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在我这里出现再来冷笑讽刺的声音,一律拉黑······我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矛头会指向原员工,难道他们认为有多少员工有能力给赔付······之前大家应该知道有一个接待,我听了很多录音,个人觉得这个人也是有问题的,他作为接待出事前后的客户,出事前去参观的客户不可能什么都不问吧?只要有人问,那么一定会有破绽。但是他个人对出事后去探查的人说他什么都不知道,在宁互君看来他作为一个主管经理肯定不是一个傻透的被人指挥的枪,所以这个人有甩锅的嫌疑······善林金融 2018.5.22-7:28

不要在我这里出现再来冷笑讽刺的声音,一律拉黑······我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矛头会指向原员工,难道他们认为有多少员工有能力给赔付······之前大家应该知道有一个接待,我听了很多录音,个人觉得这个人也是有问题的,他作为接待出事前后的客户,出事前去参观的客户不可能什么都不问吧?只要有人问,那么一定会有破绽。但是他个人对出事后去探查的人说他什么都不知道,在宁互君看来他作为一个主管经理肯定不是一个傻透的被人指挥的枪,所以这个人有甩锅的嫌疑······善林金融 2018.5.22-7:28

紫气东来 2018-05-22 7:28

№148期|不客观不理性的分析
原创: 宁互金

今天文章写得有点儿晚,已经十点半了才开始写,不知道今天12点前能不能发出来,今天就先简单说一下吧。

本来想了很多,突然又忘了……

今天因为条件因素又有很多写不了,真的很郁闷。

我们先来说说关于网上的一段传言,而且很多人表示已经锤实,我们先来看看内容:


重庆代表受全委会到贵州核实情况汇报

1.周锦和肖强已经被刑拘

2.善林案件和中耀案件已经合并处理,上周上海JZ调查了一周,并带走了相关公司印章和一些重要资料

3贵州JZ明确表示这不是周锦个人行为,是公司行为

4.上海JZ已经在确定高通担保函的法律效应,担保函上的印象是否为高通的真实印象,如果确定真实那么高通应当为履行承诺

5.关于项目是14年15年16年居多,17年已经没有什么项目了,只核实到义龙新区有二十几个亿,其他中耀分公司的项目不清楚

6.确定贵州义龙新区所有项目真实有效,确定我们投资人的资金确实进去中耀账户,但无法确定我们投资人的资金是否进去项目,详细的走账明细目前取得的信息只有周锦和肖总清楚(因为两人双双被上海警方控制)。

关于这个消息,很多人表示已经求证。但是我们还是抱着怀疑的态度来看一下。一条一条分析吧:

第一条,说二人已经被控制,这个不管是不是真的,反正这个是早晚的事情,所以没有必要追究第一条的真假。

第二条,说合并处理,宁互君觉得这个也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异议,也应该合并处理,但是又觉得不太严谨。如果中耀只有所谓的PPP项目是假的那么合并侦查、追讨、判案等处理应该没问题,但是如果有还有其他坑人的项目那么就比较麻烦,目前来说好像也没有其他再坑人的项目了吧。关于公司公章被带走这个事情,容易被人忽略,但是缺能反映一个大问题,被带走的是哪个章子?一个运营正常的公司应该不会只有一个章子,如果公章、财务章等章子都被带走,那么中耀真真实实正在运营的项目怎么办?也要停工吗?毕竟现在工程上有些款项是拖欠不得的。我们也不能说这些文字不严谨什么的,毕竟这个事情不是什么官方的发言,也只是普通人作为一个信息发布出来。可能他们获得的信息也只有这么多。

第三条,说这个事情不是个人行为,而是公司行为。有网友对这句话表示出了不同看法。宁互君说起来也不是特别懂这些法律法规的,不过我们可以用平民的角度分析一下也是可以的。如果说只是周锦的行为那么应该可以说是个人行为,但是如果说是两个人是不是可以认为群体行为呢?但是认定为公司行为那么对于受害人来说是最好的,因为周锦一个人可能赔偿不了太多,但是以公司进行赔偿可能会获得更多的赔偿。认定公司行为最大的可能在哪儿呢,再宁互君看来,首先周锦是法人,这是最重要的一点,一个公司的法人代表的东西很多;第二账号也是真真实实是中耀的账号,这也是一个不可逃脱的事情;第三就是之前大家应该知道有一个接待,我听了很多录音,个人觉得这个人也是有问题的,他作为接待出事前后的客户,出事前去参观的客户不可能什么都不问吧?只要有人问,那么一定会有破绽。但是他个人对出事后去探查的人说他什么都不知道,在宁互君看来他作为一个主管经理肯定不是一个傻透的被人指挥的枪,所以这个人有甩锅的嫌疑。不过中耀内应该有很多人也是啥都不知道的,但是这些人也是被周锦活活一麻袋的拖下水了……这又多出了一波受害者。同样的辛辛苦苦好久,结果一个做实业的公司犯了法~不过他们的情况应该要比善林事件所有出借人的情况要好些。

第四条,高通的担保函之前就被确认过高通承认,不过目前高通的情况也是不容乐观,不知道他们有没有这个应对担保的能力了。如果没有赔付能力~他们怎么去旅行职责?

第五条,这个是真的。

第六条,从目前来看,应该资金没有进项目,因为并没有那么多项目可以用到那么多的钱。但是钱究竟去了哪里,也只有周锦和周博云知道了。所以还是要等官方消息了。

写着写着突然想起今天要写啥的一部分了,。。。

。。。。。。

我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矛头会指向原员工,难道他们认为有多少员工有能力给赔付?其实维权者的利益是什么?是挽回更多的损失,那么谁有能力来给大家更多的赔付?这个人肯定不是那些原员工,其实很多人知道他们现在也是过的身无分文。真的再追着他们咬没任何意义,明白人应该都不傻。我们肯定要找那些有能力赔付的人,那么这些人是谁?周氏骗局的核心群体、善高层、还有啥我想我不说大家也应该知道了吧?还是大家想要追究的那些不负责的。。。。

说道这里,有人在这里就冷笑了,说真天真,还指着那些钱呢?我告诉这些人,这次事件造成的伤害,跟很多家庭留下的伤害并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是很多已经发生的事实!不要在我这里出现再来冷笑讽刺的声音,一律拉黑!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