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那些年,我们一起雷过的网贷

有利网 2020.5.21……2020年5月21日下午,深圳现场组一行人抵达深圳金管局,进行出借人与深圳监管层面的第三次面对面沟通,持续跟进有利网最大的两家融担公司——深圳市国银盛达融资担保有限公司、深圳市诚信祥融资担保有限公司的融担风险问题

利友小聚 今天

2020年5月21日下午,有利小聚深圳现场组一行人抵达深圳金管局,进行出借人与深圳监管层面的第三次面对面沟通,持续跟进有利网最大的两家融担公司——深圳市国银盛达融资担保有限公司、深圳市诚信祥融资担保有限公司的融担风险问题。

接待沟通依然是监管一处负责融担公司的陈先生,沟通时长70分钟。具体沟通核心信息,总结如下几点:

1、现场组成员电脑在线登陆自己的有利网账户,为陈先生展示定存宝项目、底标明细及借款协议(即五方合同);说明了甲、乙、丙、丁、戊这五方的合同关系,并证实所有借款协议均存在一个丁方,即116亿的待收金额100%都有担保方。

2、有利小聚花费大量精力整理39位出借人的底标数据,抓出5,098份由国银盛达作为丁方、且盖有电子章的底标合同。合同金额合计2.25亿元,截至2020年4月30日待收余额合计1.93亿元。现场组将相关书面报告、数据统计明细表,以及5,098份带索引排序的合同原件,以电子文档形式正式递交深圳金管局,请求其再进一步核查“国银盛达担保有利网业务金额约1亿元人民币”的情况是否属实。需强调的一点是,2019年4月30日之前,有利网平台所有底标合同均无电子章,即39位出借人的底标数据中,在此之前的国银盛达合同,均不在以上数据统计之列。

陈先生回复会进一步约谈国银盛达,考虑国银盛达在合作终止日期、认担金额等方面屡次提供不准确信息,会督促其提交正式的、盖有公章的书面报告,不容其再度改口。他同时表示,拿到国银盛达正式报告后,会与北京金融局沟通核实。但这个过程会比较久,他也需跟上级汇报,希望出借人理解并耐心等待。

3、有利小聚提前整理了底标中诚信祥无章合同模板30份,以及诚信祥与有利网相关的诉讼案例样本30份。现场组将相关书面报告、合同及案件样本文件,以电子文档形式正式递交深圳金管局,请求其再进一步核查“诚信祥没有跟有利网进行过合作”的情况是否属实。虽2018年底之后的底标合同中不再出现诚信祥,但2017-2018年的历史合同,至今仍有相当部分金额并未到期,诚信祥仍需履行代偿及担保义务。

陈先生回复,就诚信祥与有利网的合作情况,之前也收到出借人的反馈材料,他也认为“未曾合作”不实,已在进一步沟通核查中。

4、现场组再度尝试向陈先生有利阐述网平台(戊方)、小贷资产管理公司利信/利通(丙方)、及融担公司国银盛达(丁方)之间的关联关系。希望其重视有利网涉嫌自营资产端、自担保的情况,并强调此情况可能会对国银盛达进行风险传导。

陈先生接收了相关书面材料,表示需要时间了解消化,但可感受到他对于这些线索证明有利网与国银盛达的关联关系仍需进一步深入调查,此处对于陈先生的严谨认真表示认可。

总结
深圳金管局监管一处陈先生正式接收了有利小聚现场组提交的上述材料,以及现场组成员的联系方式。非常感激深圳金管局陈先生的负责、专业及耐心,以及保安罗先生的热心协助。同时,现场组呼吁有利网出借人谨慎“电话骚扰”陈先生,在现场组等待会谈的一个多小时中,保安告知其一直未停止接电话。最后,感谢也相关出借人的共同努力,希望大家早日本息全回。

(PS:感谢提供快速抓取底标合同方式的利友,感谢提供底标合同的利友,感谢汇总整理和材料说明陈诉的利友,感谢深圳现场的利友,感谢每一位在整个事情中出力的利友,在一起就是力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