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林金融 2018.7.19-22:47……当时的复杂情况不亚于遵义会议两股势力的博弈

善林金融 2018.7.19-22:47……当时的复杂情况不亚于遵义会议两股势力的博弈

——

2018-7-19 22:47

良性退出发布台011号公告 2018-7-19

公 告

(公告编号:2018-07-011)

全国聘请律师工作小组与律师事务所签约过程回顾

2018年7月9日整个签约过程,有些人没谈出来的事情真相,我把它符合实际的补充完整。签约以前,网上已经传出这次签约肯定不成功。当时我百思不得其解。签约前一天晚上,内蒙两个,山东三个,天津一个,已经到了上海,他们紧张的在做工作,分头找我们的代表谈话,必须要强调的是他们都没交律师费。签约当天上午八点我们碰头开会时,我问内蒙两个的律师费交了吗?回答说已经交了。问到得一,回答没交,我明确告诉他们没交律师费的,今天不能参加会议,得一说那我不参加了,回头离开了房间。考虑到这些因素,为使签约顺利进行,两次更改了签约时间。

上午9点40分,来到律所签约大楼,得一也到了,同行的还有两个山东难友,其中一个难友要求参加见证,出于大局考虑,我同意了。

在签约会议室里,我明确告诉大家,协议草案你们五天前都已看到,已经做了三次修改,今天仅举行签约仪式,在律师没来以前你们有些问题可以提出。

首先对我开始发难的一个问题是与签约本身无关,我们的一个见证代表回答了这个问题,律师进来开场白后,内蒙和山东的接连提出了好多涉及协议中的问题,要求律师给出解释,律师一一给予解答,时间已将近11点,我告知律师离开会议室。

我告知将所有的问题集中起来,由两个代表与律师在另外的房间商谈,内蒙的硬要参加进去,后来知道她搞了录音。

两个代表回来后,传达了与律师商讨的结果,会议室里争论还在继续,我明确表示今天必须签约,签约完后吃饭。得一在中午时分已经未经同意进入会场。

江苏代表当即表示,举手表决少数服从多数,大家同意了这一提案,表决结果全票通过。

得一他们三个和内蒙两个离开了会场。事情远远没有结束,最毒辣的几招在后头,他们妄想控制转款。

下午三点半,款还没转出,当他们得知款已转到律师事务所时,大骂当事人,幸好当事人顾全大局,我给当事人深深地鞠了一躬。

中间有个插曲,得一提出他们已找了一个上海律师要求和我们碰面。

第二天(2018年7月10日),又发生了许多意想不到的事情,

天津的提出要和我们的一个代表给律师送材料,我同意了,要求行路人必须在场,在这一点上,我疏忽了。他们居然把我们几个代表,连同得一,河北的一个,全部叫到了律师事务所,意欲何为,不得而知。

发现这个问题,我立即叫我们所有的代表除了行路人全部撤离。我们设想一下,如果我们的代表和他们一起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他们对律师提出质疑,结果可想而知。

他们还有一个议程,是和上海的律师见面,而当时我们确实不知道周的辩护律师是谁?

当天晚上我赶到宾馆,在宾馆门口的晾台上,与魏,得一和河北的老赵碰面,我当场指出了他们这些伎俩,并告知了利害关系,谈的结果是,他们参加,并当场答应,德一交4万律师费,其他两位各5万,同时提出由我们四个人加上律师成立核心领导小组,我表示需和我们的核心小组商量决定,临走时我们拍了照留影,这就是真实的情况。

(附:我是湖北出借人代表贵人,全程参与和见证了签约全过程,潘老师的发言,句句真实,每句话含有心酸和血泪,当时的复杂情况不亚于遵义会议两股势力的博弈,在中午的时候,得一还在从中捣乱,要引荐其它律师来见面,代表们要他叫律师现在进场询问情况,得一又说目前不行,所以代表们要求投票表决,最后以全票通过,取得这一结果是潘老师和代表们努力而来,是全国《良退》群主及受害者的坚定支持的结果,在这里我要向潘老师表示感谢!同时对那些做事不力,败事有余的小人给予蔑视。)

口述:多版本

全国聘请律师工作小组

善林良性退出发布台

2018年7月19日

——

【呃,这是在干嘛。。穿越了吗。。善林的历史都已经积满灰尘了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