会员,交完钱后宋德莉就发了一个下载七福宝APP的链接给邬萍等人,当时宋德莉拉邬萍进了三个微信群,群名字里都有“七福宝”这三个字,后来邬萍都退出这些群了。
七福宝公司的运作模式是投资者向公司缴纳3000元成为公司会员后得账户密码,获得推荐义工的资格,成为创业义工,在60天内必须向公司直推3个会员成为兼职义工,公司每天给工资120元,扣除相关费用后,工资772元/月,否则没有工资;当A区:B区发展人数达到6:6时,工资400元/天,工资5080元/月;当发展人数达到20:20时,工资648元/天,工资7340.8元/月;在90天内必须上一星义工,否则工资停发,发展达到A区:B区人数达到40:40人,工资1080元/天,工资10880元/月;发展达到A区:B区人数达到80:80人,工资2000元/天,工资23000元/月,后面的记不清了。从2018年7月起,七福宝公司就没有返利了。邬萍加入七福宝公司后获利二十多万,以邬萍的银行卡实际提现数额为准,邬萍记不清自己在七福宝公司的层级了,只记得领到钱最多的时候每天四千元,扣除费用后领到手的有三千六百元左右,领了有几个月的时间。七福宝公司的收入来源邬萍不清楚,只是公司要求会员帮公司找三个人来缴纳三千元成为公司会员义工,成为公司义工后,又要继续招三个义工,才能享受公司的福利待遇。七福宝公司的福利待遇是根据招的义工来计算的,就是“三三复制”的方式,招的义工越多,待遇就越好。“三三复制”的意思是就一个人招三个义工之后,这三个义工再每人找三个义工,以此类推。邬萍发展了张某9、龚昌文和一个姓王的男的,七福宝APP打开后显示这三个人就是邬萍的下线,王某7是邬萍的上线,田某1发展的王某7。郑江xx也是邬萍发展的下线,2017年10月17日15时许,邬萍遇到郑江xx后给郑江xx介绍了七福宝公司,后来田某1开车接到邬萍和郑江xx、郑开友一起去了七福宝公司,到公司后也还是宋德莉和苟元万接待的,当晚郑江xx和郑开友都交了3000元报单成为公司的会员。
七福宝公司的董事长是王新,同时也给到公司考察咨询的人员做讲解,张廷军也在公司讲课宣传介绍七福宝公司,并讲授招聘义工的事宜;苟元万和宋德莉负责接待来公司咨询的人,有时也宣传授课;一个姓赵的管财务。邬萍等人在王新办公室见到过“绿业委”的祖总,祖总有四十五六岁,有一米七六左右的个子,戴一副眼镜,瘦高瘦高的。邬萍听过王新、张廷军、宋德莉、苟元万讲课,还参加了公司组织的日工资1080元以上的义工才能参与的泰国旅游。七福宝公司搬到遵义以后,邬萍收到公司信息说要在遵义开会,希望公司会员都能去参加,邬萍和张某9一起到遵义的一个酒店见到王新后,王新说公司长时间没有返钱的原因是被政府打击,情况不乐观,暂时没钱,在会上王新主要就是讲希望公司会员都能帮公司注入资金,让公司重新运转起来。
244.被告人王继杰的供述与辩解证明,2017年11月,梁灿联系王继杰介绍七福宝公司,当时王继杰妻子向英就交了3000元自己注册了七福宝公司会员,同时还有蔡琳和李某5也分别交3000元注册了会员。后来王继杰听说七福宝公司有一个居家养老项目,就和向英一同去七福宝公司考察,到公司后,有专门的人进行培训,在培训期间向英又以王继杰的名义交3000元注册了一个账号,王继杰和向英都算是梁灿的下线,回来以后就开始发展会员,但王继杰一个会员也没有发展过。后来王继杰、向英又到贵阳去培训学习了几次,王继杰认为居家养老的项目能做,准备在遵义市红花岗区个数据中心,后来就交了1万元和七福宝公司管理全国数据中心的负责人祖朝辉签订了协议,在红花岗区建立智慧服务中心筹备处,后来因为要建数据分中心的人太多,签一个协议建设数据中心就涨成5万元。当时七福宝总公司要求王继杰等人发展会员数量达到500人,总公司就给王继杰等人50万元成立分公司,签订协议后王继杰等人在汇川区长沙路租了办公场所,当时筹备处的股东有王继杰、向英、刘某4、周飞豪四人,开了二个月后周飞豪觉得发展慢、会员少,赚不了钱他就退出了后来刘昌强、赵玉蓉、姚天举、宋昭久又加入成为股东,大概半年时间,王继杰等人按要求发展了500个会员义工,数据中心就正式建成,七福宝公司陆续给了王继杰等人现金21万元(其中15万是祖朝辉转账)、6台电脑、复印机1台、投影仪、显示大屏等,物资价值10万元左右。王继杰等人这边的数据中心建成后,2018年5月,七福宝公司因涉嫌传销被贵阳观山湖区工商局查封,然后遵义市红花岗区工商局就让王继杰等人去注销分公司。王继杰等人就去找王新、祖朝辉,说公司注销了,但场地和相关工作设备器械都还在,该如何处理,后来王新就说公司还有钱,想把公司搬到遵义,搞个集团公司,接着干居家养老。王继杰就和王新签订了协议,做王新子公司的法人代表,汇福子公司的名称叫汇福怡养健康养老发展有限公司,公司成立的时间是2018年8月16日,地点是遵义市红花岗区保障房小区二幢二单元商铺二楼,王继杰和妻子向英是公司的持股人,但公司是王新在管理,营业执照等全都交给了赵乃洪。公司成立后,王继杰等人就进社区宣传居家养老,采集家庭信息入网,入网后就能得优惠和便利,采集的信息录入汇福怡养公司的平台内,这个是子独立端口,没有与总公司链接,商家入网、家庭老人入网以及交3000元钱买公司产品入网的,七福宝公司都可以给王继杰等人资金继续发展分公司,2017年王继杰分公司入网家庭有三百多户,商家入网五百多户,采集录入信息的家庭若有需求,在平台内发信息后“管家帮”会收到信息,就会上门提供服务,同时“管家帮”也会给王继杰等人提成,从而维持公司运行,但现在已和“管家帮”合作有半个月了,都还没有正式运营。红花岗的分公司的每个股东都分别出资二万元钱,王继杰和刘某4、赵玉容、刘昌强、向英、胡艳娜、刘志荣、高奇平分公司的51%股份,剩余的29%股份是各个部门的岗位股份,20%股份用来招商,股东只是分工不同,工资待遇都是一样的,分公司一直未营利,处于亏损状态。王继杰想安安心心地搞居家养老实体,不想做网体,不想像王新那样以挣钱为目的,王新不同意,二人就闹翻了。建立七福宝分公司签协议是王继杰、向英商量好,王继杰同意后,喊向英以王继杰的身份信息和祖朝辉签订的协议,然后就建立了红花岗区的七福宝分公司。王继杰等人在红花岗区建立智慧服务中心筹备处是按照贵阳七福宝公司的运作模式开展的,也就是以居家养老为切入口,然后发展会员,每个会员交3000元,会员越多就越赚钱。向英用王继杰的会员账号操作收益过两次720元,七福宝公司从2018年5月开始就没有返利了,王继杰在七福宝公司商城平台买了手机、取暖器、衣物等。
七福宝公司网络管理构架及经营管理情况开始王继杰并不清楚,是后来当汇福子公司的法人代表后知道王新是七福宝公司董事长,祖朝辉负责数据中心,张廷军、张某2管财物和后台,赵乃洪是贵阳七福宝公司后期的财务。王继杰组织参加过七福宝公司在贵阳的会议和培训,公益日到社区、养老院宣传居家养老。七福宝公司是汇福怡养健康养老发展有限公司的前身,王继杰注册的汇福怡养健康养老发展有限公司是子公司,七福宝公司使用的服务器是贵州域网科技公司的。王继杰认识的七福宝公司的人有王新、赵乃洪、李永科、张廷军、张某12、苟元万、宋德莉、祖朝辉,都是管理层的人,是各个部门负责人,七福宝公司发展会员义工主要是通过讲课,讲课的是教培部负责人苟元万,讲课就是说公司拉人头找钱的模式,2017年11月到2018年5月,王继杰每次去七福宝公司都有上百人在公司听课,公司的大屏也滚动播放公司的简介和运营模式。宋德莉是义工部的负责人,负责联络发信息给公司的各个部门和人发消息、安排工作。七福宝公司王新定了每个月的7日是公司的公益日,要去搞公益活动,目的就是为了宣传七福宝公司。王继杰去过七八次遵义市附近的养老院,去的时候车上也写了七福宝公司名字,并且去的人都穿着印有七福宝公司名字的马甲,还拿了七福宝公司的横幅去,并拍照片发在七福宝公司的各个微信群里,七福宝公司的微信群王继杰都加入的,每个群最少都有几十人,多的有几百人。2018年11月,王继杰经常去汇福总公司参观,发现汇福公司只有网体,没有实体,王继杰知道这个是搞传销,就去找祖朝辉讲,只有网体没有实体的话这个就是搞传销,迟早要出事的,但是祖朝辉很无奈,也没有说什么。
2018年12月18日下午4时许,王继杰和向英到刘某4的饭馆吃饭,公司的赵某3打电话来说警察来找王继杰了解情况,王继杰等人去公司后,员工说警察走了,随后王继杰等人下楼就遇到两辆警车刚停下,员工说就是这些警察找王继杰等人,王继杰就去和警察打招呼,叫他们到公司去坐,后来就被警察带走了。
245.被告人孙光贵的供述与辩解证明,2017年7月孙光贵经周显贵介绍注册成为七福宝公司会员,周显贵说注册4个账号后一天就有一百多元的工资,可以领3年,孙光贵就注册了4个账户,账号分别是sgg16881、sgg16882、tdm1688、sunsi16881。孙光贵成为公司会员后,发展了付某1、陈某8、张辉永、韦秀秀、罗志美、陶某,他们都交了12000元的会费,发展的陈某8交了9000元。2018年4月28日在贵阳王新组织召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会议的主要内容是和铜仁的五星农业等公司合作的事宜。七福宝公司在贵阳的观山湖区,在2018年5月28日被查封了,王新是董事长,祖朝辉是负责数据中心,赵乃洪负责财务,公司系统网络是张廷军负责,余某2负责行政工作,罗某3也是管理层的,张某2是负责商城的,七福宝公司分公司法人是王继杰,主要是王继杰和他妻子向英负责管理。公司的义工要介绍宣传一推三模式,居家养老项目。如果有人想赚点便宜钱,就交钱成为公司的义工,如果还不太放心,会员义工就会带到遵义分公司了解,分公司的人也会给他们宣传居家养老一推三的运作模式,或者直接到贵阳总公司了解,贵阳总公司的人也会给他们讲居家养老一推三的运作模式,他们看见总公司这么大的规模,这么多人就比较相信这个是真的,就会交钱加入七福宝公司成为义工。贵州省汇福怡邻大健康产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是王新、孙光贵是法人代表、祖朝辉是居家养老的总经理,文某是财务总监,大数据是张廷军负责,吴乐武负责培训工作,王新具体负责公司的业务,孙光贵负责实体店的合作经营。
七福宝公司的网络经营模式是一推三的经营模式,一个人介绍三个人销售三套产品或者自己再购买三套产品就可以拿三年的工资。公司没有直推奖,数据共享后按星级拿工资,孙光贵直接从七福宝APP里面提现了五六万元,除去投入的钱,获利三万余元。七福宝公司到遵义重建后准备用大健康、居家养老、农旅公司、汽车服务的四家公司组成汇福集团,大健康法人是孙光贵(给王新代持股),居家养老法人是王继杰,农旅公司、汽车服务还没开始注册,汇福集团成立后打算让王峰当法人。在公司重建过程中孙光贵主要是找场地、装修办公室、帮王新接待客人,汇福怡邻是向英找人办的,集团公司是找代办公司办的。王新给孙光贵微信转账过一万余元,这些钱都是给王新办营业执照、租房给员工住、平时吃饭等日常开支。七福宝公司搬到遵义改为汇福集团只是变了一个公司名称,实际做的事情和以前一样的,所有都是王新策划的,公司还经常的换模式,一直需要公司会员义工去拉人、投钱,下面的人都是在为公司找钱。七福宝公司在发展会员义工大多数都是会员义工互相的口口相传,去公司参观考察,公司有讲师讲课,讲一些公司情况和运作模式。七福宝公司主要收入来源就是会员义工交3,000元钱买产品的钱,发给会员义工的工资也就是从这里面来的。每月7日的七福宝公司公益活动日孙光贵参加两次,主要目的是去社区及养老机构宣传七福宝公司,扩大公司影响力。孙光贵参加的两次活动主要是买一些日用品去遵义市周边的养老院,每次去都打着七福宝公司居家养老的横幅,还拍照发在微信群里给大家看,公司各个地区的都会做,互相交流学习,公益活动日由各个地区的负责人在做,红花岗区的是由向英负责,去的人基本上都是会员义工,目的就是宣传七福宝公司。孙光贵加入过几个七福宝公司微信群,群成员有几百人,群里面主要就是发一下各个地区搞活动的照片,会员义工在群里反映提现和账户的相关问题,七福宝公司的工作人员看见后回复帮忙解决问题,还发一些公司最近的通知。
246.被告人胡伟群的供述与辩解证明,2017年11月,郑江xx带胡伟群到七福宝公司了解居家养老项目,当时公司董事长王新介绍公司是做居家养老项目的,主要服务老年人,面向社会招兼职义工,每个义工要向该公司缴纳3,000元产品费用,根据发展招募义工的多少公司按比例给工资(佣金)。胡伟群在七福宝公司的APP上注册了一个账号为hwq3901的账户,消费3,000元购买产品后成为公司会员,胡伟群又向其他人宣传该公司产品,也在微信朋友圈和微信群宣传过七福宝公司,目的是为了让更多的人看到后成为七福宝公司(汇福公司)会员义工。交给七福宝公司的3,000元能购买公司茶叶、玉石项链、冬虫夏草、杜仲雄花晶等产品,公司还赠送3,000个福宝,可以用在七福宝公司的网站上购物,每个福宝折抵一元钱,还可以提现,提现要扣除之前说的那些费用。胡伟群觉得自己在七福宝APP商城购买的产品不值3,000元,七福宝公司没有实体店,只有一个网上的平台。
七福宝公司的网络运作模式是,在七福宝公司网站上注册后获得账户密码,交3000元购买公司产品成为公司普通会员,之后要在60天内必须向公司直推3个会员(义工)成为兼职义服务人员后,就能得公司佣金(工资),佣金每天120元,所得的佣金中要扣除15%在APP商城消费所得税、15%的慈善捐赠基金、9%的个人所得税以及1200元的平台维护费,每个月的佣金得到手的是772元否则没有工资;当发展的人数达到AB区比例为6:6时,成为小组创始人,工资每天400元,每月5080元;发展人数比例达到20:20时,成为团队创始人,工资每天648元,每月七千余元;发展人数比例达到40:40时,晋级为一星义工,工资每天1080元,每月九千余元;发展人数比例达到80:80时,晋级为二星义工,工资每天2000元,每月23000元;发展人数比例达到260:260时,晋级为三星义工,工资每天4000元,每月41000元;当发展人数比例达到457:457时,晋级为四星义工,每天工资6000元,每月六万余元;当发展人数比例达到750:750时,晋级成为精英义工,每天工资8000元,每月七万余元。胡伟群发展的下线有李永科、王松、周玉军(胡伟群之夫),胡伟群发展的下线人员也复制胡伟群发展的模式发展会员,周玉军后来发展了张宁骞(胡伟群之子)、胡某1成为下线,胡伟群还以儿子张宇骞名义花费81000元购买公司产品。胡伟群在2018年1月成为公司二星义工,公司还奖励去泰国旅游了5天,到现在是四星义工,胡伟群从成为七福宝公司会员开始到现在获利六十余万元,在被公司扣除相关费用后我实际获得四十万元左右,具体以鉴定出来的数据为准,这些钱达到一定层级后由公司后台分配的,钱是七福宝公司通过支付宝转账的,其中只有2018年7月七福宝公司通过ATM机人工存了五万余元在胡伟群的银行账户上,现在这些钱剩余的四万余元,分别存在胡伟群的邮政储蓄银行卡及农行银行卡里面,另外胡伟群用这些钱中的2800元购买了一枚铂金钻戒。
247.被告人赵乃洪的供述与辩解证明,七福宝公司是2015年7月7日成立的,地址在贵阳市南明区,法人代表是王新。七福宝公司从成立之初开始就是以“9073工程、居家养老数据中心”为根本,家庭入网、返利消费发展会员的模式运作的,公司收入主要有两块,一是义工缴纳到公司的入网费,二是数据中心缴纳的保证金,义工缴纳的家庭入网费大概有1.35亿元,数据中心缴纳的保证金大概有80万元,公司的会员义工人数总共有五万左右,成为公司义工后能在公司领到工资进行提现,员工提现数额大的有宋德莉、郑江xx。晏华勇、邬萍、陈萍、李永科、付某1都是公司义工。公司主要支出有房租、水电、日常办公用品、义工的提现、工作人员的工资、系统开发等。要成为公司会员就得交3000元,可以得公司股权、产品、服务,成为会员后推荐了其他人加入公司成为公司会员,公司就会返钱给他,推荐或者发展加入公司会员越多,按公司规定返的钱越多。公司会员交的钱一般是存入公司建设银行、工商银行的对公账户,公司开支后,剩下的钱也存在卡里,两个账户总共存有九十多万。
2016年4月赵乃洪到七福宝公司上班,主要负责商城产品上架,12月离职,这段时间法人代表由王新变更为徐钛。2017年6月赵乃洪又回到七福宝公司上班,至同年9月,这段时间负责公司的后勤工作,2017年9月至2018年7月负责公司财务工作,每月工资三千元,2018年9月到贵州福怡养大健康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上班。赵乃洪平时主要负责公司义工的收单、激活义工账号、对各部门的收支进行存档、公司报税、义工提现等工作。义工收单意思是有人缴纳三千元的家庭入网费注册成为公司义工时,赵乃洪负责收费以及在公司平台上为他们充值相应的账号,各部门的收支存档主要是公司内部的收入、支出的统计、报账,如某个部门需要借款时,王新签了字之后,就拿签字的单据来支取经费,之后又拿发票来报账,这些单据赵乃洪整理后送到财务公司由财务公司报税。义工的提现就是,根据公司提供的提现金额表,我就按照表上的金额,逐一将钱通过公司的支付宝转到义工的账号上。交3000元成为七福宝公司的会员后,得到的产品有杜仲雄花晶、冬虫夏草、铁皮石斛、茶叶、玉器等产品,公司营销事业部的张某2将采购产品清单给赵乃洪,赵乃洪就用公司的对公账户向供货商打款,打款的次数比较多,有时几万、有时十几万。
七福宝公司管理人员就是王新和赵乃洪,王新负责整个公司以及对外的事宜,公司会员有一万多人。2018年7月,王新在遵义与王继杰申请注册了贵州汇福养健康养老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是王继杰,王新也参与管理公司,公司办公地点在遵义市红花岗区,同年9月赵乃洪到遵义这个公司上班,赵乃洪支付过149万装修款装修汇福公司办公地点,公司11月开始经营,公司安排赵乃洪参与管理公司财务,公司是以“大健康、社区养老、居家养老”的模式运作,发展家庭入网,会员购买居家养老服务,公司向商家抽取服务费,购买的人有一千人左右,初步规划到收费阶段时每个会员购买居家养老服务需要缴纳服务费2000元,公司账务由文平方管理。七福宝公司的对公账号尾数为0012,转给蒋小龙的账号尾数为3895。
248.被告人蒋小龙的供述与辩解证明,贵州域网科技有限公司是2010年11月由蒋小龙在贵阳市云岩区工商局注册,注册资金100万元,法人代表是蒋小龙,办公地在贵阳市南明区。域网公司除了蒋小龙之外还有两个股东,其中蒋某2占股33%,主要负责技术工作;魏某占股33%,主要负责售后和公司后勤工作;蒋小龙占股34%,主要负责公司的发展规划,相当于公司的全盘工作。
2015年蒋小龙在58同城上找业务,看到王新发布的需要软件开发的广告,通过电话联系之后,蒋小龙与王新在贵阳市面谈,当时王新是想做一个居家养老线上线下服务平台软件,最后达成了开发协议。2017年初,王新向安徽盛东科技重新购买一套养老系统。2017年5月,王新给了蒋小龙一个软件开发方案,方案上设置了义工小组的名称,有小组创始人、一星义工、二星义工、三星义工、四星义工、精英义工等,还有工资发放的设置、义工的管理等,王新让蒋小龙看一下按这样开发是否能赚钱。蒋小龙用虚拟数据测试后,告诉王新这个肯定能赚钱,王新就让蒋小龙按照方案开发系统,十多二十天后,系统开发成功了就将这个系统交给王新,由张廷军负责管理,这个系统就是义工系统。义工系统主要是通过系统对义工进行管理,首先是可以在系统上免费注册,交三千元购买产品之后就可以成为义工,就可以得到相应的报酬,每天40元,扣除设定的手续费、公益基金等,每天可以领到35元,然后根据发展的义工的多少得到相应的称谓,如一星义工、二星义工等,这些都是根据发展的义工的多少来定的,也就是A:B的数值,发展一定的数量之后,就分成A:B:C了,级别就越高,获得的利益也就有越高,除此之外还有订单功能、发货功能等。这个义工系统主要就是通过购买产品成为义工获利,一部分分给义工作为工资,剩下的就是利润,还有手续费、公益基金也是七福宝公司的利润,购买产品成为义工的人越多,获利就越高,这个义工系统一直运行到2018年5月,被观山湖区工商管理局以涉嫌传销处罚了以后才没有继续运行的。2017年10月,蒋小龙公司又给七福宝公司开发了集福宝APP系统,具体开发工作由七福宝公司张廷军与蒋小龙对接,开发费用是18万元,直到12月底开发成功后交给七福宝公司运行的。集福宝系统的主要功能是在七福宝义工系统上的基础上开发的,具体就是义工通过注册后可以在集福宝系统上开店,销售产品,首要条件是拥有七福宝公司的义工身份,集福宝系统获利方式和义工系统是一样的,都是以销售产品为主要获利来源,集福宝系统一直运行到2018年7月,也是因为被贵阳观山湖区工商部门处罚之后才停止使用的。2018年6月,王新又让蒋小龙公司给开发一个汇福大健康系统,开发的费用是6万元,两周开发完后,就交给张廷军运行了,汇福怡养管理系统实际上就是七福宝的义工系统,只是改了名字,保留前两级发资,后面级别义工不发工资,只享受公司销售分红,其他的没有改。
义工系统就是推荐人帮助被推荐人注册会员账号,要求推荐人必须是义工才能推荐其他人,注册会员时不收费,但是想成为义工必须花3000元钱要购买一份杜仲雄花晶或冬虫夏草,3000元是通过扫义工系统里面的微信或支付宝二维码付款,这个付款的二维码是七福宝公司管理员上传的。成为义工后在一个月内必须要再次消费1200元才能维持义工权益。集福宝APP系统的版面包含的有商品展示、抽奖活动、个人中心、购物车、订单页面、收货地址管理、系统设置、分类等。集福宝APP系统开发后,蒋小龙的公司将APP管理员权限交给了七福宝公司的张廷军。根据王新定的公式和规则,义工发工资是通过系统计算,按照不同级别义工发放不同金额的工资,也就是集福宝APP系统的返点。2018年六七月份,王新说这个系统不太好做,做不下去了,让蒋小龙再做一个汇福系统。汇福系统不采用发工资的方式,这个汇福系统是个网页版不支持提现,而且技术员汇报说还没正式上线使用。到2018年11月,七福宝公司张廷军要求蒋小龙将原来的集福宝APP系统启动页面改名为汇福系统,实质上并没有什么变化,就是改了个名字。集福宝系统大概是在2018年5月之前用的网址是××,指向的是我们公司在西部数码公司租的服务器,然后在5月转向蒋小龙公司租的阿里云上海服务器,之后又指向了公司租的阿里云新加坡服务器,服务器地址都是张廷军要求更换的。
由于王新资金不足,王新与蒋小龙协商后,王新给蒋小龙七福宝公司10%的红利股份,七福宝公司今后开发系统不再给付开发费用,但至今蒋小龙没有收到过分红。蒋小龙公司给七福宝公司开发的义工系统网页版是免费的;集福宝APP系统开发费用在10万左右;租用蒋小龙公司在西部数码的服务器一年总费用8万元;系统防御用了两个月收费24万元;车服APP系统开发费用三十万元左右;集福宝APP增加境外服务器十台,费用每年为20万元;汇福宝健康系统网页版开发费用四至六万元;汇福康养系统网页版开发费用2万元,这些所有的收款记录在蒋小龙电脑的工资单中可以全部查到,王新开发系统、租用阿里云服务器、防御网络攻击都打过钱给蒋小龙,蒋小龙四年以来收到七福宝公司106.8万元。蒋小龙曾经怀疑过七福宝公司是一家传销公司,但因蒋小龙对传销的概念模糊,不能确定七福宝公司到底是不是传销,后来也就没有去管这个了。蒋小龙公司为七福宝公司开发了7款软件,分别是线上线下养老系统、义工系统网页版、集福宝APP、车服系统APP、汇福大健康系统网页版、汇福肽咖啡实体店销售系统和另外两个复制汇福肽咖啡实体店销售系统的软件。
249.被告人陈萍的供述与辩解证明,七福宝公司王新是董事长,赵乃洪管财务,张廷军负责后台运营,张某2负责商城,苟元万和宋德莉是在公司管团队的,祖朝辉是负责数据中心。2017年六七月份,陈萍经戴天梅介绍加入七福宝公司成为公司会员,七福宝公司系统完善后就在公司微信群里面发了一个连接,陈萍打开连接下载了七福宝APP。陈萍注册了两个账号,第一个账号是戴天梅给她注册的,账号名是SnDK,第二个账号是陈萍以母亲赵某4的名义注册的,后来提现也是用赵某4身份证办理的尾号为4176的工商银行卡,这张银行卡一直是陈萍在使用。成为七福宝公司会员是想利用七福宝公司人多的资源发展保险业务,再则就是为了赚钱,陈萍在七福宝公司提现二十多万元,七福宝公司提现的工资来源只有会员交的钱和在公司商城消费的钱。陈萍是黔南华贵人寿保险公司负责人,给七福宝公司大概3000人购买了每人100元人身意外险,陈萍还投入1万元参与购买公司建立大数据中心所需的大屏幕,当时王新说的是算投资,等公司赚钱后就还钱还能得公司分红,但是后面没有得过分红,也没有还钱。
七福宝公司的具体运作模式主要就是推荐成为公司会员的人越多,级别越高,获得的工资及好处就越多。陈萍看到七福宝APP的账号上有钱就马上提现,陈萍发展的下线有褚某、刘某7,公司是否安排得有下线陈萍不清楚,在七福宝APP上陈萍只看得见下线,看不到上线,级别是由系统调的,完成任务的话级别就会升上去,完不成任务级别就会降下来,在2018年6月七福宝APP更新时陈萍是一星义工,公司也是从6月开始没有返利了。陈萍和张廷军、罗某3有过约定,张廷军、罗某3有要加入公司成为会员的人就介绍给陈萍,以陈萍的名义推荐,算作陈萍推荐的人,所以每次提现后就分一部分给张廷军和罗某3,都是通过微信或者支付宝分给他们。陈萍加入过七福宝公司微信群,平时就是在群里点赞,转发正能量的东西,包括七福宝公司的其他人发出来的好的语言和公司比较激励人努力发展团队的相关内容,主要就是为了让更多的人认可七福宝公司,发展更多的人进入公司。2018年底,七福宝公司就在微信群发通知说公司要搬到遵义,改名为汇福居家养老公司,七福宝公司微信群一部分改成了汇福公司的名字,有一些还没改,原来七福宝公司的会员也是汇福的会员。陈萍后来去过遵义两次,一次是去和王新商量汇福的人寿保险业务,一次是朋友想和王新合作,把产品放在王新的网络平台上销售。
250.被告人向英的供述与辩解证明,2017年11月,向英经粱灿介绍成为了七福宝公司会员。到七福宝公司后,向英看到有老师在讲课,讲的是居家养老和运作模式,讲课有苟元万、梁灿、徐海根,在粱灿的带领下见到数据中心总经理祖朝辉,祖朝辉讲解介绍居家养老数据中心这些后带向英等人见了贵阳总公司董事长王新,向英等人就和王新谈做遵义红花岗区分公司的事,后来交了1万元保证金后,祖朝辉代表七福宝公司和向英等人签了协议,这1万元保证金现在还没有退给向英等人。当时是向英和老公王继杰商量了以后,以王继杰的名义签订的协议,建立数据中心也就是七福宝分公司的条件是在签约起15个月内,向英等人负责的遵义市红花岗区家庭入网不低于5000户,发展兼职义工会员不低于500名,发展兼职义工就是和七福宝公司发展义工的模式是一样的,交3000元购买公司的产品,成为公司的兼职义工。达成总公司要求后,贵州七福宝红花岗分公司于2018年5月成立,负责人是王继杰,公司地址在贵州省遵义市红花岗区。这个分公司的股东(合伙人)有向英、王继杰、刘某4、赵玉容、刘昌强、饶天举、宋钊秋、周飞豪八个人总共占51%的股份,负责人王继杰多2%的股份,其他的人就平分剩下的49%的股份,七福宝遵义红花岗区分公司的总经理是刘某4,向英是行政部主管,赵玉容负责义工部,饶天举负责招商部,宋钊秋负责网络技术部,刘昌强负责教培部,王继杰负责财务部,周飞豪负责企划部。分公司成立不到一个月后就因为七福宝总公司被查封就注销了。2018年4月底,王新来遵义看了房子后,分公司股东些就让王新打钱来成立分公司,一开始王新不同意,后来因为贵阳七福宝总公司被查封,王新就准备搞遵义的这个分公司,然后祖朝辉就转了10万元钱给向英,5月祖朝辉又转了5万元给向英,11月赵乃洪微信转了3万元给向英,然后赵乃洪又用汇福怡养公司的对公账号给向英转了3万元,12月赵乃洪又用微信转给向英6100元,这些钱都被向英用于分公司房租以及购买公司设施设备了。
2018年7月,王新、祖朝辉来遵义找到向英、王继杰、刘某4、赵玉容、刘昌强,说准备要在遵义开个新的集团公司(汇福集团),当时需要子公司法人代表,但是大家都不同意当,王新又给向英和王继杰说,七福宝公司会员有六万多,只要王继杰帮助王新注册并代持汇福怡养健康养老产业有限公司的法人,就可以帮王继杰、向英每年销售几十万双鞋子,然后向英、王继杰和王新签订了一个代持股协议,注册了汇福怡养健康养老产业有限公司,王继杰占70%的公司股份,向英占30%的公司股份,但是公司实际控制人是王新。汇福怡养健康养老产业有限公司所有的东西和办公地用的都是原七福宝遵义红花岗区分公司的,资金也是用遵义七福宝分公司的,就只是换了个公司名称。汇福怡养公司成立后,王新让向英、王继杰把公司的营业执照、公章四个、财务章、公司章程、对公账户银行卡、两个U盾交给喻某和赵乃洪,只留了王继杰的法人印章。在汇福怡养公司下面又成立了汇福怡养红花岗分公司,负责人是向英,这个分公司的地址就是向英的家庭地址。这个红花岗分公司是王新和祖朝辉喊向英注册成立的,目的是为了方便签红花岗区的照料中心,这个分公司总的管理者是祖朝辉,王继杰管理财务。
七福宝公司网络运作模式就是先缴纳3000元安装“稳稳卡”成为会员后送价值3000元的产品,推荐三个人缴纳3000元后每月就有720元工资,如果推荐的人多有更多的工资,推荐12个人工资是四百元一天,推荐不满就得不到工资,其他的向英忘记了。向英得过两个月七百多的公工资,两个月一千的工资,最后一个月拿了两千,一共拿了五个月的工资共计五千四百多元,每次的工资都是赵乃洪或张廷军的账户把钱转到向英招商银行卡上的。向英参加过贵阳的会议和培训以及每月7号举行的公益日活动。公益日活动就是到社区、养老院等做活动,向英都在宣传居家养老。梁灿是向英的上线,向英发展了龚某2、王继杰、陆莉碧、李某5,都安排成向英的下线,除了王继杰的钱是向英交的外,其他人全部都交了三千元给粱灿。在APP上显示向英是二星义工,向英在七福宝APP上看到有钱就马上提现,提了大概三到四万,这些都是下线发展了人之后得的钱。向英以王继杰名义注册了四个七福宝公司会员账户,账号分别是wjj123456、xy123456、zrt123456,还有一个记不清了。
2018年12月18日下午4时许,向英和王继杰到刘某4的饭馆吃饭,赵某3打了电话给向英说公安的来调查,向英等人吃完饭后到公司,下楼后遇到公安,向英等人就被带走了。
251.被告人祖朝辉的供述与辩解证明,祖朝辉2017年10月21日到七福宝公司上班,是七福宝公司养老数据管理中心的负责人,主要负责养老数据中心的建设、推广、落地运营,对接民政部门的宣传和讲解,让相关人员了解七福宝公司。在2017年底,七福宝公司发了3万元年终奖给祖朝辉,是做工资表发的。祖朝辉讲解培训内容主要是教学七福宝公司APP的使用,通过APP端口和显示大屏进行网络教学。公司一开始是想发展兼职养老的服务人员,后来这批人完成了公司的消费任务后就成了公司会员,公司现在应该有一两万的会员。
七福宝公司人事结构是董事长、总裁办、部门总经理然后到副总经理、部门主管、员工,职责分工是董事长管所有公司项目,总裁负责各个部门的协调,部门总经理负责部门工作,副总经理就负责部门工作的推广和运营,部门主管、员工负责部门具体事宜。七福宝公司王新是董事长,赵乃洪负责出纳工作,宋垒刚是数据中心的签约人,张廷军负责公司网络,张某2负责公司网络商城,苟元万是公司讲师,张某12和罗某3是公司行政部的,余某2是后勤人员,宋德莉负责管理公司会员义工。七福宝公司搬到遵义后张廷军、张某2、罗某3、张某12、吴某2等人也继续在遵义汇福集团工作的,吴乐武是七福宝公司的教育培训人员。
2018年4月14日,祖朝辉组织参加了七福宝公司在贵阳国际会展中心的新闻发布会,新闻发布会是公司总裁策划执行的,参会讲话的人有原国务院办公室主任忻元校、国家经贸办的齐殿青、贵州顾久老师、王新、魏道等人,祖朝辉介绍了公司的养老板块的运作,现在腾讯视频上都能看的,名字叫“七福宝上市新闻发布会”。公司每个月7号的公益活动日主要是到养老院捐赠等,祖朝辉也会参加。祖朝辉只是从事养老行业工作,没有发展过会员。
七福宝公司在2018年6月因涉嫌网络传销被贵阳的工商、政法委、市场监管局查过,对公司罚款一百四十多万并责令整改,因七福宝公司已经发展了很多兼职义工,很多数据中心已经建立使用,王新就决定把公司搬到遵义继续做养老的项目,七福宝公司搬到遵义后改名为汇福集团,公司又分为汇福怡养和汇福怡邻两个子公司。汇福怡养公司从事养老服务的运营,汇福怡邻公司是从事大健康的整合资源、市场运营。公司承诺公司会员在公司消费12000元或带动消费12000元,就可以从公司每个月拿720元的收益,可以拿三年,但是每个会员都和祖朝辉等人签了居间服务协议的。会员有两种,一种是普通会员,可以免费注册成为公司养老服务APP的服务人员;另一种是在公司消费3000元成为创业服务人员,公司的职工和公司会员是互不相干的。通过老会员发展新的会员,所有的会员都是义工,以前叫兼职义工,现在叫兼职创业服务人员。七福宝公司之前有两万多的兼职服务人员,现在汇福公司是王新在管理,王新是公司的法人,公司养老部门由祖朝辉负责,教培部之前是吴乐武现在是向欢负责,行政部是喻某负责,财务部由文某负责,各地区数据中心负责人负责本地的数据中心。
七福宝公司的运作模式是投资者向公司消费3000元在公司网站上注册账户密码,成为普通会员后在60天内必须向公司直推3个会员成为兼职义工,公司每月给工资772元,否则没有工资,就是这样一直升级,级数越高,每月领的工资越多,这个模式在2018年6月公司被查封后就停止运行了。七福宝公司与遵义红花岗分公司、安顺西秀区分公司、凤冈分公司都签署了合作协议,数据中心的协议是由祖朝辉签署的。遵义红花岗分公司的股东是向英、王继杰、刘某4、刘昌强、刘志荣、付燕娜、高奇、赵玉蓉,安顺西秀区分公司负责人是宋垒刚,凤冈分公司负责人是李永科,毕节数据中心的签约人是谢晟洋,学名叫谢成。公司建立数据中心的目的是以养老数据作为切入点,导入养老服务数据。
252.被告人高彦娥的供述与辩解证明,2017年11月,高彦娥经晏华勇介绍成为七福宝公司会员义工。高彦娥到七福宝公司后,晏华勇接待,公司里面有很多人,晏华勇就介绍七福宝公司是搞居家养老的,交3,000元购买公司产品就成为公司会员义工,公司的产品有冬虫夏草、杜仲雄花晶等,一单3,000元可以选着一种产品。购买产品成为会员义工后,如果再推荐三个人来七福宝公司每人消费3,000元购买产品的话,一个月能得800元工资,工资可以领三年,还有一份七福宝公司的股权证书。公司的讲师苟元万也说七福宝公司的发展前景好,想赚钱就要多推荐人,推荐来的人分为AB两个区,这两个区推荐的人数多就可以升级自己的义工级别,级别越高工资越多,只推荐三个人时就每月800元,AB区人数6:6时,每天400元每月5,080元,会员级别是小组创始人;AB区人数20:20时,每天648元,每月7,340元,会员级别是团队创始人;AB区人数比40:40时,每天1,080元,每月10,880元,会员级别是一星义工;AB区人数比80:80时,每天2,000元,每月20,000元,会员级别是二星义工;AB区人数比260:260时,每天4,000元,每月40,990元,会员级别是三星义工;上面的级别高彦娥记不清了。
高彦娥在七福宝公司层级是二星义工,一共提现了九万多元都又投进公司了,注册了二十多个账户,交的钱都是通过微信转给赵乃洪的。高彦娥直接发展的下线有高某1、高彦敏、常某、李某8、潘顺熙、王某4、高某2、刘建。除了高某1、高彦敏、高某2是高彦娥帮忙注册账户购买产品的外,其他人都是高彦娥带到七福宝公司去听课,听公司讲一推三的模式,然后他们就买了3000元公司产品,成为了高彦娥的下线,后来晏华勇又安排了6个人给高彦娥,鼓励继续做。高彦娥在七福宝公司得的工资就是会员义工买产品交的3000元返回来的钱。
每个月的6号是七福宝公司的公益日,公司会组织去福利院、学校、贫困家庭做公益活动,开着车、打着七福宝公司的横幅送米送油,制作成宣传片放在公司里,发在微信群、七福宝APP里给大家看。
高彦娥带李某8去七福宝公司的时候,谢皓阳也是一起去的。到公司后,一个姓苟的给李某8宣传,晏华勇也向李某8他们宣传七福宝公司的情况,说公司是合法的、证件齐全的,还给李某8他们讲了“一推三”模式,常某、刘建是高彦娥发定位给他们后他们自己去公司听课的。胡伟群、晏华勇、刘清翠等人在公司里是长期给去听课的人讲一推三模式的,他们宣传的首要任务就是宣传一推三模式。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一个叫周清的也给高彦娥讲过课,但是因为讲的比较深奥,高彦娥只听懂交3000元可以成为会员,之后推荐三个人加入就开始有收入了,之后的三个人又发展三个人又有相应收入,以此类推。晏华勇并不是公司专职讲师,他主要是对他自己的下线所推荐的人去看公司后思想不坚定、犹豫不决时去做辅助工作,向别人宣传公司发展好、收入高,本来会员义工收入就是将义工会员交的3000元发的,但晏华勇就会故意反方向的说公司的收入很高,然后就宣传最主要的一推三模式,也就是发展的人越多收入越高。晏华勇和高彦娥去常某家时,就向常某宣传七福宝公司,叫常某自己去公司具体看看,后来常某就转钱给高彦娥,高彦娥就转交给了赵乃洪。
2019年4月高彦娥的幺叔打电话说公安机关叫高彦娥回来配合调查,6月18日高彦娥乘坐飞机从柬埔寨到昆明,回来配合处理七福宝公司传销的事,且已经积极退赃了。
253.浙江千麦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证明,苟元万的层级最高的会员ID为1597,统计下线层级共62层,下线会员数37,614个,下线人数11,097个;苟元万累计提现金额为991,500元,充值金额为179,000元。邬萍的层级最高的会员ID为1779,统计下线层数共44层,下线会员数6,772个,下线人数1,882个;邬萍累计提现金额为477,800元,充值金额为0元。王继杰的层级最高的会员ID为1846,统计下线层数共34层,下线会员数1,079个,下线人数436个;王继杰共提现金额为21,700元,充值金额为103,000元。宋德莉的层级最高的会员ID为1673,统计下线层数共61层,下线会员数30,796个,下线人数8,768个;宋德莉累计提现金额1,140,000元,充值金额为1,111,100元。孙光贵的层级最高的会员ID为6687,统计下线层数共37层,下线会员数739个,下线人数306个;孙光贵共提现金额为108,200元,充值金额为9,000元。胡伟群的层级最高的会员ID为1904,统计下线层数共39层,下线会员数4,038个,下线人数1,047个;胡伟群共提现金额为474,000元,充值金额为0元。李永科最高会员ID为3028,发展下线层级共38层,下线会员数2,814个,下线人数842个;李永科累计提现金额为38,600元,充值金额为0元。向英的层级最高的会员ID为1845,统计下线层级共35层,下线会员数1,214个,下线人数506个;向英累计提现金额为114,800元,充值金额为6,000元。高彦娥的层级最高的会员ID为6155,统计下线层数共29层,下线会员数1,296个,下线人数409个;高彦娥累计提现金额为140,800元,充值金额57,095元。
254.浙江千麦司法鉴定中心补充内容证明,(1)去除游客数量后,七福宝公司总共有48346名会员数;苟元万下线层级共62层,下线会员数37614个;赵某4下线层级共67层,下线会员数38044个;宋德莉下线层级共61层,下线会员数30796个;宋垒刚下线层级共50层,下线会员数8765个;邬萍下线层级共44层,下线会员数6772个;郑江xx下线层级共41层,下线会员数5939个;胡伟群下线层级共39层,下线会员数4039个;吴乐武下线层级共36层,下线会员数2760个;李永科下线层级共38层,下线会员数2815个;晏华勇下线层级共30层,下线会员数1700个;高彦娥下线层级共29层,下线会员数1297个;向英下线层级共35层,下线会员数1215个;王继杰下线层级共34层,下线会员数1080个;孙光贵下线层级共37层,下线会员数740个。
(2)鉴定意见中(公司及个人的鉴定)的累计人数、金额、层级是按照会员的ID号进行鉴定的;
(3)2017年7月1日之后第一个会员是1478,账号注册时间为2017年7月3日10时12分23秒;自2017年7月1日至数据固定的时间共注册了会员数(去除游客)48,244个,累计人数(去除游客、根据身份证号去重)共13,676个,层级数量增长共58层,累计后台充值金额为148,192,245.63元。2017年8月1日之后第一个会员是1600,账号注册时间为2017年8月2日22时33分19秒;自2017年8月1日至数据固定的时间共注册了会员数48,151个,累计人数(根据身份证号去重)共13,644个,层级数量增长共56层,累计后台充值金额为148,030,259.23元。2017年10月1日之后第一个会员是1690,账号注册时间为2017年10月6日11时20分32秒;自2017年10月1日至数据固定的时间共注册了会员数48,069个,累计人数(根据身份证号去重)共13,627个,层级数量增长共54层,累计后台充值金额为147,770,519.43元。2017年10月21日之后第一个会员是1902,账号注册时间为2017年10月22日10时56分48秒;自2017年10月21日至数据固定的时间共注册了会员数(去除游客)47,870个,累计人数(去除游客、根据身份证号去重)共13,552个,层级数量增长共44层,累计后台充值金额为147,209,717.03元。2017年11月1日之后第一个会员是3110,账号注册时间为2017年11月2日7时17分42秒;自2017年11月1日至数据固定的时间共注册了会员数46,781个,累计人数(根据身份证号去重)共13,095个,层级数量增长共34层,累计后台充值金额为144,227,058.43元;2018年1月4日之后第一个会员是8593,账号注册时间为2018年1月5日9时42分54秒;自2018年1月4日至数据固定的时间共注册了会员数41,921个,累计人数(根据身份证号去重)共11,570个,层级数量增长共26层,累计后台充值金额为129,661,917.71元;2018年3月1日之后第一个会员是14408,账号注册时间为2018年3月2日9时1分37秒;自2018年3月1日至数据固定的时间共注册了会员数33,660个,累计人数(根据身份证号去重)共10,233个,层级数量增长共19层,累计后台充值金额为112,440,978.15元。
(4)七福宝平台会员的累计充值金额为148,478,815.23元,提现金额为105,194,967元,总的会员账号共52,508个,去除游客数量后共48,354个,人数共13,861个。
(5)李永科的下线会员数(去除游客)为2,815个,下线层级(去除游客)为层38层,下线人数(去除游客并根据身份证号去重非空)为842人。
255.贵州中联信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报告书及说明证明,(1)根据七福宝公司收入与支出的分析,七福宝公司能够确认“后台充值”收入148,478,815.23元,七福宝公司支出111,952,727.86元(其中:会员实际提现金额为105,194,967.00元,购买产品支出4,145,780.00元,工商罚款支出1,436,125.86元,2018年3月以后房租支出1,175,855.00元)。因委托鉴定机关未提供七福宝公司完整的会计报表、会计明细分类账簿、会计凭证及其他相关材料,我们无法对七福宝公司除前述五项之外的收入和支出进行确认,能够确认的七福宝公司收入支出差额为36,526,087.37元。
(2)宋德莉实际充值金额62780元,实际提现金额1052200元。苟元万实际充值金额104700元,实际提现金额905800元。王继杰实际充值金额11950元,实际提现金额21700元。向英实际充值金额9700元,实际提现金额102000元。宋垒刚实际充值金额16600元,实际提现金额96900元。李永科实际充值金额12120元,实际提现金额37400元。陈萍用赵某4账户实际充值金额714.4元,实际提现金额243600元。邬萍实际充值金额15049.6元,实际提现金额445800元。晏华勇实际充值金额4650元,实际提现金额,159800元。郑江xx实际充值金额8700元,实际提现金额454900元。胡伟群实际充值金额2700元,实际提现金额403000元。孙光贵实际充值金额10800元,实际提现金额93200元。吴乐武实际充值金额6300元,实际提现金额184900元。高彦娥实际充值金额56251元,实际提现金额114400元。
256.指认、辨认笔录及照片证明,祖朝辉、张廷军、苟元万、宋德莉分别指认出各自在2017年所写的七福宝公司年度工作总结。张某2、罗某3、余某2分别辨认出各自在2017年所写的七福宝公司年度工作总结。
257.户籍信息证明,本案各被告人均系成年人。
258.到案经过证明,各被告人到案的具体情况。
259.前科材料证明,晏华勇因犯抢劫罪,被浙江省宁海县人民法院判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元,于2012年4月10日刑满释放;祖朝辉曾因犯盗窃罪被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法院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于2014年3月28日刑满释放。李永科曾因犯滥伐林木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年,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已缴纳),缓刑考验期至2017年10月28日。
260.查获经过、羁押材料证明,2019年6月18日,高彦娥被昆明出入境边防检查站查获,并于当日送往昆明市看守所羁押,2019年6月25日被赫章县公安局民警带走出所。邬萍于2018年12月30日至2019年1月2日临时羁押在惠水县看守所。
本院认为,被告人王新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组织、领导以推销七福宝公司网络商城商品、提供居家养老服务为名,以返利工资为诱饵,要求他人缴纳3,000元购买公司指定商品获得推荐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形成层级,返利工资以直接或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作为依据计算,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传销活动,骗取财物,严重扰乱经济社会秩序,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被告人宋德莉、苟元万、祖朝辉、张廷军、赵乃洪在七福宝公司的传销活动中分别承担管理、协调、宣传、培训等职责,被告人陈萍、李永科、宋垒刚、王继杰、向英、邬萍、郑江xx、胡伟群、吴乐武、晏华勇、孙光贵、高彦娥在七福宝公司的传销活动中,行为积极,为七福宝公司传销活动的实施、传销组织的建立、扩大等方面起关键作用,上述被告人均应认定为该传销活动的组织者、领导者,依法应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追究刑事责任;被告单位域网公司明知七福宝公司系统设计方案涉嫌传销,为获取研发软件系统及后期维护等费用,经公司股东决议,为七福宝公司研发了传销活动系统软件,对系统软件进行改进、维护,并提供租用服务器等服务,应当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追究单位刑事责任,被告人蒋小龙作为域网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亦应一并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确认。
对于被告人王新、祖朝辉、王继杰提出其不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辩解,经查,有相关证人证言、鉴定意见以及各被告人的供述予以证实,王新作为七福宝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祖朝辉作为七福宝公司副总裁、数据中心负责人,王继杰作为七福宝公司遵义红花岗区分公司负责人、公司会员义工,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3000元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成为公司会员义工,获取推荐发展会员义工资格,以返利工资为诱饵,引诱公司会员义工继续发展他人参加,导致参与传销活动人员累计达一百二十人以上,祖朝辉在公司中负责对传销组织各地的数据中心建设,在公司中宣讲传销系统中的养老板块,并与各地数据中心签订合同,宣传“一推三”模式,三人的行为对传销活动的实施、传销组织的建立、扩大等起关键作用,三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故对三被告人无罪辩解不予采信。对于向英、王继杰辩护人提出二被告人系自首的辩护意见,经查,有被告人向英、王继杰的抓获经过、证人赵某3等人的证言及被告人的供述能够相互印证,向英、王继杰系在回公司后下楼时被公安民警抓获,且王继杰对相关犯罪事实予以否认,不符合自首的相关法律规定,对该辩护意见不予采纳。对于李永科辩护人提出被告人李永科前罪滥伐林木缓刑考验期已满,不属于在缓刑考验期内再犯新罪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李永科注册七福宝公司会员账户时还在缓刑考验期内,对该辩护意见不予采纳。对于郑江xx辩护人提出郑江xx非法获利远少于鉴定出的554900元及以他人名义自购产品加入传销组织的不应计算入传销人数的辩护意见及被告人宋垒刚提出自己仅直接发展了二三十人的辩解,被告人郑江xx及辩护人、被告人宋垒刚在庭审举证、质证阶段对公诉机关出示的司法鉴定意见书未提出异议,且该鉴定符合法律规定,鉴定来源客观真实,对鉴定意见应当采信,对郑江xx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及被告人宋垒刚的辩解不予采纳。对于蒋小龙辩护人提出蒋小龙系自首的辩护意见,经查,有相关到案经过、情况说明、取保候审决定书及被告人蒋小龙的供述等证据能够相互印证证实,被告人蒋小龙在公司内被公安机关抓获,次日被采取强制措施,对该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被告人李永科在缓刑考验期内犯本罪,依法应撤销之前判决宣告的缓刑部分,收监执行,与本罪数罪并罚;被告人祖朝辉曾因故意犯罪被判处刑罚,在刑满释放后五年内再犯本罪,系累犯,依法予以从重处罚。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王新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被告人宋德莉、苟元万、祖朝辉、张廷军、赵乃洪、陈萍、李永科、宋垒刚、王继杰、向英、邬萍、郑江xx、胡伟群、晏华勇、吴乐武、孙光贵、高彦娥及被告单位贵州域网科技有限公司起次要、辅助作用,均系从犯,依法予以减轻处罚。被告人高彦娥主动投案,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系自首,依法予以从轻处罚;被告人王新、宋德莉、苟元万、张廷军、赵乃洪、陈萍、李永科、宋垒刚、向英、邬萍、郑江xx、胡伟群、晏华勇、吴乐武、孙光贵到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同时综合认罪认罚的情况,依法予以从轻处罚;被告人陈萍、蒋小龙、高彦娥到案后上缴涉案款,酌情予以从轻处罚。对于单位犯罪,依法应判处罚金,并对主管责任人员处以刑罚。
综上,根据被告人王新、宋德莉、苟元万、祖朝辉、张廷军、赵乃洪、陈萍、李永科、宋垒刚、王继杰、向英、邬萍、郑江xx、胡伟群、晏华勇、吴乐武、孙光贵、高彦娥及被告单位贵州域网科技有限公司、被告人蒋小龙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社会危害程度及认罪悔罪表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第二百三十一条、第六十五条、第六十九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第七十七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王新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十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2月18日(羁押之日)起至2024年12月17日止。所处罚金,应在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向本院缴纳。]
二、被告人宋德莉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2月18日(羁押之日)起至2021年12月17日止。所处罚金,应在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向本院缴纳。]
三、被告人苟元万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2月18日(羁押之日)起至2021年12月17日止。所处罚金,应在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向本院缴纳。]
四、被告人祖朝辉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八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2月18日(羁押之日)起至2021年6月17日止。所处罚金,应在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向本院缴纳。]
五、被告人张廷军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七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2月18日(羁押之日)起至2021年3月17日止。所处罚金,应在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向本院缴纳。]
六、被告人赵乃洪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七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2月18日(羁押之日)起至2021年3月17日止。所处罚金,应在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向本院缴纳。]
七、被告人陈萍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所处罚金,应在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向本院缴纳。]
八、被告人邬萍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2月29日(羁押之日)起至2020年12月28日止。所处罚金,应在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向本院缴纳。]
九、被告人胡伟群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2月18日(羁押之日)起至2020年12月17日止。所处罚金,应在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向本院缴纳。]
十、被告人郑江xx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2月18日(羁押之日)起至2020年12月17日止。所处罚金,应在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向本院缴纳。]
十一、被告人宋垒刚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2月18日(羁押之日)起至2020年12月17日止。所处罚金,应在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向本院缴纳。]
十二、被告人王继杰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2月18日(羁押之日)起至2020年12月17日止。所处罚金,应在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向本院缴纳。]
十三、撤销贵州省凤冈县人民法院(2016)黔0327刑初173号刑事判决中对罪犯李永科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已缴纳),宣告缓刑一年的执行部分;被告人李永科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数罪并罚,总和刑期有期徒刑二年八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三千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2月18日(羁押之日)起至2020年12月17日止。所处罚金,应在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向本院缴纳。(其中因犯滥伐林木罪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已缴纳)]
十四、被告人晏华勇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2月18日(羁押之日)起至2020年10月17日止。所处罚金,应在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向本院缴纳。]
十五、被告人向英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2月18日(羁押之日)起至2020年8月17日止。所处罚金,应在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向本院缴纳。]
十六、被告人吴乐武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4月2日(羁押之日)起至2020年12月1日止。所处罚金,应在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向本院缴纳。]
十七、被告人孙光贵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七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2月18日(羁押之日)起至2020年7月17日止。所处罚金,应在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向本院缴纳。]
十八、被告人高彦娥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所处罚金,应在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向本院缴纳。]
十九、被告单位贵州域网科技有限公司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
[所处罚金,应在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向本院缴纳。]
二十、被告人蒋小龙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所处罚金,应在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向本院缴纳。]
二十一、赫章县公安局依法查封、冻结、扣押的财物(附清单)及孳息,依法予以处置后,没收上缴国库,不足部分继续予以追缴。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贵州省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蒋新彦
审 判 员  徐 梅
审 判 员  韩 为
人民陪审员  陈明荣
人民陪审员  张原月
人民陪审员  夏祖明
人民陪审员  苑玉明
二〇二〇年六月二十九日
法官助理耿瑞
书记员王梓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